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Weather

英國雪景:讓人又愛又恨的紛飛雪花

英國雪景:讓人又愛又恨的紛飛雪花

下雪,在英國是樣讓人又愛又恨的的大事:明明如臨大敵,但卻又如此憧憬。

Epping Forest 賞紅葉

夏日的陽光要配海景,而英國例常半灰半百的雲天,大概就是紅葉的最佳背景。英國雖沒有日本以至東亞社會中賞紅葉的傳統,但畢竟這是個熱愛保育的國度,留存下來適合秋遊的森林公園可是不少。

英國會打風的嗎?

英國會打風的嗎?

事實上,英國打風期間所遇到的問題正源於不強的風力,太多人對打風漠不關心,反而更危險云云。沒有香港全天候式的追蹤關注,大家對惡劣天氣警告訊號的認知甚少。

Windermere巧遇彩虹

若說起英國的湖光山色,縱然景色壯麗的選擇有很多,位處英格蘭西北部的湖區(Lake District)大概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久慕其名的我,早在十多年前便打算造訪。問題是,從倫敦出發到湖區要用上四到五小時,而且不駕車的話遊覽很麻煩而沒有去成。 然後…一拖便拖了超過十年,直到現在才首次前往。可惜的是,時間只有匆匆的數天,以至能去的地方不多,主要只可以在Windermere(溫德米爾湖)附近停停看看。Windermere是湖區以至整個英格蘭中最大的自然湖。因為鐵路總站就在湖畔的的緣故,也是最受遊客歡迎的區域。我也就順理成章的在附近遊覽了幾天。

On the Waters of Windermere

Lake District: perhaps the gem of the English national parks. I’ve long heard glowing reviews of the Lakes: it has...

英國的…盛夏?

若你問起留學生們對英國的印象,最常見的答案大概是…雨濛濛的灰暗。 之所以會讓人有這個感覺,原因有二: 一是英國…就是一個長期雨濛濛而且灰暗的國度。因為飛機多於清晨甚至日出前到達,冷冷的黑夜,就成為了很多人對英國的第一印象。 二是天氣最好的時候,留學生們都回家度假去了,錯過了…那一閃即逝的盛夏。 但近年來,這樣的情祝卻有所改變,不知是全球暖化還是別的問題,近來夏天的天氣好得讓人心曠神怡,天天也是27度甚至33度的短袖季節。世界盃還在舉行的時候,倫敦的氣溫比里約熱內盧還要和暖,走在街上還以為自己用隨意門去了趟普羅旺斯,或是意大利的小鎮一般。 追逐陽光是英國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年前我曾寫下這段文字… 關於陽光,有一樣東西是可以肯定的:陽光總在英國以外的國家出現。每年夏天的時候,總會覺得街上遊客的比例急增。除了是遊客旺季外,還因為付得起的本地人都逃到外地去了⋯⋯這一架一架的飛機載着一群一群的遊客,到各地尋找他們失去的陽光,再把自己曬得像一塊黑炭般才回國。(這很少發生,更常見的是曬傷了)事實上,跟不少熱帶國家相反,曬得一身古銅色的肌膚在英國可是個身份象徵。 -永遠的遺憾 天氣 Feb 29, 2012 大家大概可以想像一下,目前的天氣是多麼的受歡迎了。(雖然街上外國遊客的數目好像還是很多)只不過,這裡始終不是南歐等很適應這種天氣的國家,屋子的設計都是以保溫為目標的,所以房間內的氣溫可是不舒服的熱。在放假的我自然可以施然的坐在花園裡寫blog,但上班一族就沒有這樣的幸運了。 希望這樣的天氣可以持續下去吧。日中看見陽光,實在令人心情為之一振。

不代表夏天的夏令時間

英國和東亞之間的時差有多少小時? 一條簡單的問題,卻有兩個答案:在今天以前,是八小時;由今天開始,是七小時。 原因無他:夏令時間(British Summer Time: BST,又稱「日光節約時間」;Daylight Saving time)的時分終於來臨。

The Year of the Big Freeze

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random rants on living in Britain must involve randoms rants on the Weather....

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

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

大學第一個term懶了,沒怎麼在寫留學的事。以往每星期三寫一事的留學文章,是時候重出江湖了XD。因着大學更改了的時間表,搬到星期日再寫吧。 這週(應該是說,整個冬天)最熾熱的話題,當然就是和熱完全相對,雪花紛飛的季節。 上年下雪的時候,我在blog上提過:「昨天下了今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細細的雪花落在肩上,在衣服上映出一點點的白。可是只過瞬間,它們便已溶掉,再也觸不到了。」 倫敦全年的雪量不多,下雪也像下雨一樣綿綿的,造就我寫出甚有詩意的這段。 但離開了和暖(?!)的倫敦向北去的我,發現以上的句子不能重用了。 因為﹣「細細的雪花?」 我們這裡只有漫天的暴風雪… 果然,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時間flashback到剛回到大學的那一晚。從倫敦出發坐了不知多久火車的我,在火車站的大門外,看着美麗的月色,便慢慢的拖着行李回宿舍去。既然天色明朗,說省下幾鎊的的士錢走路回去好了。五分鐘後,我深深的後悔作了這個決定。 原因無他,就是一場大雪。一開始的時候,只要幾塊,像下雨一樣的雪向我身上打來。本來我也沒多在意。但隨着時間過去,雪下得愈來愈快,也愈來愈密,結果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行李箱拉回宿舍。 換作是以前的我,看到這個雪量,心中總要會心微笑,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因為,這樣倫敦不太下雪,這樣的雪量大概是一年一遇。根據我過往的經驗,明天不用上學的機會高達八成。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又後悔了。因為雪愈下愈大,一連好幾天都是不停的下。雪大得令人抬不起頭來。若是迎着雪而走的話,眼睛根本睜不開,頭頭上衣服上盡是白白的雪。像回來那天晚上的雪量,原來只是家常便飯。比那樣更大的暴風雪,單是上個星期也下了四次。 果然這裡是英格蘭東北,果然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 既然雪量這麼恐佈,地上的積雪自然而然也很多,堆砌成一幅又一幅的美麗風景。然而,我卻不太有心情拿相機出去拍,一是太大雪懶得出去,二是Facebook內已有大量同學們拍下肯定比我拍得好的照片在瘋狂upload。 而且,下雪帶來的麻煩,是在下了雪以後才出現的。在融雪的時候,天氣會比下雪的時候感覺更寒冷,而且,地上滿是一堆堆半雪半水狀的物體,走起路時水花四濺十分狼狽。 最麻煩的是, 晚上天氣轉冷,讓本來正在溶的雪變成冰,將整個城市變成溜冰場。可是,和溜冰場不同是,這是一個山城。上星期上課時,要走上平常也是舉步維艱的山頭。那天我幾乎是用扶手把我自己拉上去的。下山的時候更搞笑:明明穿着登山鞋,但我基本上是滑下去的… 沒有跌倒,Great Success!正當我沾沾自喜的時候,自然就出事。在平地上一下失平衡,人便向後倒。幸好剛好拉住了自己。  果然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

打風的街上幾段

打風的街上幾段

好像很久沒試過打風了。英國(到目前為此)並不在熱帶氣旋的吹襲範圍內,所以打風的場面我已不多見了。 還是開始上班以後才了解到,打風果然是一種令人又愛又恨的天氣現象。聽到現時外面北風嘯嘯,連家中的門都能被吹開的風力,和雨水大力拍打窗戶的聲音,自然知道颱風絕不是一種值得讓人期待的自然災害;但是,上班時聽到可以早下班的那一句,又實在令人十分振奮,巴不得這個風暴延續到明早上班時間。晚上原來約了人,不知好歹的我還出了街。就在全世界都趕着回家的時候。 在銅鑼灣地鐵站,人們魚貫進站,我就站在另一面扶手電梯上目送這條長長的人龍。剛掛上八號風球的銅鑼灣和平時還沒有什麼不同,自由行旅客一如以往是百貨店中最明顯的顧客,只是平時在門口等人的大軍人數只餘下平常的三數成。售貨員們沒有了慣常的人流,也三數個的群起,也許是在討論放工的時間,交換着風暴的情報。 雨愈下愈大,但地鐵照常運作,不像倫敦那個沒什麼事也能被擊倒的古老系統。所以,朋友還是等到,不過要離開所在的大樓卻是件苦差事。風勢增強後,雨便變成從所有方位向身體衝擊,不論行人手上有沒有雨傘,衣服上密密麻麻的水點是少不了的。看到如斯情況,只好躲在還在營業的店鋪。 到再回路面的時候,銅鑼灣以不是我所認識的模樣。當然,建築物還在,只是行人由人山人海變成小貓一兩隻。從空無一人卻由燈火通明的世貿中心,走到了軒尼詩道崇光門口,兩旁的商店都已關門大吉,奇怪得來有點陰森,忽然讓我想起了近來熱爆《那夜凌晨》的令人倍感無助的片段。可幸的是,旁邊的人聲告訴我,我並沒有被關在某個平行時空裡。 真想不到,要在這裡找食的是這麼困難。以往只會有選擇困難症,但唯一有營業的是壽司店,果然海洋生物都是不怕下雨刮風的。(XD)結果弄了好一會才吃到。然後便盡快的逃回家中。 自然的威力還是我們不可能控制也不可能想像的。也許,明天它會帶給我一個好消息?

永遠的遺憾 天氣

在英國,有兩樣事情永遠是打開話匣的必備法寶:一是運動,二是天氣。記得多年前的某統計,英國人平均一生花上好幾個星期的時間談論天氣。談天氣絕對是穩陣的選擇。畢竟英人喜歡的運動數之不盡,但英人喜歡的天氣只有一種:陽光,aka非英國天氣。 倫敦的天氣其實說差不差,雖然還是暗冷和潮濕,但已經是英國較和暖和較少下雨的城市。據BBC天氣網記載,倫敦的平均氣溫約在八至二十三度不等,全年的平均則是約十五度。另外,雖然一直有多雨的稱號,但它每年的總雨量其實比羅馬還要少。不過,真正在街上感受起來是另一回事。首先,倫敦並沒有所謂的雨季旱季,全年的下量十分平均卻雨勢不大,所以總是讓人有「外面一直在下雨」的感覺。在一個沒有屏風樓的城市,老的氣溫自然而然會更受風勢的影響。英國的位置剛好在大西洋旁,所以從海而來的風力十分強。有時候,天氣報告會指出氣溫,和實際感受到的溫度。月初下雪之際,理論上的氣溫度是負一度,但實際感覺卻是約負七度。所謂數據是騙人的,便是這個意思了。上面說了還只是倫敦的天氣。一般來說,英國愈西,愈北的地方愈寒冷,愈潮濕。我沒有報讀蘇格蘭的大學,說真的天氣還真是個理由。 曾看見Facebook的一個群組,爭取「10度以下不用上學」,我不禁莞爾,希望民建聯快點成功爭取本政策引入英國,那就會有大半年不用上學了! 說起天氣報告,英國的天氣報告確是個值得一看的奇觀。在香港,主持天氣報告的總是個養眼的美女,對本地天氣的形容惜字如金,搬出氣象學的名詞而從不解釋,悠閒的用一分多鐘播報世界各地的天氣概況。在英國,主持天氣報告的總是個氣象學家,對本地天氣的描述像是篇論文一樣長篇大論(但必定先說一句會不會下雨),再付上活動的天氣圖等,說話之快等同Rap歌手。一節新聞最少有兩節天氣(全國及本地),有時用上差不多五分鐘來報天氣。 經過這樣的新聞教導,英國人幾乎人人都是(自以為?)的氣象專家。然而,每人預測的問題只得一個:會出太陽嗎?雖然現在科技發達,用手機上網查閱天氣不是難事,但畢竟要預測頭上有沒有一片雲的難度如登天,所以「土法」仍然存在。特別是老一輩的人溝通時。不過,人人各有各的天氣預測。至此準繩度,就交由天決定了。 關於陽光,有一樣東西是可以肯定的:陽光總在英國以外的國家出現。每年夏天的時候,總會覺得街上遊客的比例急增。除了是遊客旺季外,還因為付得起的本地人都逃到外地去了。因廉航之故,要到西班牙或是意大利來個陽光與海灘的旅行實在太容易便宜了。要特別一點,還可以選擇加勒比海,東非和東南亞等充滿異國陽光的國度。要是在寒冬出發,那當然就是前往卡塔爾和南非等地的好機會了。這一架一架的飛機載着一群一群的遊客,到各地尋找他們失去的陽光,再把自己曬得像一塊黑炭般才回國。(這很少發生,更常見的是曬傷了)事實上,跟不少熱帶國家相反,曬得一身古銅色的肌膚在英國可是個身份象徵。本人在此建議香港推廣海灘旅遊業,招待這些專來曬曬的遊客。 不少人甚至有移民外國追遂陽光的心願。因為同在歐盟內,很多英人在退休後索性搬到南歐去享受。他們人數甚多,還有自己的社區,甚至還有以這些人為背景的電視劇!也有人為了陽光移民到澳洲紐西蘭去。 所以,我跟英國人聊天的時候,經常以「今天的天氣很好/差呢?」開始。 大約這就會有好幾分鐘的天氣討論了。要走跟英人相處尷尬的時候,不妨談談天氣,絕對會令你大開眼界。 跟天氣有關的事確實有很多,以前談過雪,看看以後會不會再寫吧。

下雪遲報

在過去的一個星期,西歐受到了近年來最大的冷峰吹襲。看到新聞報導,歐洲不少城市天氣嚴寒,連羅馬也下了雪。遠在北方的英國當然不能倖免,很多地方的氣溫更跌至零下十五度。看報紙說,這裡就像是重新進入冰河時期一般,用上很多的篇幅報導各地被雪覆蓋的情況。看照片起來,確是有《明日之後》後式災難降臨的感覺。 事實上,倫敦的情況不算嚴重,只是這個城市對雪的應變能力只可以用極差來形容。例如,上星期下雪期間,歐洲其中一個最大的機場﹣倫敦希斯魯機場有近半的航班需要延期或取消,因有影響到飛往香港的航班,所以連YAHOO新聞也有報導。可是, 導致這些延誤的雪,只是大約兩吋厚...試想如果兩吋的雪就可以癱瘓空中交通,那也許一丁點兒的雪便會弄停火車和巴士,那就可以不用上學了... 上星期的第一場大雪下在星期六晚上。 根據天氣報告,下午開始會有大雪,可是早上看起來天氣還不錯。一直去到四五點鐘,雪也沒有下,所以我就照常到了Brixton吃飯和買菜。氣溫漸變嚴寒的零下四五度:雖然不是西伯利亞式的冷,但對倫敦這個平常不太寒冷的城市來就已是很誇張的情況。 晚飯去了一間多次經過卻從沒有進過的漢堡飽店,名叫Honest Burger。 不幸的是,店裡面已經沒有位了,只好坐在外面去抵受寒風的侵襲。店員十分細心,甚至還請我喝了杯暖暖的Mull Wine,果然是間誠實的店呢!一場來到,自然叫了鎮店名牌的Honest Burger。漢堡飽本身看起來有點小,不過牛肉和野菜的配搭恰到好處,而薯條更是個驚喜,值得一試。 就在結賬後的一瞬間,雪就開始下了。從店子外看出去,一片片的雪花靜靜的,在街燈的映照下一點點的落下,確是十分浪漫的情景,可惜身邊陪着我的只是一個超市的膠袋。只好拿出IPOD來,選上一直以來都十分喜歡那一首歌,第一次感受歌中的意境,微笑着回家。 雪花紛飛的季節與平時交錯而過 即使交織在人群裡 卻也同時望著相同的天空 被寒風如此吹著 卻以近乎相同的樣子結霜 我完全不清楚妳的一切 但我仍會在一億人群中找到妳 即使沒有證據 我仍是認真地這樣想著...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