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UK Travel

Wolverhampton 胡佛漢頓 — 藝術綠洲?

Wolverhampton 胡佛漢頓 — 藝術綠洲?

OK,「不是最差」當然不是城市旅遊局的口號;在這有點平凡的城鎮裡,有個不太平凡的旅遊點,也是我專誠一來的原因(OK,我承認,作了藉口坐電車,是原因之二)

英式詞彙記 — 意義相反的 “Parkway”

英式詞彙記 — 意義相反的 “Parkway”

嗯,本年間確實忙了點,對部落格有所冷落,雖也不是第一次說這句,但還是從今天起重新上路,再接再厲的談談這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國度吧。 英美之間,雖共用英語,但文化共通點似乎止於這點。兩國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完全不一樣的國度。(嗯,不過政治上好像愈發相似。)於是兩國間的英語亦有各自的詞彙俚語 — 最著名的例子,大概是薯條和薯片。今日談另一很奇特的例子:明明字根來自美國,但在英國卻附上的幾乎相反的字義。 Parkway。 北美洲的讀者們(呃,如果有的話)聽到Parkway一字,腦海中大概聯想起以上的畫面:一條有點風景,但從沒像圖片般寧靜的林蔭大道。美國幅員遼闊,再加上其汽車文化,自然是興建公路的專家,英國在此只是個在旁邊抄筆記的學生:設計是直搬,只是名字因「Highway」在法律上已有定義,於是英國的高速公路,統稱是Motorway。 說回Parkway。可能因為上面的圖片實在太誘人,又或是Parkway一字的讓人聯想起綠茵一片,英國也跟風的把類似的公路取名作Parkway。只是「類似」一詞的意義,很典型的被政府部門和發展商「延伸」至⋯⋯毫無意義。對本文至關重要的那一條Parkway是這條: Bristol Parkway。連接西英格蘭首府Bristol和全國公路網的這一撮道路。確實是「椰林樹影」。 這段平凡的道路建於七十年代初,正是英國開始向汽車社會轉型,家家戶戶有私家車的時候。鐵路電車等公共交通,則像運河船般被視為夕陽工業,除了在城市裡還有點用途外,早遠會被汽車淘汰。然而,為了解決市中心的擠塞,政府部門出奇地有智慧的把這兩種交通加起來,把公路旁建個駕車拍車皆方便的火車站,讓人可輕鬆轉乘,Park & Ride 便應運而生了。 這個Park & Ride車站,正正建在Bristol Parkway這公路旁邊;於是車站順理成章的叫成「Bristol Parkway」了。 Park and...

My Favourite Towns of Britain – Lerwick

The Shetland islands are the northernmost archipelago of the British Isles; and although several villages lie further to the north, Lerwick is by far the largest settlement. As such, it is home to the a lot of northernmost facilities in the U.K.: from department stores to industrial estates, from bus stations to Chinese restaurants. It does make touring the unremarkable bits of town all that more interesting. If anything, it’s nice to be able to brag.

Norwich – Norfolk’s Pleasant Surprise

There I was, as per usual, hitting the (rail)road last bank holiday weekend. My journey took me to East Anglia....

Sheffield 錫菲・Park Hill 彩虹邨的回影

這曾是歐洲最大的公共住宅群,六十年代烏托邦理想主義的產物。從香港的角度出發,自然聯想起公屋:長方塊的組成,帶有幾分石硤尾邨的影子;依顏色辦認,又想起彩虹邨呢。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的意大利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的意大利

你被運到敵國的戰俘營裡。你被送到最北最北的,你在腦海中地圖也找不見的某個小島。這裡很陰很濕很冷,時時不見天日。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邱吉爾堤壩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邱吉爾堤壩

跳島連接的堤壩,既有幸冠上邱吉爾之名,自然有點名堂。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聖瑪嘉烈之希望

South Ronaldsay是Orkney群島中最南的一個。我坐著旅遊巴大小的巴士;直到最後總站。St. Margaret's Hope是小島上唯一能勉強叫做村落的地方,因為是個來回蘇格蘭的接駁港,是以路闊落得足夠讓貨櫃車經過;只是早上的「繁忙時段」(約五架貨櫃車)已過,靜悄悄的街道,正好配合水平如鏡的岸景。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明信片(1)

我到Orkney,被人問得最多的,是「為什麼」。即使在英國人之間,Orkney也不是個有名的旅遊點;在日常生活中常被忽略跳過的一處;加上長年被雨雲風暴籠罩,實在是個神秘的失落島嶼云云。

Postcards from Orkney (2)

I soldier on in the Orkneys. Today, for a couple of history lesson. The Harbour at St. Margaret’s Hope, South...

Postcards from Orkney (1)

Orkney: an island group about 10 miles north of the Top End of Scotland. With its treasures and histories shrouded...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1) — 高地隱世城堡 Dunrobin

2018初夏,乘著有點瘋狂的藍天白雲,從倫敦一路向北,穿過北英格蘭、愛丁堡、高地、尼斯湖。還是未夠北。

1 2 3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