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Travel

諾域治Norwich – 隱於市的名城

諾域治Norwich,是東英格蘭地區的最大城兼非官方首府,向來因在英國偏僻的一角,而不受遊客青睞。不久前有點無聊時隨意的到了一遍,發現那裡雖然名不見經傳,但內裡令人驚奇的有趣,是個漂亮得有點過份的古城,既然和倫敦的距離不過一個半小時,就來消磨一天半天吧。 從Norwich經典紅磚的火車站出發,嗯⋯⋯你大概會覺得我在撒謊。誠然,那一帶的建築和英國一眾城市都是同一個灰黑的樣。但你只要從火車站往舊城區的走,不過十分鐘的路程,兩旁的景觀像時光倒流一般退回古早世代,直至看見Norwich中世紀的城堡,漸漸的了解到,為何有說,Norwich是英國最完整的中世紀城市。 在那久遠的年代,Norwich一帶土地肥沃,農業蓄牧業蓬勃,再加上低地國家隔海相鄰,紡織業特別發達,是英國除倫敦以外最富庶的地區 — 有錢,自然有閒情逸致擴建家居,所以Norwich中世紀的建築特別多;只是到了工業時代,Norwich因地理不便,漸漸變成一片發展死水;不過發展不成又有其好處—舊城區多半避過近二百年來的新發展以至戰火空襲,保存著以往的模樣。 乘著到訪那天陰晴不一的天氣,在Norwich的舊城區裡,來來回回的遊遊蕩蕩。 趁著那時還是陽光普照,我先到了Norwich諾曼風格城堡去;這裡雖有千年歷史,但卻依然的聳立在城市最高點的一小山丘上。城堡內部目前在修補中,但我仍然依稀的能夠從腦海中拼湊中以往王公貴族生活的狀況。 小山丘的內裡被掏空,變成了城堡「地庫」,是Norwich市立博物館的藏身之地。展品雖然吸引,但老實說,我之所以逗留了好一會,多少是下雨天的關係。 有點餓,於是去看看Norwich的市場—數十個七彩繽紛的固定攤位,在市中心的廣場之中。裡面所賣的由最傳統的豬肉批店,到hipster十分的手工啤酒,再到目前英國周圍都是的電子煙店,七百年的古市場,還挺能應付現代的需求。 「下山」後,以為時間適合在中世紀的古樓群之一參觀若干,只是當天的天氣實在英式,雨下下停停的,做就了不少到商店裡避雨的機會。 大概因為是個大學城,Norwich市中心的書店和文具店,很有文藝氣色的。我沒有Norwich是個文藝城市這印象,於是對此發現有點出奇的驚訝,不過是個愉快的驚訝就是了。 若要選Norwich景點中的第一,那大概是Norwich Cathedral;在城市之中自成一角的恬靜,以我在英國的經驗之中是最宏偉漂亮的數個,和York Durham得佼佼者比得上之餘,參觀時不用入場費也不用和人迫來迫去。 就看看這個場景—這是Elm Hill,不過是舊城區的老街一條,拍照之前的一刻,我剛在某精品店中躲避忽然的冰雹。那一刻覺得這個城市,比想像中的想聽過的要漂亮得多。常說不能從封面判斷書本;大概也不能從刻板印象判斷城市吧。 也好,又有到新城市的好藉口。旅行之間能尋找到的,又不止是一個Social Media Post。(呃—當然這也是個Social Media...

Wolverhampton 胡佛漢頓 — 藝術綠洲?

Wolverhampton 胡佛漢頓 — 藝術綠洲?

OK,「不是最差」當然不是城市旅遊局的口號;在這有點平凡的城鎮裡,有個不太平凡的旅遊點,也是我專誠一來的原因(OK,我承認,作了藉口坐電車,是原因之二)

Norwich – Norfolk’s Pleasant Surprise

There I was, as per usual, hitting the (rail)road last bank holiday weekend. My journey took me to East Anglia....

重遊香港地

一下子的暫別了部落格六星期有多,說穿了自源於慣常的惰性,但官方的理由卻是被派駐海外,有點突然的來到了新加坡。既然不在英國又不在香港,又何來When HK Meets UK呢。

Sheffield 錫菲・Park Hill 彩虹邨的回影

這曾是歐洲最大的公共住宅群,六十年代烏托邦理想主義的產物。從香港的角度出發,自然聯想起公屋:長方塊的組成,帶有幾分石硤尾邨的影子;依顏色辦認,又想起彩虹邨呢。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的意大利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的意大利

你被運到敵國的戰俘營裡。你被送到最北最北的,你在腦海中地圖也找不見的某個小島。這裡很陰很濕很冷,時時不見天日。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邱吉爾堤壩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邱吉爾堤壩

跳島連接的堤壩,既有幸冠上邱吉爾之名,自然有點名堂。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聖瑪嘉烈之希望

South Ronaldsay是Orkney群島中最南的一個。我坐著旅遊巴大小的巴士;直到最後總站。St. Margaret's Hope是小島上唯一能勉強叫做村落的地方,因為是個來回蘇格蘭的接駁港,是以路闊落得足夠讓貨櫃車經過;只是早上的「繁忙時段」(約五架貨櫃車)已過,靜悄悄的街道,正好配合水平如鏡的岸景。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明信片(1)

我到Orkney,被人問得最多的,是「為什麼」。即使在英國人之間,Orkney也不是個有名的旅遊點;在日常生活中常被忽略跳過的一處;加上長年被雨雲風暴籠罩,實在是個神秘的失落島嶼云云。

Postcards from Orkney (2)

I soldier on in the Orkneys. Today, for a couple of history lesson. The Harbour at St. Margaret’s Hope, South...

Postcards from Orkney (1)

Orkney: an island group about 10 miles north of the Top End of Scotland. With its treasures and histories shrouded...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1) — 高地隱世城堡 Dunrobin

2018初夏,乘著有點瘋狂的藍天白雲,從倫敦一路向北,穿過北英格蘭、愛丁堡、高地、尼斯湖。還是未夠北。

1 2 3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