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Taiwan

Just How do you Type in Chinese… On a Phone?

Just How do you Type in Chinese… On a Phone?

Stroke Orders and Handwriting.

Just How do you Type in Chinese?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Input Methods

Therefore, unless you wished for a keyboard running for the entire length of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quite clearly the QWERTY approach won't cut it. Instead, Chinese speakers rely on the so-called 'input methods', which breaks down all Chinese characters so that they can be entered through a Latin keyboard.

Chinese New Year is Just Like Christmas, But Better

Just like Christmas (and Thanksgiving), Chinese New Year is a major homecoming event. However, CNY is better because it is also New Year: with parades and fireworks all rolled into one giant festival.

墾丁,原來,美麗就是這個意思

近來真是忙得透頂,好像連一口喘息的機會也沒有,要做的東西卻仍然放滿桌子。十月還沒到已是這樣,想來未來幾個月必定恐佈。趁着還未被壓死以前趕快把台灣的遊記寫完,以免爛尾。寫(嚴格來說是打)東西已經變成我很享受的,一面寫一面會心微笑的事情,也是目前聊以自娛的一個方法。 以景點論,這系列倒敘的遊記,只剩下一個地方的片段和照片,在催促我將它們變成文字。而這個美不勝收的地方,自然便是台灣南端,我們行程的第一個目的地﹣墾丁。原來,藍天白雲就是這個意思。

變成當地人遊高雄

還是台灣遊記,繼續也是倒敘。距離再上一次去台北,雖然已經很久,但總算去過。對九份和故宮等還略有印象。不過南部卻是從來沒有踏足過的國度。再加上沒多做資料搜集,對南部的認識幾乎停留在海角七號的片段。也就是說,唯一的印象也在墾丁,對於高雄還真是什麼也不知道,連有什麼好去處也不,就出發。   在高雄度過了非常愉快的兩天後(當然,還有再之前在墾丁的日子,容後再述。),我才帶着有點不捨的心情北上。我確實是被南部朋友們的熱情和好客感動到了,這在城市實在不多見。幸虧有滔哥以及幾位朋友(我不清楚名字能否公開-_-)在,使在高雄的行程由平平無奇變成多姿多彩,也使我很有當地人的感覺。因為,其中一大堆的行為都超出我對一般遊客行為的認知...

淡水老街 淡水海邊

繼續倒敘台灣遊記。 台北應是香港人最熱門的旅行地點。事實上,在本次行程中,沒有到過聽不見廣東話的景點。然而,自己上一次去台灣,好像已是咸豐年間的事情。 這次去了台灣接近一個星期,每一天的行程都是塞得滿滿的。在台北的四天三夜,除了往機場的一天,每一天都是朝8晚12那樣,去尾班捷運回酒店那樣的繁忙。 不過,總有悠閒一點的時候。就像去淡水海邊的時候。   坐捷連到淡水,列車的最後一站。在車上已能感感到「天公造美」,即使捷運上強勁的冷氣也阻止不了汗一直流。因為之前在故宮博物院裏看得太高興了,以致忘了吃午飯,那刻還真有「飢暑交迫」的感覺。由步出車站到百葉溫洲餛飩店之間,那十分鐘的路程就像走了老半天,頭腦也是不清醒的。明顯我是需要準時吃飯的人。 名為餛飩店,招牌菜當然就是餛飩,可是這店還有一個叫周杰倫套餐的名堂:那是以周杰倫中學時代必點的下午茶,以溫州餛飩加上烤雞腿搭配而成。兩樣加起來也要一百多新台幣,周杰 倫的零用錢看來不少 XD   上菜後,才發玩除了零用外,他的食量也不少。烤雞腿事實上沒什麼特別,完全就是小時候放學衝去買的那些那樣,一面吃,一面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至於主菜餛飩,雖然看起來不大,但是每一口都有紮實的肉餡,是值得推薦的。現在還很回味呢。   重新充電後,便開始的淡水老術逛來逛去,發掘小店的時光。那些台灣到處也有的手信店,淡水著名的阿給和鐵蛋,還有那杯很高檔的咖啡。回到車站外的廣場,有一個像海濱公園的地方,前面便是港口和海洋。拿着一杯蔗汁,聽着淡水海邊,坐在長椅上,看前面穿梭而過的人流。可惜時間有限,很快便又是坐捷運回台北的時間。   下期:台北的食玩不多說,直接跳到高雄扮個高雄人!

九份 不再悲情?

九份,印象中是一個很安靜的地方。和之前去的菁桐一樣,九份也是因礦業而生,因礦業而死的小鎮。和菁桐不同的是,救回九份的是一部電影。而那部電影,說的卻偏偏是人在那裡悲慘的生活。也給我一個九份很寧靜的錯覺。 實際上,九份是台灣其中一個最著名的景點,人怎不會多?

菁桐 小鎮情懷

菁桐是以礦業發跡的小鎮,鐵路通車帶來繁榮。但礦坑收坑後,幾個集落迅速沒落。想不到,還是鐵路使這幾個小鎮重新熱鬧起來。 平溪線是台鐵四大支線之一,既在旅遊書上出現,想來也是個熱門的景點。事實上,那天遊人很多,火車也擠得水洩不通。不過大多在菁桐以前已經下了車。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寫台灣的第一篇,說的卻是在台灣的最後一天。去看這一部個人認為本年度最好看的電影。即使今年有哈利波特的最後一集。 不用說了,就是那種看完以後對自己的人生有所後悔,覺得好像錯過了很多的電影。

日本和台灣

日本和台灣

這幾個星期都在潛水, 原因無他,就是出國了。還一出去便到了兩個地方,兩個實際上很相似的地方,只是一個已經很熟悉,另一個卻基本上是第一次去。 去了日本和台灣。 日本一如以往,雖然是地震後首次造訪,但除了不時減弱的冷氣(本來他們的冷氣就很弱),實在沒有感到什麼的不同。一向的甲子園高校棒球也繼續存在,只是球場的廣告和球員的頭盔上都寫上了「加油日本!」的字樣。 今年的廣告口號是「一瞬的甲子園,一生的記憶」。有時會想,我又有沒有這些這樣熱血的高中記憶呢?好像沒有,同樣是高校打球,為何在日本可以有兩個免費電視台直播?在英國香港當然是沒有機會。 這是有點浪費了高中時間沒有創造那些平時不會想起,但看見舊照會會心微笑的回憶。 初到台北,感覺真的很日本。捷運的車站設計就像大阪(板南線和御堂筋線的月台設計可說是一式一樣)走在連接各地的地下街,就好像回到在梅田一帶找路的日子,明明就是上星期的事。 因有本地人相助,再加上能說國語(好吧我發音不標準),行程非常地道。我也是第一次在旅途上唱K和看電影,加上周遭的繁體字,根本就像沒有離開一樣。 本博客中幾乎所有文字都是遊記,想來也顯示了想去旅行和記錄旅行的心情。找個悠閑的下午,一面回想那時發生的事情一面寫,一面在心底裏笑的感覺,很喜歡。 所以就等着看台灣的旅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