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Religion

十個日本最愛的地方(上)

先前有空的時候,用Google Map弄了個「Places I’ve been to」的東西(其實Facebook也有相類似的功能,不過我嫌它不夠精細,所以還是自己弄了一個)看了看才發現,原來我真的很幸運,已經有機會到過很多地方,看看世界不同的一面。 用圖書館的電腦看這張圖(果然有夠不專心),電腦慢得連底下的地圖也無法載入,只看到圖上一個一個的pin。然而,某處的pin居然足夠勾畫出國家的形狀。我去日本的次數果然比較多…日本是一個我和我家也十分喜歡的地方,多年來的重遊讓我在它的國境內累積了為數不少的pin。很可惜的是,要像以往一般的重遊,看來可能性是不大的了。 在溫習之間研究blog中應該要寫什麼的我忽發奇想, 那不如就介紹一下日本之中我最喜歡的, 特別是在香港人圈子中不太著名地方好了。這樣的「遊記」既沒有限期,便肯定不會脫期了吧。(笑)以下的是我到日本多次下來的精選:這些雖然都不能全用日語「秘境」一詞來形容,但不是東京鐵塔、大阪城之流就是了。 (排名大約為北方到南方,北海道到九洲的順序)

Europe 12: The Two Synagogues

Once home to a large Jewish diaspora, the Jewish Quarter, the Josefov, is a major tourist area in Prague, situated...

Europe 12: 兩座猶太會堂

  就在舊城廣場附近的猶太區是布拉格的猶太人曾經居住的地方,而現在則是市內的一大遊客區。跟各地的猶太人聚居地一樣,猶太會堂是這個區域的中心,也是最重要的建築。作為「耶穌的殺手」,他們自然不受基督教的歐洲歡迎。事實上,猶太人的歷史就是無窮無盡的的歧視和迫害。然而,他們還是在猶太區內默默保持自己的信仰。 布拉格有好幾座猶太會堂。也許是猶太人實是求是不亂改名,只要他們才想得出「舊新猶太會堂」(Old New Synagogue) 這個真心很難讀的名字。這是布拉格的第二座,代替了一座更舊的,也是目前歐洲最舊仍在使用的猶太會堂。 舊新猶太會堂應是個榮神的大殿,但看起來卻像一間簡陋的小屋。門小得幾乎要爬才能進去那因歲月而沉降的小屋內。這看起來最少有過千年的歷史(但事實上是十三世紀的建築)。門的旁邊坐着幾位理論上在賣票,實際上在小聲閒話家常的婆婆。要直到我們爬進那扇小門打算買票後,她們才發現了我們的存在。猶大會堂除了是個敬拜的地方,還是一個社區中心。 其中一位婆婆賣票給我們, 然後告訴我們:因為這裡是個敬拜的地方,所以請你們蓋着頭才可以進去。就在我們有點不知所措的互望幾眼時,她忽然從不知那裡拿出幾頂猶太人的小帽交給我們。這樣就可以進去了。裡面比起想像中的要寬敞,樓底很高。雖然是這樣,但房間還是很小,大概只能坐三四十人。我嘗試在腦海中想像猶太人在這裡敬拜的樣子。 傳說會堂中住着一隻泥造的怪物,用來保護猶太的社群。連猶太人也覺得需要這樣的一個東西來保護自己,那時他們受到的迫害可見一班。 你可能有發現,這篇文章的第一句說猶太區是猶太人「曾經」居住的地方。為何要加上「曾經」一詞?答案:因為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這也是為什麼Pinkas Synagogue是本次旅行中最悲慘最heavy的一處。它不是什麼特別亮眼的建築,但它肯定有在世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那裡有人名。很多,很多,很多個人名和他們的出生日期。和死亡日期。猶太會堂的內牆上記錄了每一個在大屠殺中遇害的捷克猶太人。能找回記錄的都在, 一共有77,297人。二戰時,捷克(那時叫捷克斯洛伐克)差不多是希特拉攻下的第一個國家。所以,他也有最充足的時間去「解決」猶太人這個「問題」。後果就是以下這樣: 名字佔據了牆上的每一個角落,由天花的頂點直寫到最底。人名密麻麻的就像在看字典一樣。整幅牆除了個人資料以外什麼也沒有。若你再細心點看看那些人名,你大概會在心中感到陣陣寒意。整張名單是先到出姓氏,再在後面列名字的。也就是說,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又一個整家人消失的故事。不論是祖父母輩的還是牙牙學語的嬰兒們,全都在幾年內就不復存在了。 會堂的上層還是一樣。都是人名。只不過從上層可看到其中一方兩層高的牆的全貌,真切的感受一下這些人名在你心內帶來的重量,和那不能呼吸的感覺。上層另有一個房間,展出了那時候的小朋友所畫的畫。只是過不了多久,他們的名字也成為了牆的一部分。 諷刺的是,希特拉本來打算在布拉格的猶太區中建立一個「被消滅民族紀念碑」。因此,他雖然是把這個民族的人都消滅了,猶太區的建築物卻被完整的保存下來,成了歐洲所剩無幾的,在二戰沒怎樣被破壞的猶太人聚居地。 若你想在布拉格找個輕鬆開心的地方看看,那千萬不要來這裡。不過,若世上真的有「歷史教我們的一課」的話,大概就會是這個樣子了。但願這類佈滿血跡的事件不用也不會再發生。 上一篇:布拉格古城區

西班牙獨行記﹣西維爾.(一)帝國的回憶

西維爾(Sevilla),又譯塞維利亞,一個最「西班牙」的城市。 佛朗明哥舞蹈、《唐璜》、《卡門》、Tapas小碟、酷熱天氣(本市平均全歐最熱)、巴洛克式建築、西班牙帝國的和復活節巡遊,或多或少都在這裡源起。這裡擁有全西班牙最大的舊城區,卻也是區內最大的夜生活中心,實在是個多姿多彩的大都會。在這裡的三天,每天我也是「朝八晚十一」,行程都塞得滿滿的。 本文的副題﹣帝國的回憶,抄考了紐約時報評論晚清政局的文集。西維爾在歷史上曾在幾大帝國治下成為世界其中一個最繁榮富庶的城市,但在現代卻淪為二線城市。可幸是十數世紀下來積存的歷史痕跡還沒有消去,可讓我回來尋訪。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