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Premier League

不同場加映:2016-17英超球場意譯圖

上文翻譯過了英超來屆球隊的名字,本日的bonus篇幅就在談談球場。像是曼聯的奧脫福和利物浦的晏飛路,雖然都是無什意義的音譯,但而深根替固得和球隊息息相關。相比球隊名,香港慣用的翻譯大概更接近英文原意-可能因為不像古地名,較容易追溯球場名字的來源吧!以下繼續是依字母順的各隊解釋:

2016-17 英超球隊意譯圖

上年度曾拿著足球音譯意譯之差作了篇玩具文:千年以降的英格蘭(和威爾斯)地名,要翻譯確實難,本年度趁著換了三隊,決定再試一次-這看怕會成為本網年年發的文。相比上年,本年嘗試試字源多作點解釋,而且有一新版本明日發放!

Those that got away: an investigation of England-eligible Foreign Internationals

In a desperate attempt to avoid real work during the holidays, I scoured through the internet (mostly Transfermarkt, the Premier League website and Wikipedia) and found at least 108 England-eligible players across the top 4 divisions who for whatever reason chose to play international football for another nation. It was procrastination in its finest and almost became an immigration study.

英超隊名意譯記-2015-16

英超本周末開鑼,無聊得很的我來一篇博君一笑的玩具文。 足球球員和隊名,在中文習慣音譯,但中港台的音譯自然有出入,一支球隊可以有「莱斯特城」「李斯特城」「萊切斯特城」三個名。 忽發奇想,究竟可不可以用意譯統一譯名呢?無聊計劃,Start! 和之前在地鐵圖中譯英不同,因為不能像中文一樣逐個字抽出來翻譯而難很多。而且英國的地名歷史上千年,再經過百年的演變,地名的原意有時就這樣迷失了。(我就說不出London一詞何來)。為解決這個問題,只好盡量從古英語的字根去尋。當然,我靠的還是Google。

英超聯賽爭標前瞻

英超聯賽爭標前瞻

2014-2015年度的英超聯將在本週末揭幕,一眾由世界盃結束以後就無事可幹的球迷們,終於又有波睇。 上年的英超可說是近年來最開放,最多球隊有機會「win-it-all」的一季。不過,所謂「最多球隊」,也不過是四隊而已。不出意外的話,本年度的英超冠軍還是會在上年度的前四(曼城、利物浦、車路士和阿仙奴)之中產生。

Thomas Hitzlsperger: Hammering the Football Taboo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Palatinate: http://www.palatinate.org.uk/?p=44490) We have always been told that homosexuality is a taboo within professional sports, and...

Vincent Tan: Businessman, NOT Arch-Villain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for the previous article. For filing purposes, and also to pretend that I have written more...

卡迪夫城班主陳志遠:普通商人 v 超級反派?

卡迪夫城班主陳志遠 本季可能是英超成立以來最緊湊的一季,但聖誕時最吸引眼球的,卻絕對是在卡迪夫上演的一場班主vs全世界的鬧劇。 連日來,卡迪夫中發生的一切完全佔據了英國媒體的體育版。但在這裡先為不太了解事件的人們來個簡介:卡迪夫城的班主,本來就富有爭議性的馬來西亞巨頭陳志遠先是在公開場合數落甚得球迷支持的領隊Malky Mackay,並宣佈Mackay在接下來的轉會市場將會「一個仙都冇得洗」。數日後,陳志遠透過電郵對Mackay發出最後通牒,要求Mackay自行辭職,否則便會將他解僱。兩人雖然經各界調停而達成了停火,但到最後,Mackay只是多撐了五日,便被前曼聯的傳奇前鋒蘇斯克查取代。 若你只看報紙,你會覺得陳志遠說活像是占士邦電影之中的大反派。卡迪夫的球迷反對陳志遠的聲音一浪接一浪;國內的體育人物可是每日的輪流批評他;就連他的造型﹣黑超加皮手套﹣也像極了黑社會的終極大佬。對很多英國的球迷來說,陳志遠正正就是破壞現代足球的代表﹣一個對足球毫無認識,卻硬是要插手球會事務國外富豪。 在卡迪夫城發生的事件之所以變成一場鬧劇,歸根結底就是英超全球化與傳統之間的磨擦 在英國,因為買票入場的的是球迷,球迷們一般會認為他們才是球會的「真正」話事人,而主席一職的作用,其實更像是球會的監護人。不過,隨着英超近年來的成功,愈來愈多的資金湧入聯賽,而奪冠所需的代價也愈來愈高。若沒有油王級別的班主支持,球會們根本無從爭標。 所以英國球壇的億萬富翁班主愈來愈多。畢竟只是他們才有足夠的財力去支持現代大球會的運作。看到車路士和曼城的成功,很多中小球會的球迷們都暗地裡希望他們的球會一樣會等到這樣的一個「救世主」出現。不過,那些億萬富翁班主當然不是善男信女:足球不過是他們投資的另一項目。所以,他們自然可以作一切的商業決定。 問題就出於這裡。陳志遠在收購當時還在英冠的卡迪夫時就說過,要把卡迪夫打造成亞洲的新勢力。而要達到這個目標,他將不惜球會原來的傳統。 卡迪夫本身是支穿藍衣,吉祥物是隻藍鳥的球隊。可是陳志遠認為藍色不吉利,便將顏色轉作在亞洲更受歡迎的紅色,又將吉祥物換成威爾士紅龍。因為亞洲的球迷只在乎英超,所以他不惜工本把卡迪夫帶上英超。透過贊助,他把「馬來西亞」印在每一件球衣上。甚至在選帥時選擇了蘇斯克查,一個為亞洲最受歡迎的球會射入了其史上最重要入球的球員。(他的補時絕殺為曼聯贏得歐冠盃,成為1999年的三冠王) 試想你熱愛的球會一切也面目全非,你會不憤怒嗎? 不過,陳志遠的決定雖然有點古怪,但並非全都也無跡可尋。他將前任領隊Dave Jones解僱,因他兩次沖超失敗;他和Mackay的爭執,也源於Mackay在轉會市場中超支了一千五百萬鎊。到最後他把Mackay解僱時,卡迪夫城僅在降班區的一分之上,身邊的球會幾乎都在季中換了領隊。 卡迪夫的球迷有足夠的理由覺得陳志遠是個無情的班主。但即使如此,單從他在一個暑假便破了卡迪夫城的轉會紀錄三次來看,要說他是個史上最惡是不公平的。很多有錢的班主也和他一樣,把球會的傳統改得翻天幅地。就拿曼城來說,“Etihad”(球會最主要的贊助商,中東的航空公司)一詞,幾乎滿佈在每樣曼城出品的東西上。只不過曼城戰績好是爭標分子,球迷們才沒有投訴而已。 陳志遠不是個超級反派,不過是個成功,而且不像球迷們般熱愛其主隊的商人罷了。反而,球迷們(特別是中小球會的)要認真考慮的是,在我們希望自己主隊變成一方豪強的時候,我們又願意放棄球會固有的,我們喜愛的傳統呢? FYI:我是水晶宮球迷。別笑。 延伸閱讀 看英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