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Hong Kong

地名意譯的港鐵圖(更新版)

承蒙各位的厚愛,把本來我一個很無聊的想法,變成一篇熱門文章。 以下是一個更新版的地鐵圖。我把拼寫錯誤和我自己會錯意的翻譯更正了,另外亦參考了各位的提議而改了一些譯名,希望可以帶來一個更傳神的翻譯。 我對上一次用中文上課是小學的事,中文實屬「有限公司」。很多原來的譯名也是查字典查回來的。幸得各位的提醒,把「兆康」這類我全然解錯的名字改正了。雖然「Healthy Omen」究竟是什麼意思,還是差不多的不明不白… 大部分改動,是為了讓和中文更接近。此外,我也把一些聽起來很奇怪的譯名改過。 關於歷史上曾改變過的地名,幾經考慮,為了讓譯名的標準更統一,決定只採用現在的名字。所以,火炭變回「Charcoal」了。另外,原來還是用拼音的幾個車站,為了保持「讓外國人看懂」的原則,還是翻譯了。 黃大仙為「Wong the Great Immortal」,是云云譯名之中,我最喜歡的一個。 當然,以我的中文程度,以至大部分資料來自Wikipedia來看,這絕對不是個「信、達、雅」的翻譯。 但即使如此,我想這還是比很多不知所謂何事的音譯譯名要好吧? 延伸閱讀:第一版(中文/ English)

地名意譯的港鐵圖 (全中文版)

(Click here for English) 作為一個鐵路迷,自然對鐵路地圖也很有興趣。在英國,拿地鐵圖去做文章是件很正常的事,但我若照跟着做就有點無聊了。 那不如要香港的地鐵圖? 香港地名的英文翻譯大多只是直接的音譯:如是者難讀的地名甚多,而且毫無意義。像「牛頭角」這樣好玩的地名,在英文中就完全消失了。此外,香港還有很多中英文名字由來沒有關係的地名… 假若將地名意譯,香港的地鐵圖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首先,旺角和銅鑼灣的英文名稱,會分別變成 ‘Prosperous Corner’ 和 ‘Gong Bay’…   翻譯的規則和較特別的譯名如下。 翻譯的規則: 翻譯以港鐵圖上的中文名稱作準。 若車站的中文名字看來無甚意思,我盡量從網上找到名稱的由來,然後把它們譯成英文。 很多地名的用字因要「好意頭」而被改過。我譯了「好意頭」的名字。...

What if MTR station names are translated literally? 地名意譯的港鐵圖

As somebody who loves the railways, my interest immediately extends to railway maps. It’s quite common to mess around with...

<英國大學> Freshers Week 點算?

又到了大學差不多再啟動的時間。 Durham Cathedral 對英國新上大學的新鮮人來說,其中一樣最期待,卻又暗暗害怕的是,當然就是Freshers Week了。 Freshers Week是大學正式開始前的一個星期,各大學的節目大同小異,不過對不同的人卻是有不同的意義。對本地人,或是初出國的(也就是說除我以外的人…),它還是你第一個離家獨自生活的星期。 對一些人來說,Freshers Week是「擺脫」以往十數年人生,重新開始的機會;對另一些人來說,它卻可以是在一個延續以往生活的契機。 有說,你在Freshers Week遇上的人,大多都不會再見(最多是add了Facebook)。不過,你在大學以至未來最好的朋友們,很有可能就是這星期認識的。說它是你人生中最重要一個星期,一點也不誇張。 所以,Freshers Week究竟點算好?經過我在大學一年的洗禮,自問還可以給點意見吧?以下就是我對Freshers Week的幾點攻略!先來說認真的: 最重要的第一點:不要遲到。不要讓自己有錯過這個星期任何部分的機會。我自己只是遲到了一天(那時還在日本教英文…),就已經miss了好幾個我很想參加的活動,直接導致我頭幾星期的大學生活都混亂得很。 去齊所有induction meeting和welcome meeting。大學生活,最大分別就是沒有再會提醒你什麼事情在何時發生的人。唯有自己把所有的meeting都去一次,這會讓開學的數週變得容易。而且,這些meeting是碰上和你同科的人的大好機會。 常常check email。大學的所有資訊這在那裡發放。...

為什麼要來外國讀書?(take two)

為什麼要來外國讀書?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答案,本來以為能快快寫完的我在這條問題上猶疑良久,想不出任何我滿意的東西。對十二歲的我來說,與其說為何要來,倒不如說我想不出任何不來英國的理由,便聽從父母發落好了。在英國渡過了說短不短,但過得很快的八年後,我已經完成了大學第一年的課程,我對這個問題自然有了更深的體會。有時我不禁會想,幸好我真的來了。以下的是我個人對此的答案:相信對大家能起點參考的作用吧。 進大學以後再回首,為什麼要來外國讀書?

Craving for Hong Kong- Wong Kei

I no longer have the crave of home food. Old Wong Kei chopsticks. From Wikipedia. That is to say (in...

《歲月如歌》和《My Place》

《歲月如歌》和《My Place》

呵呵,又到了要離開香港回英的時候。 單是到機場和過安檢等等的程序,我想我已做過不下十數次,確實是很熟悉了。 不過,若你了解英國上課週期,那應會發現,現在不是回去上課的時候。因為,今次不單是為上課而回去。而且,今次一別,相信也會有好一會才會再回來。 畢竟所有的東西和平時都很像,現在的心中算不上有離愁別緒。當然,再接下來會怎麼樣,我自己也說不準。不過,我向來就很習慣在英國生活(看看這樣所寫過的都能了解吧?),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擔心。 近來大熱的話題,當然要數熱播的《衝上雲霄II》莫屬。我也勉強算是看《衝上雲霄》長大的人,相信劇中所見的外國風情,也多少的讓我更想看看這個世界。因為本輯的主題曲很不濟的關係,由陳奕迅主唱的《歲月如歌》又再次的在網上熱爆。 在這個雷雨交加的晚上,也算得上一句「天氣不似預期,但要走,總要飛」吧? 「如明日便要遠離 願你可以 留下共我曾愉快的憶記」對香港也是這樣吧? 嘩,偽文青度爆哂燈,兩句老套得我也寫不下去。還是再找回這段應景的作過場算了。 那不如再找找另一首歌吧?西野カナ是一位我一直都很喜歡的日本歌手。來自所謂的鄉下地方三重縣的她,有一首名叫My Place的歌,是一首懷念地元,也就是出身地的歌。歌詞簡單得我不用特別地去查也能聽懂。 いつまでも いつまでも 心の中で 忘れない 帰りたい 場所があるから まだ慣れない街でも 星が見えなくても...

中學生的執着

中學生的執着

上班天的下午,酷熱又潮濕。剛下班的我走在會展往灣仔地鐵站的天橋,手中不敢怠慢的在脫外套脫領帶把恤衫拉至短袖,免得自己在街上中暑。 沿天橋下扶手電梯到電車路,轉了個圈買杯珍珠奶茶降降溫。等拿飲品的時候,忽然聽到由刺耳的人聲聲嘶力竭在說話,心想立會選舉果然臨近。本打算過來一看是哪個政黨哪個候選人哪種型號的錄音機,看到的卻是拿着米高峰的幾個學生,和「學民思潮」的紅色旗幟。 雖然人在英國,這個名字我有聽過,但這個組織確實是做什麼的卻不知道。主要因為我是個「已上岸」的人。我沒在香港讀書,就連中學生這一稱號也在幾個月前隨着考試的結束而不再適用了。反正都要橫過馬路,我便向攤位的那邊走去。這時候,一個牛高馬大但看起來一臉稚氣的男生,穿着普通的白T牛仔褲向我走來。若不是他手上拿着一個文件板,我還以為他正趕著到街口的電腦城買魔獸世界的點數卡。 第一樣我感覺到的是他身上的汗味。那天街上悶熱,像我一般走了十分鐘便已滿頭大汗。然而,對面的這位朋友就像剛在修頓球場練了兩個小時波一樣。在香港的八月天在街上活動,就是件苦差。 他托了托那副厚厚的粗框眼鏡便說:「先生請支持撤回國民教育簽個名...」說罷兩手遞給我簽名。我看了看「撤回國民教育」的標題,想起了「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沒猶豫太多便簽了。與其說我有超強的立場,但我是不想拒絕他認真的眼光,我便如他所願了。反正我寫下只不個是幾個我寫過無數次,這群人想我寫下,另一群人又會當作垃圾的字而已。 「多識先生你的支持。」我這才猛然發覺,他稱呼我作先生。對,我當天的衣著是不折不扣的中環style,對幾年前的我是無可想像的遙遠。但我比面前的這個少年人,又看了看在枱前年拿着米高峰的男生,他們最多也是大兩三年?幾年前的我那裡有這種能耐,在三十幾度的街頭上做任何事情,更何況是派傳單,叫人簽名和用咪宣傳這裡在我們的投訴之都很容易惹禍上身的事情?對著這樣的一群學生,我卻敷衍了事了。 於是回家以後,我上了網去研究一下,看看學民思潮的Facebook Page和官員的(「以正視聽」或「鬼話連篇」請各自表述)解釋,愈看愈懷疑政府的資料搜集到底是怎樣做的。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先生所說西方各國也有國民教育,又謂此乃健腦教育也。我在英國讀了七年中學,自然上過英國的PSHE課。誠然,我不是每次也十分的專心,但害怕被罰留堂的我每一節也有去上。班上只有我一人不是本地人。也許十一歲時「健腦」已經太遲,我從沒有學過國歌。直到今年英女皇登基六十周年的教會聚會,我才知道英國國歌「天佑女皇」有第二(第三、第四...)段。本以為這樣會很尷尬,卻發現身邊的小朋友/大朋友也是跟着歌紙唱其餘段落的。 相反,我記得中二時看過一部記錄片,講的是保守黨議員鮑威爾的血河演說(一篇反移民的演說,詳情可看維基)。那時我很記得老師跟我們說,英國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所以我們應要尊重不同文化的人。特別要提的是,片上曾提過在六十年代,鮑威爾的言論使他受到很多英國人的愛戴,間接導致七十年代保守黨上台執政。 我決定再去找他們的攤位,這次認認真真的再簽一次名。上網看了看,星期日在旺角會有,便順道一去。 星期日,旺角的西洋菜街行人專區自是熱鬧無比,人山人海,想要走一兩步路都是十分困難。剛在附近的冷氣房以後走過來,一到街上便立刻感受到香港街頭的熾熱。讓我選的話,我才不去在這街上逗留超過十五分鐘。 和在灣仔看到的很不同,這次「學民思潮」的攤位比較難找,只是兩旁的路上林林總總拉客的,宣傳的的其中一個。然而,這裡的幾名學生,分工卻和灣仔一致清脆:有一個拿着米高峰,有旺角街頭的嘈雜聲之間宣傳,說到力竭聲沙;其他的幾個同學們則在向我們這些途人發傳單和拿簽名,井然有序。 這次我直接走到攤位的前方簽名去。前面剛好有幾個正在排隊簽名的,有老有少。這時候,攤位中的一個女生很有禮貌的請我到另一條隊上排隊,還用雙手遞給我一份他們自行印製的單張。單張的內容說真的沒什麼特別,就是幾句口號,和介紹他們如何成立而已。我留意到,手中的這一張單張對摺得不整齊,就像小朋友的美勞作品。再看看那女生努力不停在摺的模樣,我覺得這是我在他們其實還是學生的唯一證據。 終於正正式式真切的把我的名字簽上。「多謝請支持撤回國民教育。」我回頭一看,幾個年輕人這樣對我說。雖然我也是個年輕人,但忽然心裡覺得這樣的人才是榜樣。我不是指要以撤回國民教育這事為榜樣,而是指我們應該盡全力去做自己心中所認為正確的事。 我走回攤位那邊,和眾人講了一句:「各位請加油!」縱然只是一句好聽的,沒什麼確實用途的說話,但那幾個學生回的那句「多謝。」讓我感到,即使只是這些微不足道的事,也可以成為別人的力量。 還是耐不住香港的熱,步回朗豪坊避暑。

MJ Relived 2﹣我細個時做了什麼?

認識這個音樂劇,因為有朋友演出。在得知消息後,又聽見了是跟MJ有關的,便跟朋友買了票去看。 看完以後的第一反應如題,小時候的我究竟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 音樂劇在演藝學院的劇院演出,接近滿座。本來聽見是Micheal Jackson歌曲串燒的音樂劇,預期看到了會是一些動作勁爆的的舞蹈,想不到會到一個以小朋友為主的演出。後來回家查了查, 才知道演藝學院主辦的課程之一部分。 整個表演比較像是一個個不同的音樂短篇,用MJ的歌曲串連着。在兩個小時內,我聽到了很多MJ的經典作品,所有燴炙人口的名曲也有,也看到了一些賞心悅目精心編排的舞蹈,還有幾個有趣的笑位。但真正讓我想了很多的,是台上表演的小朋友。有幾個唱歌的小朋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或是再多一點,但站出來台型十足,歌聲更是技驚四座。這時的我不禁去想,當這些小朋友和少年人(說得自己很老...)每天努力向着目標來練習的時候,我自己究竟在做什麼浪費青春的事?也許是在電腦前浪費人生,還是在看電視? 常聽見現在的家長們說要讓孩子贏在起跑線,然後就會聯想到那些小朋友一星期上不知多少個補習班興趣班,不知道是真的有興趣還是被逼的。可是,今天我看到了很多真誠的眼光動作,看得出他們是真正喜歡演出的。假若是喜歡的,又是學習一技之長的機會,那上這些課程還是值得的。忽然也好想擁有參加這種活動的經驗呢。 劇的後段層次忽然昇華至人性的討論。用歌曲去提醒大家,世界現在的苦難,解決的方法還是由眾人各做自己的一份小善事開始。當中又提到了年前小悅悅的事件。為何在一個人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眾人卻會視若無睹?最後還提要提出了,要改變世界,還是由自己做起。 普世價值。這種說穿了就是common sense的事,這群小朋友似乎比很多人更了解(比我們的官員...)。所謂的公民教育,不就是應以了解自己在社會上的權利和義務為目標嗎?所以說,教育不一定是規限在課室內的。 這個表演只剩下今天(星期日)的一場,錯過了的話便沒有辦法了。不過,演藝學院所主辦的課程似乎年年也有,也許以後還會捧場。

打風的街上幾段

打風的街上幾段

好像很久沒試過打風了。英國(到目前為此)並不在熱帶氣旋的吹襲範圍內,所以打風的場面我已不多見了。 還是開始上班以後才了解到,打風果然是一種令人又愛又恨的天氣現象。聽到現時外面北風嘯嘯,連家中的門都能被吹開的風力,和雨水大力拍打窗戶的聲音,自然知道颱風絕不是一種值得讓人期待的自然災害;但是,上班時聽到可以早下班的那一句,又實在令人十分振奮,巴不得這個風暴延續到明早上班時間。晚上原來約了人,不知好歹的我還出了街。就在全世界都趕着回家的時候。 在銅鑼灣地鐵站,人們魚貫進站,我就站在另一面扶手電梯上目送這條長長的人龍。剛掛上八號風球的銅鑼灣和平時還沒有什麼不同,自由行旅客一如以往是百貨店中最明顯的顧客,只是平時在門口等人的大軍人數只餘下平常的三數成。售貨員們沒有了慣常的人流,也三數個的群起,也許是在討論放工的時間,交換着風暴的情報。 雨愈下愈大,但地鐵照常運作,不像倫敦那個沒什麼事也能被擊倒的古老系統。所以,朋友還是等到,不過要離開所在的大樓卻是件苦差事。風勢增強後,雨便變成從所有方位向身體衝擊,不論行人手上有沒有雨傘,衣服上密密麻麻的水點是少不了的。看到如斯情況,只好躲在還在營業的店鋪。 到再回路面的時候,銅鑼灣以不是我所認識的模樣。當然,建築物還在,只是行人由人山人海變成小貓一兩隻。從空無一人卻由燈火通明的世貿中心,走到了軒尼詩道崇光門口,兩旁的商店都已關門大吉,奇怪得來有點陰森,忽然讓我想起了近來熱爆《那夜凌晨》的令人倍感無助的片段。可幸的是,旁邊的人聲告訴我,我並沒有被關在某個平行時空裡。 真想不到,要在這裡找食的是這麼困難。以往只會有選擇困難症,但唯一有營業的是壽司店,果然海洋生物都是不怕下雨刮風的。(XD)結果弄了好一會才吃到。然後便盡快的逃回家中。 自然的威力還是我們不可能控制也不可能想像的。也許,明天它會帶給我一個好消息?

香港人的身分

香港人的身分

出門在外多年,一直都是以外國人的身份和本地人來打交道。所以,經常也會遇到一系列有關身份的問題。近來關於身份認同的言論隨着本土意識高漲而變得熱門,可是這些問題聽來簡單,卻不是這麼容易回答。 要介紹自己的時候,或是有人問我「你從那裡來?」的時候,我一般會說:「我是Justin,我從香港來。」這就可以避開有關國籍的問題,使在座的朋友們都不會尷尬。英國人是個強調共融和寬容的民族(最少在表面上)。特別是住在移民眾多區域的人(例如倫敦和約克郡等),他們早也習慣以出生地代替國籍來回答以上的問題。畢竟對很多移民來說,特別是在這裡出生的朋友,他們已經視英國為自己的祖國了。 另一常見的問題是廣東話和普通話的分別。很多朋友以為,廣東話和普通話是同一種語言,只是口音用詞不同罷了。我通常用西班牙作例子解釋:全國都用一個區域的語言來溝通(卡斯蒂利亞和北京),但某些區域仍然使用自己的語言(巴期克語,加泰羅尼亞語等)。但兩種語言是不互通的。於是他們便會覺得香港人好厲害,生來便會三種語言。「可是曾經有人問我:「你說香港像巴斯克人,那巴斯克人想從西班牙獨立,你們也想從中國獨立嗎?」我不敢代表「香港人」說話,只好幽默一句:掌權的可是共產黨。 簡體字和繁體字的分別也是常見的問題。我有一個準備到劍橋讀中文,懂日文的朋友,可是他發現古代文獻中的字和他能看懂的字不同,便來請教。於是我便認真解釋說,簡體字是中共為了消除文盲而創造出來的。「我比較喜歡簡體字,因為有很多和日文漢字相近,對我來說較容易。簡體字參考了日文嗎?」這我不知道,只好幽默一句:掌權的可是共產黨。但我知道的是,如同1984,字的簡化,透過名與義的分離,可以巧妙地改變名字的原意。 「香港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是的。可是他們很困惑,香港和中國的護照不同,文化不同,甚至連奧運代表隊和足球聯賽也不同 。「既然是這樣,那為什麼還要在一起?合則來不合則去。就像德國和奧地利那樣。」我不懂回答,只好幽默一句:掌權的可是共產黨。 自己是個歷史學生,讀的正好是愛爾蘭的獨立史。那時的英國人逼愛爾蘭人說英語,大饑荒的時候「故意」讓愛爾蘭人餓死(用引號是因為歷史上有爭議,但那時的愛爾蘭人是這樣認為的),最後愛爾蘭人群起反抗英國統治,最後脫離獨立。我不禁想,英國人沒有逼我們說英語,我們反而可以說中文;我們是社會保障,甚至公屋都是港英年代的產物。我們沒有群起反抗英國統治,可最後還是脫離了。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懂回答,只好幽默自娛一句:掌權的可是共產黨。 英國畢竟是前宗主國,很多人都到過香港。特別是跟老一輩的人士溝通的時候,他們大多都有親戚朋友到香港工作過。因此,他們還是有留意香港的新聞。就像近來的「唐宮門」連BBC等外國媒體都有報導,實在是本市之「光」。做義工的時候遇到一位老人,知道我是香港人後,便想問一下我對唐生的看法。我說,不論民意如何,他當選是板上釘釘的事。聽後他有點不解的問我:「可現時香港不是共產黨的嗎?原來你們還可以投票?」原來連YES OR NO的問題也這麼難答。 我再次不懂回答,今次連幽默一句也沒有,只好苦笑。 上週留學指南:沒有上網=世界未日?

隨興港島半日遊

Boxing Day的今天,是和教會朋友們一聚的日子。早上揭開了今日無數次渡海的序幕,先到了尖沙咀的RED MR唱K, 終於有幸一試傳說中的那張Touch Screen枱,但是控制比我想像中要難。唱K自然是一個快樂的活動,跟各位一起尖叫着在唱心急人上確是很爽。 不過,接下來的活動更是值得一提吧。幾個人為的填補唱K和晚飯之間的空檔時段,興之所至的來了個港島的半天遊。 既然在尖沙咀出發到港島,第一站自然是聞名國際,被不少雜誌選為人生必遊景點的天星小輪吧。已經很久沒有坐過船了,畢竟平時空閒的時間實在不多。由於晚上還會再回九龍的關係,決定坐小輪先到灣仔。其實,我覺得去灣仔的路線非常適合看吹吹風看看風景的人,因為船程較長,能看到的的樓景更多。幾個人說說笑笑的(還用眼參觀了最受國內遊客歡迎的金紫荊廣場)的便到了灣仔碼頭。 回到我熟悉的灣仔,只好當仁不讓的帶着大家走。說來好笑,這個鴨仔團的領隊居然是我這個在外的半個外國人。為了貫徹鴨仔團走馬看花的精神,旅程包括了兩種港島特有的交通工具:電車和自動電梯,讓幾位不常來港島的朋友一次過滿足好幾個願望(笑)。電車我倒是常坐,(可參見前文)但一「站」半山自動扶梯的機會卻不常有。根據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此系統是全球最長的戶外有蓋行人扶手電梯(題外話,第二位在海洋公園,也許只有香港人才這麼喜歡扶手電梯)。電梯途經幾個中區的景點,例如是舊中區警署和蘇豪區的餐廳群,完成整個旅程需時20分鐘。 剛好口渴的時候看到遠近馳名的名店蘭芳園,便幾個人分了三杯絲襪奶茶。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查資料,才發現原來絲襪奶茶是他們首創的。是杯茶味很重,香醇帶點苦澀味的奶茶。店鋪的門面讓我回想起以往學校後街,已經消失了的大排檔。現在像蘭芳園這種茶檔已經是買少見少了,趁有機會要多點光顧。中環就是個這麼奇怪的地方,在海邊那一座座新式的高樓之後,居然會有這麼老式的小店。   最後,坐船回尖沙咀結束今天的隨興之旅,回程的時候特地選了坐在下層。下層不但更便宜,而且船邊沒有座位,所以可以站在那裏看香港獨一無二的美麗夜景。 今天真是悠閑的一天,也記不起說了多少遍「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現在,我們的生活日益繁忙,有時候甚至連喘一口氣的空閒也沒有。所以,我特別真惜這樣可以讓腦氣清空一下,跟朋友們相聚的日子。

1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