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History

是時候放煙花了﹣Guy Fawkes Night

香港人最喜歡放煙花。在以往,煙花可是一年中只會有一兩次,特別隆重的活動。可到了現在,幾乎每晚也有煙花在空中開得燦爛。 在英國的你應會注意到,在近來的晚上,窗邊總會傳來煙花爆炸的聲音。會放煙花的原因無他:十一月上旬(嚴格來說,是十一月五日)是英國放煙花的季節﹣Guy Fawkes Night,又稱Bonfire Night。 我附近的煙花 Guy Fawkes是何許人等?這個以他來命名的節日又和煙花有什麼關係?那要由好幾百年前的一次恐佈襲擊開始說起。

TOKYO WALKS(4)- 由江戶時代到電動車

深川、東京都現代美術館、お台場 東京的東部是個新舊交匯的地方。 一方面,這裡存留了很多古老的城下町,還有像淺草一樣聞名世界的古蹟群。但同時候,東京最新的建築,最多高樓大廈的地方,也同樣是這裡。 三天前,我用步行的方式遊覽了淺草,藏前和兩國一帶的舊建築。今天可以坐地鐵了,便能涵蓋一些較遠的地方。 深川是東京數一數二的舊區。在江戶時代已經是東京核心部分,區內有很多創業於明治年間,甚至更早的店鋪。今天第一個去的地方有點偶然成為份,是在清澄白河站附近(順利帶一提,我覺得這個名字日中兩語也很好聽)的深川江戶資料館。 我是在往另一個地方的途中遇見這裡的,聽到名字跟歷史有關係,便決定進去看。 在館中值得一看,又或者說能看明白的其實不多,就一樣:一個按原比例重建的江戶時代街道,不但有住宅,還有商店和碼頭等。雖然地方不大,但看得出館方對細節上追求:連蔬菜店所賣的也有經過研究。 拍過了幾張照片後,才忽然發現,原來館中的天氣是有「變化」的。所謂變化,館中的屋頂有機關,在不同的時份讓不同程度的陽光進入館中,再加上音響特效等。我必須承認的是,我有被雷聲嚇到(外面是猛暑日好不好…) 離開了資料館回到街上,我快被熾熱的陽光燒掉溶,便隨便的找了午飯:是間看起來區內小有名氣,吃釜飯的老店,坐在上層感覺坐在別人家中的那種。飯是好吃的,但最特別的事是,鄰桌的一對夫婦(?)忽然跟我找話聊,問我從那裡來。於是聊了起來。這時候,發現能正常溝通(當然是日語)的我自然是有點沾沾自喜的…雖然那位的英文水平以日本標準來說很高。 分別後,我才回到原來的計劃,是東京都現代美術館去。 這個美術館,和周遭的建築物實在是格格不入:它就像超前的旁邊所有東京至少一百年一樣,是個很有型的現代建築。在這裡,為了看手塚治虫。雖然我算不上粉絲,但來看看,順便看看常設展,夠文藝了吧? 手塚治虫…其實我就是在看阿童木和怪醫。特別想說說的是常設展中的一個部分:片段上有一位老人用一種我們聽不明白的語言在說故事(後來我發現是Gaelic,我對我認不出感到很失望),旁邊則有動畫把他所說的畫出來。我看了一會還是不明所以。 在接著到東京最新的地帶-台場。一般去台場都會坐電車:但其價格是不正常的高(單程300+)。我研究了好一會找更便宜是台場的方法,發現在大江戶線的門前仲町站有巴士到台場去,車程約35分鐘。由於兩種交通工具都是都營,拿著都營一日票的我發現不用再付錢的時候,實在很有優越感。 在都營門前仲町站前,可找到「海01」號巴士(總站在一間便利店前)前往「東京テレポート駅前」,坐到尾就是台場了。 到了台場先到富士電視台。雖然我那天天看日劇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但總想到電視台去看看相關的紀念品。本期大熱是伽利略。此外,那裡還有一家排大隊的,One Piece的餐廳,不是狂飯還是不去了。 這個就是東京テレポート 很多人來台場購物。的確,台場一帶有好幾個大型的商場,最新的一個內裡設計與澳門威尼斯人無異,都是在室內建了個歐洲風的古城。但我只是逛了一會,便回去找我真正的目標-Toyota City Showcase。一個Toyota展出新車的地方。...

TOKYO WALKS(1)- 尋找老東京

浅草、蔵前、浅草橋、両国、東京駅 我再次來到東京,有點陌生,但卻又有點熟悉。 本次所住的hostel在淺草附近,說真的設施不怎麼樣;不過,既然一晚2000日圓也不用,也就沒有什麼可抱怨的。 和平常一樣,我在東京的街頭上遊走。趁今天天雨不熱,與其在花錢坐地鐵,倒不如就用走的。 這個星期,我已編好了旅行的路線,把它們寫出來,讓大家可以參考一下吧! 淺草這邊不是我經常來的地方,但古式古香很吸引人,所以便來了趟舊東京之旅。(這是我在街上走的時候想出來的) 我旅程的起點在淺草。其實本想從最新的地標-Tokyo Sky Tree開始的,但天色不佳,就連觀景塔也躲在雲霧之後不願現身,唯有下次吧。 淺草的雷門是東京最有名的地標之一,也是我感覺最多遊客的地方。畢竟到那裡遊覽的日本人也很多。不過,特別多的是歐美的遊客:也許在他們心目中,這就是日本了吧。 再翻看資料,才發現淺草寺原來是日本年參拜人數第一的寺廟。外國遊客而它為日本的標誌之一,果然不為過。 遊淺草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別的:主要是因為我對人人必買的人形燒(就是那些煎餅狀的手信)實在沒有興趣。只花了點時間逛逛附近幾條商店街,和拍了幾張紅燈籠的照片便完事了。 從淺草寺沿河邊向南走,遊客愈來愈少,老鋪卻愈來愈多。淺草以南的藏前的淺草橋(兩者是順延的車站),路旁的老鋪,感覺都有好幾十年的歷史。 路線由淺草開始。以後的走向也很簡單,只需一直沿江戶通向南行便可。約十五分鐘左右便會到達藏前。 藏前應該是個玩具店的區域。才走了不久,我便發現了BANDAI的辦公室。整個地下層,也就是我唯一能看到的部分,都放滿了最新的figures。然而,街道上最新的大概便是它們了:其他的,都是門面古老但內裡什麼都有的,讓我聯想起太原街。不過,要買到心頭好不是易事。部分的店鋪甚至只做批發,不做零售。 同樣的,淺草橋大約在藏前以南步行約十五分鐘的位置。我強烈建議這段路用走的:只有這樣才有機會看看散怖於街上的小店。但若受時間所限,藏前和淺草橋兩處皆可從淺草乘都營淺草線到達。 到了淺草橋近兩國的一截,兩旁的店鋪則全變成售賣煙花的。雖然我在英國也有玩過,但作為一樣香港禁止,它還是有一定吸引力讓我進店看看不同的款式。每家店都有上百種。不過看完以後還是沒有買… 到了兩國,看見過河的總武本線(車身黃邊),便也找橋樑過河到兩國去。要延續這個看舊東京的主題,當然不能錯過位於兩國的江戶東京博物館。 由淺草橋到兩國,沿江戶通繼續向南走,至「淺草橋」十字路口轉左,經兩國橋渡過隅田川後便會有到「江戶東京博物館」指示牌。博物館和旁邊的相撲國技館都是兩國最大的建築,很難錯過的。  這個地方有點像倫敦的Museum...

Europe 12: The Two Synagogues

Once home to a large Jewish diaspora, the Jewish Quarter, the Josefov, is a major tourist area in Prague, situated...

Europe 12: 兩座猶太會堂

  就在舊城廣場附近的猶太區是布拉格的猶太人曾經居住的地方,而現在則是市內的一大遊客區。跟各地的猶太人聚居地一樣,猶太會堂是這個區域的中心,也是最重要的建築。作為「耶穌的殺手」,他們自然不受基督教的歐洲歡迎。事實上,猶太人的歷史就是無窮無盡的的歧視和迫害。然而,他們還是在猶太區內默默保持自己的信仰。 布拉格有好幾座猶太會堂。也許是猶太人實是求是不亂改名,只要他們才想得出「舊新猶太會堂」(Old New Synagogue) 這個真心很難讀的名字。這是布拉格的第二座,代替了一座更舊的,也是目前歐洲最舊仍在使用的猶太會堂。 舊新猶太會堂應是個榮神的大殿,但看起來卻像一間簡陋的小屋。門小得幾乎要爬才能進去那因歲月而沉降的小屋內。這看起來最少有過千年的歷史(但事實上是十三世紀的建築)。門的旁邊坐着幾位理論上在賣票,實際上在小聲閒話家常的婆婆。要直到我們爬進那扇小門打算買票後,她們才發現了我們的存在。猶大會堂除了是個敬拜的地方,還是一個社區中心。 其中一位婆婆賣票給我們, 然後告訴我們:因為這裡是個敬拜的地方,所以請你們蓋着頭才可以進去。就在我們有點不知所措的互望幾眼時,她忽然從不知那裡拿出幾頂猶太人的小帽交給我們。這樣就可以進去了。裡面比起想像中的要寬敞,樓底很高。雖然是這樣,但房間還是很小,大概只能坐三四十人。我嘗試在腦海中想像猶太人在這裡敬拜的樣子。 傳說會堂中住着一隻泥造的怪物,用來保護猶太的社群。連猶太人也覺得需要這樣的一個東西來保護自己,那時他們受到的迫害可見一班。 你可能有發現,這篇文章的第一句說猶太區是猶太人「曾經」居住的地方。為何要加上「曾經」一詞?答案:因為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這也是為什麼Pinkas Synagogue是本次旅行中最悲慘最heavy的一處。它不是什麼特別亮眼的建築,但它肯定有在世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那裡有人名。很多,很多,很多個人名和他們的出生日期。和死亡日期。猶太會堂的內牆上記錄了每一個在大屠殺中遇害的捷克猶太人。能找回記錄的都在, 一共有77,297人。二戰時,捷克(那時叫捷克斯洛伐克)差不多是希特拉攻下的第一個國家。所以,他也有最充足的時間去「解決」猶太人這個「問題」。後果就是以下這樣: 名字佔據了牆上的每一個角落,由天花的頂點直寫到最底。人名密麻麻的就像在看字典一樣。整幅牆除了個人資料以外什麼也沒有。若你再細心點看看那些人名,你大概會在心中感到陣陣寒意。整張名單是先到出姓氏,再在後面列名字的。也就是說,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又一個整家人消失的故事。不論是祖父母輩的還是牙牙學語的嬰兒們,全都在幾年內就不復存在了。 會堂的上層還是一樣。都是人名。只不過從上層可看到其中一方兩層高的牆的全貌,真切的感受一下這些人名在你心內帶來的重量,和那不能呼吸的感覺。上層另有一個房間,展出了那時候的小朋友所畫的畫。只是過不了多久,他們的名字也成為了牆的一部分。 諷刺的是,希特拉本來打算在布拉格的猶太區中建立一個「被消滅民族紀念碑」。因此,他雖然是把這個民族的人都消滅了,猶太區的建築物卻被完整的保存下來,成了歐洲所剩無幾的,在二戰沒怎樣被破壞的猶太人聚居地。 若你想在布拉格找個輕鬆開心的地方看看,那千萬不要來這裡。不過,若世上真的有「歷史教我們的一課」的話,大概就會是這個樣子了。但願這類佈滿血跡的事件不用也不會再發生。 上一篇:布拉格古城區

Europe 12:布拉格.伏爾塔瓦的三個角度

人一生總要到一次布拉格。 在這個紅頂金壁的古典都會遊走三天,已使我樂而忘返。 不過我認為,布拉格風光明媚之處在於河上。若沒有了伏爾塔瓦河(Vltava)在環繞,兩岸的城堡橋樑房屋街道將會大為失色。淡藍色的河水,是暖色建築的最佳陪襯。 所以,到布拉格必遊河岸。待了三天,從不同的角度看過河岸兩旁的景色,最喜歡的還是以下三個 有河流的地方自然會有橋樑。而在布拉格,最著名的橋非查理大橋莫屬。這座十五世紀初完工的大橋,是布拉格繁榮的象徵。 從我們住的旅館,也就是舊城區的一端出發,首先看到的是過橋的塔樓。這裡以往是收過橋費的地方,現在則是遊客們拍照的第一點。黑色的塔樓在周邊被粉飾的建築之間顯得特別醒目。 然而,作為遊客的我,目光卻被前方的風景吸引着。沿着橋向城堡區的方向走,這裡是布拉格最著名旅遊點的原因就變得很明顯了。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以下的情況:在橋的中間,前方山上能看到布拉格城堡。在兩旁的橋邊上,放着一個個歷史人物的雕像,被時間醺黑的人像靜靜的注視着幾百年間往來的人群。橋上有賣紀念品的小攤,還有幾個畫家,即席繪出這裡的景致。    站在其中,看着前方一個個背影,不用Instagram也顯得很文藝。 同樣的景色,晚上看卻是十分不同。沒有香港繁華卻又有點嚇人的燈光,河只是安詳靜靜的在城旁流逝,當上城堡的陪襯。 要看到第二個角度,要花一點力氣。Petrin是布拉格城堡再上山的一個公園。從小城區沿着步道上山,景色怡人,但要走約30分鐘。另一個上山的方法是坐纜車,景色一樣的怡人,但前提是你能擠到窗邊位置的話。  Petrin的山上一直都是布格拉人的後花園,花草樹木甚多,感覺也比街上涼快。這裡是卡夫卡和米蘭昆得拉的小說中的重要場景,現在則是個空氣中透出古典風的公園區域。 這種地方很容易讓人聯想起巴黎這種文化之城角落上的花園。剛好這個「小巴黎」就有一座屬於自己的巴黎鐵塔。這座塔雖然只有60米高,但立在山上這個制高點,整個城市的景色,和壯觀的伏爾塔瓦河都在此一覽無遺。 要上這座塔同樣有兩個方法:它和巴黎的「真身」一樣,都有升降機連接到頂上的觀景層。只是這個方法要比走上去貴一倍。最後選擇走299級的樓梯。13段13級的樓梯,在走下來的時候算過了。 這座塔和巴黎鐵塔一樣,有兩個觀景層。角度不同,但景色依然華麗。這個有幸逃過二戰戰火轟炸的城市,帶給了我們一個回到過去的按鍵,看回歷史時的繁華。 建築物在河的兩岸經數百年的時間建立起來,一致的紅屋頂和黃色牆身,讓人感到很夢幻,同時又很溫暖,和淡藍的河水看來截然不同互相輝映。 布拉格的新城區就建在古城區的南方,從在河對岸的鐵塔觀看自是一面了然。包圍着古城區中美倫美奐的房屋的是蘇聯風千篇一律的住宅大樓,再加上再這二十年來開放後新建的高樓,和布拉格給人的古典印象格格不入。不過城市在保育的同時總要發展,重要的是如何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不過,作為一個尋訪古典味道的遊人,我實在覺得,幸好捷克的各代政府從沒打算/有膽量拆掉整個古城區。   在布拉格,有空的話都值得到Petrin的山上看看風景和遊覽一下。除了這座巴黎鐵塔外,這裡還有幾個漂亮的花園(遊覽時玫瑰正在盛放,使明明正走往纜車站的三個男生都停下來看)和一些適合小朋友的遊樂設施。三個角度之中,還數這個氣勢最滂渤。...

西班牙獨行記﹣西維爾.(一)帝國的回憶

西維爾(Sevilla),又譯塞維利亞,一個最「西班牙」的城市。 佛朗明哥舞蹈、《唐璜》、《卡門》、Tapas小碟、酷熱天氣(本市平均全歐最熱)、巴洛克式建築、西班牙帝國的和復活節巡遊,或多或少都在這裡源起。這裡擁有全西班牙最大的舊城區,卻也是區內最大的夜生活中心,實在是個多姿多彩的大都會。在這裡的三天,每天我也是「朝八晚十一」,行程都塞得滿滿的。 本文的副題﹣帝國的回憶,抄考了紐約時報評論晚清政局的文集。西維爾在歷史上曾在幾大帝國治下成為世界其中一個最繁榮富庶的城市,但在現代卻淪為二線城市。可幸是十數世紀下來積存的歷史痕跡還沒有消去,可讓我回來尋訪。

西班牙獨行記﹣文化交匯之地.哥多華

大清早起床吃過早餐,和準備到阿爾罕布拉宮的德國朋友們道別後,便到巴士站坐上長途巴士,離開我實是十分喜歡的格拉那達。和之前坐過的巴士一樣,車廂現代化又有空調,雖然三小時的車程說短不短,但總算舒適。 我的目的地是哥多華(Córdoba),一個在歷史上舉足輕重的城市。哥多華大陸又譯作科爾多瓦,早在羅馬時代已經建城,是羅馬帝國西班牙的首府。由那時開始直到約17世紀被馬德里超越,她都是西班牙以至西歐最大的城市。在摩爾人建都於此的幾百年中,哥多華是西方穆斯林中最富庶輝煌的城市,不但是東西交化共冶一爐的交匯點,還是西方歷史中占據特殊位置的城市。 哥多華舊城裡有很多令人過目難忘的建築,但最著名的必定是大清真寺(La Mezquita),是到哥多華不可能錯過的景點。會找到清真寺不難,只有一到舊城區附近,必然會看見它巨大的鐘樓屹立於天際之上,只要看着它直走便是。終於見到清真寺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有點疑惑:你確定這個看起來像城堡的東西是個清真寺和教堂? 寺裡承襲當地建築的風格,有一個種滿橙樹的中庭,輔以噴泉,想來夏季的時候定會十分涼快。不過,據聞橙的味道難吃無比,我也沒有以身試法XD,便到了教堂內參觀。 哥多華的清真寺早在8世紀便建立,曾經是世上最大的,現在則僅次於聖城麥加排在第二。可是,這座建築現在根本不是一座清真寺:跟很多安達露西亞的穆斯林建築一樣,基督徒收復 它們以後都在原址把它們改建成教堂。有趣的是,這個清真寺本身也是建立於一個舊教堂的遺蹟上的,甚至連為數不少的原材料也是源於這教堂,和更早期的羅馬遺跡的。無論敬拜的是哪一個神,城中敬拜的地點千年來也沒有改變。它在中間經過多次的修建,也有不同宗教信仰的執政者整建使用,所以呈現出來的又是一種特殊的空間氣氛。 甫進去,你不能不被目前的景觀而感到驚訝。好幾百個馬蹄形,混合了回教和拜占庭風格的拱門層層疊疊交錯在清真寺內部。真不知道將近一千前的人是怎麼把這些驚為天人的東西弄出來,又將它們搬到這裡來的。 在門的另外一邊是Mihrab,標示了麥加的方向的一面牆(穆斯林每天都往麥加的方向禱告)。既是對信眾來就極重要的一面牆,自然也裝修得十分華麗有用馬賽克瓷磚鑲嵌的阿拉伯書法以及花草圖案等。 可是這裡還是一座教堂。在西班牙國勢極盛之時,查理五世公然的在清真寺中間建造了一個天主教的禮拜堂,真的可說是Graffiti的最高境界(笑)。為了顯示基督教戰勝了伊斯蘭教,他們在光源上動了手腳:無論在拱門的區 域上總是有點陰暗,但只要踏進教堂的地界,光便從四方的天窗中殺出。教堂的陳設只可用世界級來形容,還是看照片吧。果然17世紀的西班牙是世界第一大強國。 清真寺依河而建,旁邊的便是羅馬橋,顧名思義是由 羅馬年間就一直在所用的橋。在這裡可以一睹河岸和清真寺相映成趣的景色。橋的盡頭上有個箭塔(這個詞語很AOC),原來是個講述安達露西亞的摩爾人生活起 居的博物館(Museo Vivo de Al-Andalus),對歷史有興趣的我(再加上還沒到吃飯時間)便進館一遊。館內有十分詳盡的英文解說,也有一個精緻的清真寺模型。不過,個人略嫌解 說有點美化了摩爾人的統治。另外,買票進場的另一好處是可以登上箭塔賞景看清真寺。    在哥多華只有一天的時間,最後去了Alcazar...

西班牙獨行記﹣普通人的格拉納達.阿爾拜辛

考試正在進行得如火如茶,只好耽誤一下這篇遊記的更新了。然而,7月前寫完的目標應該還可以達成吧? 在參觀完舉世無雙的阿爾罕布拉宮後,我依着西班牙人的習慣回到了旅館小休一下。因為天氣酷熱,西班牙人的作息時間和北歐國家十分不同,在下午4時到7時左右是休息的時間,大家都會回家,店鋪也不會營業。在旅館裡面的漂亮的中庭上了一會兒網後,我便出發到格拉納達另一世界遺產﹣阿爾拜辛(Albayzín)。 若果阿爾罕布拉宮代表的是摩爾宮廷在西班牙留下的光輝印記,那阿爾拜辛的故事要地道得多。 阿爾拜辛是穆斯林在格拉納達的住宅區,和阿爾罕布拉宮中以一小小的峽谷相隔。因為是摩爾人時代的聚區,所以建築物在保留了北非式的大體外,還加上了很多安達石西亞特有的標誌,形成了自此一家的「阿爾拜辛風格」。走在街頭,仿如置身在摩洛哥的市集之中,但旁邊一座座的教堂卻又對我申訴着這裡是天主教的地界。 阿爾拜辛區正如很多舊區,都是在橫街窄巷縱橫交錯的迷宮,即使自問方向感好的我也容易迷路。雖然,在這上小區中迷上路在亂走,看看沿路的風光,也是在不錯的選擇。然而,趁着黃昏天色,我還是走了最遊客的路線,先到了聖尼可展望台(Mirador de San Nicolas)。聖尼可展望台可說是阿爾拜辛中最大的遊客景點:它是看阿爾罕布拉宮的最佳位置。由於終日遊人絡繹不絕,要前往那裡十分容易,只要順着人潮一直往上走就可以了。 一到達那裡看了一眼,我就明白為何這裡會是格拉納達的旅遊熱點了。這樣的風景,走上來的汗水真是不杠了。旁邊還有彈着結他的老先生,賣着各樣小手工藝的年輕人,大家一同享受這裡的風景。 之前說過,一個人去旅行找飯吃是其中一個最麻煩的地方。旅館在晚上搞了一個格拉納達的tapas之旅,我便去跟了隊。所謂tapas簡單來說就是伴酒菜,那種類之多是西班形人社交聚會時正餐。再加上在食物跟飲品一同收費的原則,那晚無可避免的喝了很多XD。此外,我還是各地酒吧中結識了很多同路人,開始了這段旅程認識新朋友的先河,特別是和兩個德國來的女生。說來好笑,大家搭上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抱怨上網太慢。 聽她們說,明天會有一個參觀阿爾拜辛的免費Walking Tour。與其獨個兒挑戰那個迷宮,我想也不想便決定加入。所以,在第二天的早上,我又回到了阿爾拜辛。只是,同行了除了那兩德國女生,還有很多來自五湖四海,但同樣被格拉納達的美景所折服的同路人。就連領隊也是旅居此地的捷克人。 結果行程的第一個目的地還是聖尼可展望台。在中午時分造訪的確和黃昏有分別,人更少更清靜。再多拍幾張照片後,領隊便帶我們到了在附近的清真寺。在基督徒重奪格拉納達後,所有的清真寺不是被摧毀,便是變成了教堂。這座清真寺是近幾年的新建築。裡面的花園和在城中各地看到了如出一轍,只是它不是古董,而是全新的。 (在格拉納達,水是珍貴資產,比啤酒要貴。所以每之看到水源都會年水樽裝一點。) 之後到了Plaza Larga,這裡是阿爾拜辛居民活動的中心,和展望台那邊的遊客區雖然只是幾步之隔,但相對地平民得多。那天還有一個小小的市場在營業。我們還經過了很多我說不出名字的橫街以後,領隊便帶了我們到在阿爾拜辛北端另一個長年被人遺忘的區域﹣Sacromonte,吉卜賽人和佛朗明哥的世界。 本系列上一篇文章:穆斯林的格拉納達(二)赫內拉利費宮本系列下一篇文章:被遺棄的格拉納達.Sacromonte

西班牙獨行記﹣旅程之始.天主教的格拉納達

緲無人煙的機場,絕對是獨自出行的最佳陪襯。乘坐廉航到安達露西亞,航機早在清晨六時起飛,是以我在前一晚便已到達機場,省回坐的士到機場的錢。早已習慣在機場一個人坐着無所事事,最後也平安無事的飛抵安達露西亞的門戶馬拉加。 馬拉加貴為旅遊熱點太陽海岸(Costa del Sol)的最大城市,機場十分宏偉和現代化,也許衝浪的人群還沒有起床,機場一帶的人比我想像中的要少。不過,陽光與海灘並非我的目的地。本來打算先坐火車到馬拉加市中心,再換巴士到格拉納達,可是卻發現有直通格拉納達的巴士,算出來比上述方法更快。在西班牙坐巴士是種上佳的交通方式,準時快捷(可能比火車快),還有飛機一樣的服務:不但有電視提供娛樂節目,甚至還有派餐﹣我還是第一次坐巴士拿到餅乾和花生呢。 我約在中午抵達格拉納達(Granada),所謂石榴之城,是安達露西亞的一大旅遊城市,在西班牙歷史上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去到這些地方,終於會覺得讀歷史是很有用的:不知道以往發生的事,實在很難去了解眼前的東西到底帶着什麼樣的意義。容我在這裡先簡短寫寫格拉納達的歷史。 西班牙是個天主教國家,但在歷史上曾被穆斯林統治達八個世紀之久。由第八世紀摩爾人從北非入侵開始,安達露西亞就成為了穆斯林的領地(安達露西亞Andalusia一詞正是從摩爾人對其在西班形領地的名稱Al-Andalus而來,Al-Andalus的意思是天堂。)在歐洲經歷黑暗時代的野蠻同時,安達露西亞在摩爾人穆斯林手上成為了文明的一大中心,在科學、建築和文學等方面遠遠領先歐洲。與同期的基督教國家不同,摩爾人對基督徒和猶太教徒十分寬容,使到不同宗教帶來的知識湧入摩爾人的王國,成為當時世界其中一個最先進的地區。 當然,這樣的美好時光不可能持續到永遠。安達露西亞的酋長國日漸衰落的同時,在北邊的基督教王國統一並發起了所謂的收復失地行動(Reconquista),最終在1492年攻陷摩爾人的最後一個要塞。同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西班牙在一年內便由歐洲一角的小國變成世上最強大的國家了。這一切和格拉納達有什麼關係呢?格拉納達正是那「最後一個要塞」,直到1492年才被基督徒重新占領。雖然天主教的國王嘗試杜絕,但穆斯林的文化早已在這裡紮根,所以格拉納達在建築、飲食和文化上都深受阿拉伯風格的影響。想知道更多,不妨看看維基的收復失地行動頁面。 我在格拉納達三天的行程十分輕鬆,說穿了就是在亂走,有些地方甚至去了幾次。依時序來排列遊記沒什邏輯,所以就而舉足輕重的宗教來劃分吧。這一篇先寫的是最「近期」的, 基督徒的格拉納達。 基督徒攻佔格拉納達以後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建立教堂。發現新大陸前的西班牙很窮,連興建新教堂的錢也沒有。所以,他們便用了最便宜的方法:將原地的清真寺改建。後來西班牙國勢漸盛,他們才重新建了現在的格拉納達大教堂(Granada Cathedral):由於興建遲於十六世紀才開始,它和平時的古教堂看來不同,採用了文藝復興式的設計。說真的,裡面雖是宏偉,但和旅程中接下來的教堂比較,內裡只能用普通來形容。 旁邊的皇家禮拜堂(Capilla Real)反而更有意思。如同上面所說,摩爾人治下的格拉納達十分先進美麗,甚至得到了當時天主教的國王伊莎貝拉和費迪南的歡心,到了他們想終老異鄉的地步。皇家禮拜堂正是他們全家的長眠之處。禮拜堂裡面正如想像,放滿了畫家筆下的耶穌和聖母瑪利亞,但居然還可以看到他們的棺木。至於棺木裡面有什麼,就恕我無法為各位證實了。 要將一個城市變成西班牙風格,廣場自然是必有的景物。格拉納達有兩個主要的廣場:新廣場(Plaza Nueva)和Plaza de Bib-Rambla(恕我不懂翻譯)。所謂Plaza Nueva卻是全市最古老的廣場,也是城市夜生活的中心。西班牙的tapas十分有名,但在格拉納達的tapas卻非常特別:只要叫一杯飲品,不論是啤酒、雞尾酒,甚至是汽水,酒吧便會附送tapas讓人充飢。於是,在格拉納達的三天,我從午飯時間一直喝酒喝到晚上...就是為了試試不同酒吧提供的食物。據聞這以往是全國的習俗,但現在只有在格拉納達才可以吃到免費的食物了。廣場本身與西班牙北部的不同,沒有被建築物包圍,而是一個開放的平面。 至於Plaza de...

倫敦博物館 Museum of London

倫敦博物館 Museum of London

似乎每個週未在倫敦亂逛已經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大部分時候,約在中午出發,原定只有一個目標:其他的,就等去到才決定吧。在秋來冬至的十一月,日間的天色尚算良好,只是太陽在約四時多便早早下山,以後等待着路人的便是冷冷的風。在這個時候,室內的展覽場地便成為了一個好去處:所以近幾次的目的地都是博物館之類的設施,貪其有暖氣,又是值得發掘的事情。而且大部分也是免費入場。 http://www.jobsbump.com/wp-content/gallery/default/museum-of-london-jobs_1.jpg 上週未的目的地是在倫敦市內的倫敦博物館。雖然倫敦擁有多座與歷史有關的展館,但多數都與它自己的歷史無直接關係。這裡卻是從史前時代開始,將泰唔士河河谷以及建於其上的倫敦的歷史對遊客們細細道來。那些對倫敦的發展有重大影響的事件,不論是羅馬人的來臨、黑死病還是將倫敦付之一炬的大火,這裡也有詳盡的描述。 相對於大英博物館等人來人往好不熱鬧的博物館,藏身於商業區一角的倫敦博物館人流不多,即使星期六下午造訪,館內也顯得靜悄悄的。不過,這樣也給我更多的空餘看展覽的物品。這裡跟香港的歷史博物館有點相像,主要展出的都是重建的模型和以往生活的陳設等,而不是特別的一件展品。這裡只是想簡單的,依時序把倫敦的變遷介紹給大家,以教育為目標。而這些模型也使我對這些遙遠的歷史(特別是羅馬時代的)有了更圖畫化的認識。即使以經過了幾天,我還能記起不少看過的細節。我想,這裡應是小學生常來的旅行地點。 特別喜歡博物館將維多利亞時代(約指1837﹣1901年維多利亞女王在位的時期,是英國工業革命和大英帝國的最高峰)的倫敦一角重建出來的幾條小巷。一走進去,我便像坐上時光機般回到百多年前的英國一樣。不論是別上被維多利亞女王徽章的郵筒,還是以往的玩具,這些從來只在教科書上出現的東西都一一在我的眼前重現,實在是有夠興奮的。 倫敦博物館應該不在尋常遊客的倫敦行程表上。事實上,如果對歷史沒有一丁點的興趣,那實在沒有必要來參觀。不過,如果想了解為何倫敦會像現在一樣,那這裡會有答案。 倫敦博物館剛好在St.Paul、Barbican和Moorgate三站(全部為地鐵)所形成的三角內,參觀詳情可參考官方網站(英文):http://www.museumoflondon.org.uk/ PS 他們發明了一個名為Street Museum (街頭博物館)的App,只要在地圖上選擇地區,再用相機瞄準街景,它便會顯示同一地點同一視角的歷史照片。可惜目前只有iphone版,無緣試用… 檢視較大的地圖

英國唐人街歷史

英國唐人街歷史

這是一篇替學校雜誌寫的文章,因為想欺騙流量的關係(笑),現在把它翻過來發表。 雖然耶穌會士沈福宗早在1682年便成為首個踏足英國的華人,但是華人的集落要到十九世紀初才在英國出現。在鴉片戰爭戰敗後,清朝被迫開放港口通商,不少船公司因而開展了英國與清朝的商船航線,例如行駛上海、香港和利物浦之間的「藍煙通」線 (Blue Funnel Line)。最早期的英國華人都是這些商船上的水手。為了讓放假的船員們有家可歸,船公司在船塢附近興建宿舍供他們局住。因此,利物浦便是全英以至全歐洲第一個華人社區的所在地。 部分水手在轉行後繼續居於港口一帶,所以早期的聚居點中,不論是利物浦的克里夫蘭廣場 (Cleveland Square)還是倫敦的Limehouse區都在港邊。第一間中餐館在利物浦的皮特街開幕後,服務這些水手的餐廳和店舖便像雨後春筍般湧現在華人住宅區中,這就是中國城的前身了。由於水手們勤快,不酗酒並照顧他們的家庭福利,這些華人頗受本地女子歡迎,一部分水手們還跟她們結婚和生育亞歐混血的下一代。不過,很多當地華人生活貧困,而華埠也成為了鴉片煙館和貧民窟的代名詞。到了二戰時期,在倫敦和利物浦已有為數約二萬的僑民。 由於華埠附近港口,它們大多都在納綷德國對英國的轟炸中遭受嚴重的破壞,很多人無家可歸。一些人搬到曼徹斯特和紐卡素,那裏的中餐館分別於1948和1949年開業。而留在利物浦的華人則向內陸發展,搬到目前唐人街的所在地﹣大教堂西面。受到在遠東歸來的士兵影響,東方的食品變得更時尚,可是,目前最著名,位於李斯特廣場(Leicester Square)的倫敦唐人街要到70年代才略見雛形。 由那時開始,中餐業發展蓬勃,到了今天中餐外賣以成為英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更多的華人移民﹣多數來自香港﹣使中國文化更為英人熟悉。其他的店鋪也陸續出現,例如中醫館、超市,已及法律和金融業等的服務。上述四個英國城市,和伯明翰的唐人街在80年代被政府以興建拱門的方式正式承認。 那些中式的巨型拱門標誌着這些華坪的存在,其中利物浦的拱門是中國以外最大的多拱拱門。 到了現在,英國的華埠不再是住宅區。很多華人不再住在唐人街內,或是搬到城市的其他區域,或是搬到了其他城市,例如格拉斯哥和列斯等。華埠則搖身一變成為了展示中國文化習俗的遊客和商業中心。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