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Gardens

英格蘭東北三城記(2):新特蘭(Sunderland)

近來事忙以致文章嚴重脫稿,八月再重新開始,先來繼續遊英格蘭東北的故事。 上一次去完米杜士堡(Middlesbrough),本期去更北的新特蘭(Sunderland)。 在威爾河(Wear)畔的新特蘭,是在紐卡素之後英格蘭東北第二大的城市,在英國是重工業式微和足球狂迷的代名詞,而在國際間最著名的還是其英超球隊:在Google圖片搜尋,頭十張都是球隊的標誌。然而,除了在綠茵場上的表現(近兩季的東北打比新特蘭全勝),新特蘭似乎都屈居於紐卡素之下。單是聽倫敦的道聽途說,你會以為這裡還停留在八十年代。

Dayout on Impulse: Sunderland

A mixture of boredom, interest in an adventure and coincidences in bus timetables brought me to Middlesbrough a couple of weeks...

Peak District 睇樓記

大學開始了,所以又是我寫遊記望梅止渴的時候了。今年整個暑假都在英國,唯一算上去旅行的,大概就是在九月時到了Peak District National Park 小休幾天,過了個很英式的假期。 在於柴郡和打比郡交界,乘着在北部大城市附近這優勢,Peak District是英國最多遊人的國家公園,在全球亦僅次於富士山之後,可見這裡受歡迎的程度。公園佔地廣闊,區區幾天實在不足以領略整個區域之美。不過我對行山這個Peak District最著名的活動興趣缺缺,便把旅程的重點放了在Country House (姑且就稱作「鄉郊府第」,是英國傳統貴族所住的,位於鄉郊的莊園,最佳例子是 Downton Abbey)之中,簡單來說就是去了睇樓。 睇完樓的感覺:實在太厲害了。不怪得貴族們都不介意住在鄉下。

Europe 12′ :世界之窗花園版 Garden of the World

先給大家看張照片,讓大家猜猜我的所在地。 你大概很難想像,但這裡不是中國,不是韓國,不是日本,也不是中東,而是柏林市郊的Garden of the World。對,這裡是德國。 Garden of the World是德國政府和柏林的姊妹城市合作而修建的花園,初建成的時候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園。後來,柏林市政府邀請了來自中國的技術人員,以柏林重新統一為題建造一個中式庭園。庭園在2000年建成後,柏林市政府又邀請了日本、韓國,甚至中東和意大利的專家修建各國傳統風格的庭園,才令Garden of the World有了現在的規模。 由於花園都是由本國的人員設計和建造,所有的部份都用上傳統的興解方法,造得和它們本國的庭園一模一樣。在它們其中遊走的時候,再配合上當天的熱天氣,自不免有置身於亞洲的感覺。 中式庭園是整個園地中佔地最廣闊的,也是歐洲最大的同類庭園。假山,迴廊和湖景一應俱全,就像從北京複製過來了。想不到在歐洲也能看到這麼中國風東西。說真的,我很懷疑,在中國還能不能看到這樣別致的庭園。 若你告訴我,這個佈滿荷花的水池拍於是江南某個小鎮,我大概會相信的。這個中式庭園甚至還有一個茶座,讓遊人在這麼優美的環境試試不用類型的茶。不過,本着很快會回港,我們就沒有試。 繼續看看這個中式庭園的風景。 婉轉的迴廊 我們還看見這個孔子的雕像。根據我極有限的德文知識,上面的名言應該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除了中國的庭園外,韓國和日本的兩園也是焦點所在。 不過,這兩個國家的庭園和中國的不同,都是走簡約風的。...

西班牙獨行記 伴肩同遊西維爾

和加拿大及美國的朋友多喝了幾杯,一直弄到凌晨兩時多,編了個理由後才回到hostel。那時候的我飲得有點興奮,雖然人很累,但想不出要去睡的理由。 走過升降機大堂時,我留意到有個女生一個人拿着手機在上網,想來也是剛喝完睡不着的同路人,便上前搭了個訕。談下來才知道她是個一個人在旅遊的韓國人。對韓國還算有點認識的我便開始和她一句一句的閒聊着,話十分投契。 不知為何在一天半內跑完計劃三天行程的我,找到了幾個Off the beaten track的冷門景點,便問問總共要待五天的她,這些東西值不值得去。「我也沒有去過呀。」 「那妳明天有什麼節目?」 「也沒有呀。」 「那,有興趣一起來嗎?」 「看看明天能否起床吧。」 再也挺不住的我應了句嗯,就回房扮死豬了。至於那個模稜兩可的答案,就明天再想吧。 第二天早上,還是睡眼惺忪的我在Common Room裡吃早餐,和明顯已經準備妥當的她(果然是韓國人^^)打個照面,然後兩人都笑起來了。 她問我編排了什麼行程。我說因為前幾天奇高的效率,所以找了幾個網上看來十分漂亮的大宅去看看,然後再到河的對岸去。她也爽快的答應了。 一起走的時候,心裡跟自己說一定要快快找到景點,否則便很丟臉了。我和她互相談了幾句,才多一點了認識她。原來她是英國的交換生,趁着有假期時便到西班牙走走。依照韓國人的規矩也問了年齡,知道是姐姐後便在onni前onni後的亂叫,笑着笑着的便來到了第一個景點﹣Museo Palacio de la Condesa Lebrija...

西班牙獨行記﹣西維爾.(一)帝國的回憶

西維爾(Sevilla),又譯塞維利亞,一個最「西班牙」的城市。 佛朗明哥舞蹈、《唐璜》、《卡門》、Tapas小碟、酷熱天氣(本市平均全歐最熱)、巴洛克式建築、西班牙帝國的和復活節巡遊,或多或少都在這裡源起。這裡擁有全西班牙最大的舊城區,卻也是區內最大的夜生活中心,實在是個多姿多彩的大都會。在這裡的三天,每天我也是「朝八晚十一」,行程都塞得滿滿的。 本文的副題﹣帝國的回憶,抄考了紐約時報評論晚清政局的文集。西維爾在歷史上曾在幾大帝國治下成為世界其中一個最繁榮富庶的城市,但在現代卻淪為二線城市。可幸是十數世紀下來積存的歷史痕跡還沒有消去,可讓我回來尋訪。

西班牙獨行記﹣文化交匯之地.哥多華

大清早起床吃過早餐,和準備到阿爾罕布拉宮的德國朋友們道別後,便到巴士站坐上長途巴士,離開我實是十分喜歡的格拉那達。和之前坐過的巴士一樣,車廂現代化又有空調,雖然三小時的車程說短不短,但總算舒適。 我的目的地是哥多華(Córdoba),一個在歷史上舉足輕重的城市。哥多華大陸又譯作科爾多瓦,早在羅馬時代已經建城,是羅馬帝國西班牙的首府。由那時開始直到約17世紀被馬德里超越,她都是西班牙以至西歐最大的城市。在摩爾人建都於此的幾百年中,哥多華是西方穆斯林中最富庶輝煌的城市,不但是東西交化共冶一爐的交匯點,還是西方歷史中占據特殊位置的城市。 哥多華舊城裡有很多令人過目難忘的建築,但最著名的必定是大清真寺(La Mezquita),是到哥多華不可能錯過的景點。會找到清真寺不難,只有一到舊城區附近,必然會看見它巨大的鐘樓屹立於天際之上,只要看着它直走便是。終於見到清真寺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有點疑惑:你確定這個看起來像城堡的東西是個清真寺和教堂? 寺裡承襲當地建築的風格,有一個種滿橙樹的中庭,輔以噴泉,想來夏季的時候定會十分涼快。不過,據聞橙的味道難吃無比,我也沒有以身試法XD,便到了教堂內參觀。 哥多華的清真寺早在8世紀便建立,曾經是世上最大的,現在則僅次於聖城麥加排在第二。可是,這座建築現在根本不是一座清真寺:跟很多安達露西亞的穆斯林建築一樣,基督徒收復 它們以後都在原址把它們改建成教堂。有趣的是,這個清真寺本身也是建立於一個舊教堂的遺蹟上的,甚至連為數不少的原材料也是源於這教堂,和更早期的羅馬遺跡的。無論敬拜的是哪一個神,城中敬拜的地點千年來也沒有改變。它在中間經過多次的修建,也有不同宗教信仰的執政者整建使用,所以呈現出來的又是一種特殊的空間氣氛。 甫進去,你不能不被目前的景觀而感到驚訝。好幾百個馬蹄形,混合了回教和拜占庭風格的拱門層層疊疊交錯在清真寺內部。真不知道將近一千前的人是怎麼把這些驚為天人的東西弄出來,又將它們搬到這裡來的。 在門的另外一邊是Mihrab,標示了麥加的方向的一面牆(穆斯林每天都往麥加的方向禱告)。既是對信眾來就極重要的一面牆,自然也裝修得十分華麗有用馬賽克瓷磚鑲嵌的阿拉伯書法以及花草圖案等。 可是這裡還是一座教堂。在西班牙國勢極盛之時,查理五世公然的在清真寺中間建造了一個天主教的禮拜堂,真的可說是Graffiti的最高境界(笑)。為了顯示基督教戰勝了伊斯蘭教,他們在光源上動了手腳:無論在拱門的區 域上總是有點陰暗,但只要踏進教堂的地界,光便從四方的天窗中殺出。教堂的陳設只可用世界級來形容,還是看照片吧。果然17世紀的西班牙是世界第一大強國。 清真寺依河而建,旁邊的便是羅馬橋,顧名思義是由 羅馬年間就一直在所用的橋。在這裡可以一睹河岸和清真寺相映成趣的景色。橋的盡頭上有個箭塔(這個詞語很AOC),原來是個講述安達露西亞的摩爾人生活起 居的博物館(Museo Vivo de Al-Andalus),對歷史有興趣的我(再加上還沒到吃飯時間)便進館一遊。館內有十分詳盡的英文解說,也有一個精緻的清真寺模型。不過,個人略嫌解 說有點美化了摩爾人的統治。另外,買票進場的另一好處是可以登上箭塔賞景看清真寺。    在哥多華只有一天的時間,最後去了Alcazar...

西班牙獨行記﹣穆斯林的格拉納達(二)赫內拉利費宮

今日繼續介紹格拉納達的標誌﹣阿爾罕布拉宮。上集寫過了以宮殿為主的La Alhambra和衛城Alcanzaba,但這個建築群的擁有的當然更多,甚至比它的宮殿更出類拔萃。 赫內拉利費宮(El Generalife)是建築群中的夏宮,在十三世紀由穆罕默德三世(Muhammad III)所建,顧名思義是蘇丹夏天的避暑之處。安達露西亞的夏天十分炎熱,四十度是正常的事,所以夏宮的建設是十分重要的。和主宮一樣,夏宮也是個佈滿水池和花園的花花世界,幾可有置身於天堂的感覺。 夏宮和主殿分別建在兩邊的山頭上,中間有一個小峽谷分隔。沿着往夏宮的步道走,兩旁的盡是經過精心修剪,剛好建成一個個十字形的大樹,走在其蔭中實是涼快。再在前走不久,夏宮的外園便映入眼簾。外園實際上和一路走來所見的景觀差不多,多了的是在中間一條條小運河一樣的水池,和運河交匯之處的噴泉,正好預言了夏宮裡面的風光。 沿着正門拾級而上便會到達夏宮中最著名的部分,也是明信片上最常出現的御溝園(Patio de la Acequia)。在夏宮建築的正前方中,有一被花田環繞的長形水池,還有一條條的水柱,在水池兩旁刻劃出一個個像彩虹一樣的曲線。這種的水力科技居然能出現在八百年前的宮殿中,實在使我對摩爾人的科學水平感到十分欽佩。在萬物初開的春天造訪,我還可以見到花兒在水池的兩旁綻放。花田的設計剛好比地面底了幾吋。所以,當花開的時候,花兒便像是個和地面平行的地氈一樣,十分漂亮。可惜參觀的人實在太多,沒法駐足太久欣賞。 宮殿的設計承襲了一貫的阿拉伯風格,但樓上沒有開放,而在地面層的角度往外看阿爾罕布拉宮被大樹擋住了。 夏宮中另一個著名的花園正是另一邊的蘇丹花園(Jardín de la Sultana),不過,也許是維修中,水池中的水都被抽乾了。沒有了標誌性的水,中間的林木也就變得平平無奇。我只好站在出口的一邊,猜想着這個花園全盛時期的景致。只能說,我可能選錯日子也參觀夏宮了。 在格拉納達的第一篇遊記中曾經提過,天主教的國王們十分喜歡這個城市,甚至還住在這裡終老,他們所住的正是阿爾罕布拉宮。這裡還有一個小插曲。當哥倫布求見伊莎貝拉女王要求贊助以尋找到「印度」的航線,她本來因財政問題是打算拒絕的。但是,在同年攻陷格拉納達發現大量財賽之後,她才改變主意的,於是才有了以後發現新大陸的故事。所以就,若果格拉納達沒被攻陷的話,也許西班牙的殖民帝國便不曾存在的。當然,歷史是沒有如果的。隨着西班牙的海外擴張,這的國家漸漸成為歐洲最強的帝國。其後繼位的查理五世要求在阿爾罕布拉宮中建一座合符其身份的宮殿:查理五世宫。  所以,在這個阿拉伯風格的建築群中,有座文藝復興式的宮殿。從外面看來,王宮是個正體,怎料進去以後竟然別有洞天,有一個使我聯想起鬥獸場的圓形廣場,被數十條圓柱色圍着,甚至還能聽到迴音。現在的查理五世宫分別是兩座博物館:上層是個美術館,下層則是介紹阿爾罕布拉宮的展館。 參觀完查理五世宫以後,我在阿爾罕布拉宮的行程便大致結束了。但是,這裡還有很多值得一看的東西,例如是環繞周圍的一草一木,或是其他的舊遺蹟等,但因門票有限時只能匆匆一遊。 在離開阿爾罕布拉宮的收費區後,因和午飯時間尚有距離,便依旅遊網站的介紹到了位於建築群上方的Silla del...

日本四人行記﹣廣島

承上篇,我們坐着新幹線抵達了廣島,這個(不幸地?)以二戰時期遭受原子彈襲擊而聞名的城市。 對這個城市的第一應覺是:闊。相比起其他稍具規模的日本城市,廣島不管是商店街, 還是行車路都非常寬敞。那種電車雙線再加上行車四線的道路,在日本相信只有廣島才有。跟也有電車網絡的松山比較,在廣島亂過馬路比在松山要危險得多。這也和原爆後市政府重新規劃有關。 到達時,在來線(普通火車)的服務還沒有恢復,電子板跟尾道站一樣沒有顯示下一班車的時間,所以車站附近聚着很多等車的人。在此再一次對於我們安全來到感到幸運。由於比原定計劃早了幾小時到達,在旅館check-in後便到了原本被放棄了的縮景園。 縮景園是日本三大名園之一,(金澤兼六園為首)為廣島藩主作為別墅庭院在1620年興建的。縮景一名是因為它為西湖的模仿,將多處在西湖的景觀「縮」在一起,因而得名。   園內的佈置確有中式庭園的感覺,但天雨過後,蚊子奇多,大家餵蚊一會後便受不了離去,只留上幾張的庭園橋上的合照。接着趁離晚飯時間還有點距離,便到了廣島的商店區八丁堀一帶逛逛。   在某百貨公司的地庫找到了鹽味雪榚。本來在踩單車的行程中的一站使是副該店在島上的總店來一客,現在雖然踩車不成,吃了雪榚便當是安慰獎吧。 不一會逛到晚飯時間,坐電車回廣島火車站的食街,目標自然是廣島燒。根據滔哥的資料,大部份的名店也在那裏有分店。為了省卻在晚上找那些小店,我們決定還是在那裏解決晚餐。至於在食街上的那家店才是最好?我們根據市場定律,選了最多人排隊(特別是本地人)的那一家。全店也有英語菜單,三位阿哥對於不用再靠我翻譯感到很高興,豪言不再需要我...若不是我,你們可能還在尾道等那不來的火車...   這不是我第一次來廣島,所以廣島燒是吃過的,不過那時是隨便選了一家店,吃起來硬硬的,算是中伏。這次再試,只能說市場的無形之手果然「有料」,這次連着烏冬一起吃,醬料不會太咸,其中的魷魚也很彈牙,果然是水準之作。也是在這個時候,在電視看到新聞,才知道那天的雨勢是這麼的嚴峻。 折騰了一天,都累了,在電車上睡得昏昏的,略加梳洗倒頭便睡,準備明天到原爆博物館和嚴島神杜,還有回大阪的夜巴。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