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Czech

Europe 12: The Two Synagogues

Once home to a large Jewish diaspora, the Jewish Quarter, the Josefov, is a major tourist area in Prague, situated...

Europe 12: 兩座猶太會堂

  就在舊城廣場附近的猶太區是布拉格的猶太人曾經居住的地方,而現在則是市內的一大遊客區。跟各地的猶太人聚居地一樣,猶太會堂是這個區域的中心,也是最重要的建築。作為「耶穌的殺手」,他們自然不受基督教的歐洲歡迎。事實上,猶太人的歷史就是無窮無盡的的歧視和迫害。然而,他們還是在猶太區內默默保持自己的信仰。 布拉格有好幾座猶太會堂。也許是猶太人實是求是不亂改名,只要他們才想得出「舊新猶太會堂」(Old New Synagogue) 這個真心很難讀的名字。這是布拉格的第二座,代替了一座更舊的,也是目前歐洲最舊仍在使用的猶太會堂。 舊新猶太會堂應是個榮神的大殿,但看起來卻像一間簡陋的小屋。門小得幾乎要爬才能進去那因歲月而沉降的小屋內。這看起來最少有過千年的歷史(但事實上是十三世紀的建築)。門的旁邊坐着幾位理論上在賣票,實際上在小聲閒話家常的婆婆。要直到我們爬進那扇小門打算買票後,她們才發現了我們的存在。猶大會堂除了是個敬拜的地方,還是一個社區中心。 其中一位婆婆賣票給我們, 然後告訴我們:因為這裡是個敬拜的地方,所以請你們蓋着頭才可以進去。就在我們有點不知所措的互望幾眼時,她忽然從不知那裡拿出幾頂猶太人的小帽交給我們。這樣就可以進去了。裡面比起想像中的要寬敞,樓底很高。雖然是這樣,但房間還是很小,大概只能坐三四十人。我嘗試在腦海中想像猶太人在這裡敬拜的樣子。 傳說會堂中住着一隻泥造的怪物,用來保護猶太的社群。連猶太人也覺得需要這樣的一個東西來保護自己,那時他們受到的迫害可見一班。 你可能有發現,這篇文章的第一句說猶太區是猶太人「曾經」居住的地方。為何要加上「曾經」一詞?答案:因為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這也是為什麼Pinkas Synagogue是本次旅行中最悲慘最heavy的一處。它不是什麼特別亮眼的建築,但它肯定有在世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那裡有人名。很多,很多,很多個人名和他們的出生日期。和死亡日期。猶太會堂的內牆上記錄了每一個在大屠殺中遇害的捷克猶太人。能找回記錄的都在, 一共有77,297人。二戰時,捷克(那時叫捷克斯洛伐克)差不多是希特拉攻下的第一個國家。所以,他也有最充足的時間去「解決」猶太人這個「問題」。後果就是以下這樣: 名字佔據了牆上的每一個角落,由天花的頂點直寫到最底。人名密麻麻的就像在看字典一樣。整幅牆除了個人資料以外什麼也沒有。若你再細心點看看那些人名,你大概會在心中感到陣陣寒意。整張名單是先到出姓氏,再在後面列名字的。也就是說,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又一個整家人消失的故事。不論是祖父母輩的還是牙牙學語的嬰兒們,全都在幾年內就不復存在了。 會堂的上層還是一樣。都是人名。只不過從上層可看到其中一方兩層高的牆的全貌,真切的感受一下這些人名在你心內帶來的重量,和那不能呼吸的感覺。上層另有一個房間,展出了那時候的小朋友所畫的畫。只是過不了多久,他們的名字也成為了牆的一部分。 諷刺的是,希特拉本來打算在布拉格的猶太區中建立一個「被消滅民族紀念碑」。因此,他雖然是把這個民族的人都消滅了,猶太區的建築物卻被完整的保存下來,成了歐洲所剩無幾的,在二戰沒怎樣被破壞的猶太人聚居地。 若你想在布拉格找個輕鬆開心的地方看看,那千萬不要來這裡。不過,若世上真的有「歷史教我們的一課」的話,大概就會是這個樣子了。但願這類佈滿血跡的事件不用也不會再發生。 上一篇:布拉格古城區

Europe 12: Old Town, Prague

The Vltava river is, of course, one of the best sights in the magnificent city of Prague. Nevertheless, when Prague...

Europe 12:尋訪布拉格古城

  布拉格的伏爾塔瓦河固然壯觀,但若然說起布拉格,人們首先想到的還是城堡和古城區內由中世紀起便一直存在的古典建築群。 河終究只是陪襯,沒有了這些令人嘆為觀止的美麗建築,布拉格就不是布拉格。 大概每個來布拉格的遊客們的第一目的地,都是古城區中的舊城廣場。 古城區中的道路大多迂回曲折,特別是有車行走的路段,車子會將路面的面績佔去大半,有時還要讓路給它們。但是,古城區中的道路大多通往舊城廣場。廣場上和周圍很不同,是市中心少有的開揚。

Europe 12′: Prague- The Three Angles of the Vltava river

Prague is always a must-see city. Having wondered around this classical yet cosmopolitan city for three days, it is difficult...

Europe 12:布拉格.伏爾塔瓦的三個角度

人一生總要到一次布拉格。 在這個紅頂金壁的古典都會遊走三天,已使我樂而忘返。 不過我認為,布拉格風光明媚之處在於河上。若沒有了伏爾塔瓦河(Vltava)在環繞,兩岸的城堡橋樑房屋街道將會大為失色。淡藍色的河水,是暖色建築的最佳陪襯。 所以,到布拉格必遊河岸。待了三天,從不同的角度看過河岸兩旁的景色,最喜歡的還是以下三個 有河流的地方自然會有橋樑。而在布拉格,最著名的橋非查理大橋莫屬。這座十五世紀初完工的大橋,是布拉格繁榮的象徵。 從我們住的旅館,也就是舊城區的一端出發,首先看到的是過橋的塔樓。這裡以往是收過橋費的地方,現在則是遊客們拍照的第一點。黑色的塔樓在周邊被粉飾的建築之間顯得特別醒目。 然而,作為遊客的我,目光卻被前方的風景吸引着。沿着橋向城堡區的方向走,這裡是布拉格最著名旅遊點的原因就變得很明顯了。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以下的情況:在橋的中間,前方山上能看到布拉格城堡。在兩旁的橋邊上,放着一個個歷史人物的雕像,被時間醺黑的人像靜靜的注視着幾百年間往來的人群。橋上有賣紀念品的小攤,還有幾個畫家,即席繪出這裡的景致。    站在其中,看着前方一個個背影,不用Instagram也顯得很文藝。 同樣的景色,晚上看卻是十分不同。沒有香港繁華卻又有點嚇人的燈光,河只是安詳靜靜的在城旁流逝,當上城堡的陪襯。 要看到第二個角度,要花一點力氣。Petrin是布拉格城堡再上山的一個公園。從小城區沿着步道上山,景色怡人,但要走約30分鐘。另一個上山的方法是坐纜車,景色一樣的怡人,但前提是你能擠到窗邊位置的話。  Petrin的山上一直都是布格拉人的後花園,花草樹木甚多,感覺也比街上涼快。這裡是卡夫卡和米蘭昆得拉的小說中的重要場景,現在則是個空氣中透出古典風的公園區域。 這種地方很容易讓人聯想起巴黎這種文化之城角落上的花園。剛好這個「小巴黎」就有一座屬於自己的巴黎鐵塔。這座塔雖然只有60米高,但立在山上這個制高點,整個城市的景色,和壯觀的伏爾塔瓦河都在此一覽無遺。 要上這座塔同樣有兩個方法:它和巴黎的「真身」一樣,都有升降機連接到頂上的觀景層。只是這個方法要比走上去貴一倍。最後選擇走299級的樓梯。13段13級的樓梯,在走下來的時候算過了。 這座塔和巴黎鐵塔一樣,有兩個觀景層。角度不同,但景色依然華麗。這個有幸逃過二戰戰火轟炸的城市,帶給了我們一個回到過去的按鍵,看回歷史時的繁華。 建築物在河的兩岸經數百年的時間建立起來,一致的紅屋頂和黃色牆身,讓人感到很夢幻,同時又很溫暖,和淡藍的河水看來截然不同互相輝映。 布拉格的新城區就建在古城區的南方,從在河對岸的鐵塔觀看自是一面了然。包圍着古城區中美倫美奐的房屋的是蘇聯風千篇一律的住宅大樓,再加上再這二十年來開放後新建的高樓,和布拉格給人的古典印象格格不入。不過城市在保育的同時總要發展,重要的是如何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不過,作為一個尋訪古典味道的遊人,我實在覺得,幸好捷克的各代政府從沒打算/有膽量拆掉整個古城區。   在布拉格,有空的話都值得到Petrin的山上看看風景和遊覽一下。除了這座巴黎鐵塔外,這裡還有幾個漂亮的花園(遊覽時玫瑰正在盛放,使明明正走往纜車站的三個男生都停下來看)和一些適合小朋友的遊樂設施。三個角度之中,還數這個氣勢最滂渤。...

Europe 12:布拉格的足球狂熱

和幾個月前去西班牙一樣,我又再一次早一晚來到機場預備出發,等候明早出發坐廉航到布拉格。只是今次不再獨行,身邊多了兩個曾一起到日本的老戰友。 搭了數次廉航的我,清楚登機的程序,所以一路也相安無事的飛抵捷克。從海關走出,看到那符號亂飛,一點也不明白的捷克文字,便知道我們的歐洲之行就此展開。 我們所住的旅館位置優越,就在名勝查理大橋往舊城區廣場的大街上,周圍滿滿都是遊客。接待的旅館東主十分友善,不但容許我們早上就Check-in,還教我們如何在這遊客區中尋找本地人的餐廳和酒吧。 經過了一整個早上的折騰,幾個人都累了,便照着旅館的介紹到了間傳統的捷克餐廳。價錢果然不貴。波希米亞地區的食物和德國相似,所以便索性叫了隻肉很鮮甜的豬手來滿足我們這群食肉獸。 稍經飽餐後便到布拉格的中心地標﹣Old Town Square。記得年前來的時候,每位遊人的的焦點都落在廣場上的天文鐘上,人人都目不轉睛的留意着整點時天文鐘的雕塑活動。不過本次前往時,眾人的目光都落在廣場中央龐大的電視屏幕上。那天正好是歐洲國家盃的決賽,由意大利迎戰西班牙。(到了現在,相信有留意的各位都知道比賽結果了吧) 這個大電視由現代贊助,所以場中間還泊了幾部現代的車展出。 本來我們打算找間酒吧看比賽的。不過,一來不清楚價格行情,二來甚少有機會和這麼多人一起看比賽,最後還是回到了廣場。不過, 比賽要到晚上才開始。這天悠閒的走了幾個景點(另文詳述),又回酒店差差電以後,我們才施然的到大電視下找了個位置坐下,手中拿著一杯啤酒等待比賽開始。 此時,台上有隊好像叫Pub Animals的本地樂隊(好像是這一隊)作暖身。這隊東西,完全符合了我對Euro-Pop瘋狂的幻想迷思。幾個看起來還是大學生的男子,結他和鼓以外還有小號,全是英文的歌詞更是怪誕離奇,除了一句「我的PS3手掣壞了」以外全部都是不明所以。以下附上他們在Youtube的片段供大家參考。 說回比賽。雖然沒特別支持那一方,但因為學過西班牙文,對西班牙總是有些情意結的。同行的人裡更有西班牙的死忠支持者,所以我們一行人就變成了西班牙隊的粉絲了。然而,我們卻在沒留意的情況下跟意大利隊的狂熱派粉絲坐在一塊。頭十幾分鐘可說是我看足球以來最驚險的時刻:大衛施華沒多久便替西班牙先開記錄,西班牙隊的進攻如行雲流水般賞心悅目且一浪接一浪。這絕對是使我們振奮的消息。只是,被愈來愈不滿粗口橫飛(意大利文和西班牙文相像,故此我也懂一點,更何況粗口只要聽語氣便能分辦。)的意大利人環繞着,使我們連跳起來慶祝入球也不敢。畢竟,這只是行程的第一天呢。 幸好天公救了我們一命。 正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忽然下起一陣不似會停下滂沱大雨,雨勢之大,有傘的沒傘的都活像變成的潛水人一般。眾人爭相走到大電視後面的有蓋地方暫避。可是,我們三個男生又怎能抵受到看不到比賽這大缺憾呢?便毅然決定冒着大雨觀看。雖然三個人撐一把傘和沒撐分別不大。啊,我們還站回了西班牙粉絲的那一邊。 然這是有回報的。在大雨下,我們見證了下半場西班牙隊兩個把意大利隊置於死地的入球。也許是西班牙的支持者本身就多,或是原本中立的球證看到西班牙大勝便轉而支持西班牙,布拉格的舊城廣場變成了一個慶祝西班牙奪魁的大型嘉年華。雖然雨還是一樣的大,雖然我們連晚飯也沒有吃,但心情還是興奮的。 我們躲進了一家酒吧一面吃晚飯,一面觀看頒獎儀式,順便擦擦身上的雨水。想不到,在捷克這個和決賽兩國不相關的國家,看比賽也能如此過癮。足球果然是世界語言。 就這樣結束了在捷克的第一天。 延伸閱讀: 布拉格.伏爾塔瓦的三個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