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關西遊學紀行

關西遊學紀行﹣帰る場所

在剛過去的聖誕節,趁着有機會,和我家一同去了趟日本。雖說是去,但其實又可以稱為「回到」。為了回去見一下九月時認識的朋友,特別是學年將屆準備回國的交換生們,便決定到關西去。 大阪城。Finally 不論是過關,拿行李,還是坐火車進市區,這些本來煩瑣的步驟,在我看來也覺得很特別。畢竟,在過去的幾個月來,我在日本的時間雖只有區區數週,但還是比在香港待着的時間要多。 Homestay的時候住在難波附近,本次旅行住的也是那邊。雖然難波的街道車水馬龍,但可幸的是我居然還認得,走在街上很有親切感。不過,難波也是遊客區,心存一顆遊客之心,不時在這邊走來走去的我固然比較熟悉吧!我甚至還被人問過路…雖說到日本是我很想,而且十分有幸地經常做的事,但大阪也有很多我還沒發掘的角落。舉一個超明顯的說吧,來了大阪X次,我終於登上了旅行團必到的大阪城天守閣,完成了「到此一遊」的任務。(下次再去可能是十年後的事…)而且,從大阪出發,也有很多我想去的地方。 本次跟着我家的車到了四國。如果正看着這篇文章的你,覺得這blog上的遊記進度超慢。Brace Yourselves:更多排期中。 一場來到,當然要去見見朋友。在學校待了不算久的我,在那裡的朋友不太多,所以就沒有特地回去了。(再加上,我實在不想再從火車站走那段二十分鐵上山路到學校去了)只找了我的Homestay Brother,和幾個經他而認識的交換生們,見個面吃些什麼。這些交換生來由五湖四海,有加拿大,美國和澳洲人等,而我最熟的一位則是挪威來的。如果這個冬天不特地抽時間來一聚的話,真的不知道到何年何月才會再見面呢。 這群人的年紀都要比我小,最遠的差不多三年吧?但和他們相處起來卻感覺不到這年齡的差異,玩起來的時候也能打成一片的。一個人在外,這群留學生們比較成熟是必然的,有時候還能和他們討論一下認真一點的話題。(呃,所謂「認真」是指AKB以外的東西?) 還是說我是個傻大哥?個人傾向是這樣XD 相約見面地點的時候,我二話不說便決定了三宮駅,並隨便說了東口,心地裡暗自希望我心中的那個「東口」確實是真正的東口。當我發現自己正確的時候,真是鬆了一口氣:原來的還記得呢。 和這群人一起,每一次的活動總有唱K的份。在日本唱,和香港的分別很大。在香港,K房的裝璜像是高級夜店般的華麗,都讓我有點嚇着的感覺。以前想,既然日本才是カラオケ的發源地,那裡的設施應會「更上一層樓」吧? 事實上,在日本唱K可說是:簡陋。咪從來也不夠分。點歌的屏幕是是二元黑白兩色的。歌曲的原裝MV接近沒有。總是聽到旁邊房間的尖叫聲。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和朋友們一起相處的時間。即使沒有什麼特別,不是什麼豪華團也沒關係。也許下次再見是很久而後的事,但總會再見的。 日本果然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地方呢。這次教書的經驗很難得,也使我更想想未來會不會再來這裡留較長的時間吧。 從三宮回梅田,為了省下幾元,有點繞道的坐了以重上學時必坐的JR東西線。回程是iPod放着是青山黛瑪(青山テルマ)的一首歌,名叫帰る場所,歸處。 http://youtu.be/nc0IvC-2LCQ さよならはお別れの言葉じゃなくてまた会う約束なんだよ だから 再見不是分別的言語,而是再見面的約定。 經過平時該下車轉乘地鐵的一站。海老江。我跟自己說,會再來的。然後很奇怪的,讓電動車把我從月台拉走。

關西留學紀行﹣我的Host Family

在上一篇文章寫過我所教的學校後,今次就來說一下招待我的host family吧。 第一次和我的host family廣尾家聯絡,是透過學校寄來的一封電郵。上面很寫着的是這一家人的資料,還很日本化的提供了家族所有人的年齡,是很典型的日本家庭,一共有三個小孩,兩兄弟和最小的妹妹,三人之間差的都是兩歲。 當然還有這一家的地址。日本的地址不容易理解,我在Google Maps中搜尋了好一會,才發現家的大約位置。我的host family一家住在堀江,一個很靠近心斎橋而且近年來漸成新興潮流區域的小區,家的附近有好幾個漂亮的小公園和很多別樹一格的雜貨店。由家中出發到另一個年輕人的區域美國村(アメ村)亦只需約五分鐘。唯一的問題是,由這裡到學校要差不多一小時,還要轉兩次火車。也許是學校知道我只會在關西待上一個月,所以讓我住在大城市裡吧。從第一天到家的時候我就發現,能住在這一個優越的地段,再加上三個小孩和我這個exchange四個口,這個家自然是有一定的經濟能力的。畢竟,能在日本駕德國車的確實是非當則貴的。 我的「家」是一座四層樓的房子,距離地鐵站太約五分鐘,在公園後方的一條小路上。雖說有四層,但和日本大部分的房子一樣十分窄。四層樓的最低層是お父さん的公司(我相信是保險公司?我也不確定。)和車庫,上面的三層才是客廳和住人的地方。 我的「房間」和房子的最上層,本應是待客的地方,所以我有一部大電視供我自己一個人看,甚至連雪櫃也有。反正睡也是在地上的床鋪上。不過,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樓下的客/飯廳活動,一是因為下面比較涼快,二是可以多點和家中的人說話和看電視之類。 Host family中,我最熟的當然是那幾個小孩。呃,說是幾個,其實只是和二男和小妹比較熟悉吧。長男是個高三學生,正努力準備十二月的大學入學試。還記得聽他說,他的目標是早稻田大學。在此為他送上一句加油。 二男今年高一,因為和我讀同一間學校的關係最為熟稔。單是坐車上學也有很多談話的機會。同時,我在學校的朋友和校外認識的其他國際交換生多數都是透過他而認識的。雖然我和他之間有着四年的差距,但我和他以至這一群人的相處起來感覺也不錯,比我想像中的要成熟。也許只是我童心未泯/太過白痴?而且因為他也喜歡運動,有時一起打也很高興。至於年紀更小的妹妹只是初二,就像很多香港的學生一樣好像什麼時間也在上興趣班,所以經常也看不見。就樣這篇文章所說,日本的青少年全都忙得要很。 因為我對日本的流行文化素有留意,和這兩兄妹都話題不缺。我們甚至還在某次歸家的途中忽然興起的唱BigBang的Fantastic Baby。不懂日文歌詞的他們和只懂韓文版的我一起在中間的rap段上亂唱幾句,然後再一起大喊副歌的FANTASTIC BABY! 要說我的host family,當然還要說說お母さん。就像很多日本的家庭一樣,お母さん是個家庭主婦,一天到晚都在做家務的那一種。家中各人的時間表不同,所以也就苦了她,有時候要弄三次早飯三次晚飯。說起飯菜,就樣我貼一些照片好了。 自家製咖哩飯 和很多日本主婦一樣, お母さん是韓劇飯,所以某晚的晚餐就變成了韓國菜...

關西遊學紀行﹣我所教的學校

幾個星期之間,我由一個英文老師變回一個普通的大學生。 在日本之旅早已結束之時,或者是時候寫一篇總結的文章。 就先從學校說起吧。 我所任教(?)的學校位於大阪和神戶之間的芦屋市。作為全日本唯一一個不准許PACHINKO店營業的城市,大家也大概可以想像到,住在那裡的都是非富則貴。若以香港的地區來比較,那裡不是山頂也是半山區或是九龍塘之流的地方。在每天走上山的辛苦路程之中,周邊經過的盡是豪門府第(真正的豪宅果然都是遠離公共交通設施的,世界上那裡有在地鐵站上蓋的豪宅)。而我在這裡見過的士的次數也遠比其他日本城市要多。 學校位於離火車站頗遠的山頭上,還是一座私立的男子高中。啊,這還是一所escalator school,也就是說由初中部一直開到大學的學校。漫畫中的學校經常使用這個設定,以便解釋主角們為何十幾年來都是同班同學… 完全就是日本動漫中貴族學校的感覺吧?

關西留學紀行﹣海遊館

19日的「敬老之日」,使我在日本短短的幾周之間也經歷過日本的「三連休」。這個三天的假期,對於很想花時間看看大阪的我,當然是個喜訊。 趁着這三天較空閒的時間,便當回遊客的「本業」。更何況,這次還有朋友同行。之前被host family拉去參加不知什麼的報告會的時候,居然碰到香港人,便決定一起遊覽一下了。 至於要去那裡?就是大阪其中一個最著名的景點﹣海遊館了。 兩年前,我和朋友們曾一同遊過關西。(這也是本博客的起端,詳情可以看看這裡)那時候,大部份需到此一遊的著名景點都已遊過一遍了。可奇怪的是,我們卻沒有到過海遊館。除了入場費偏高外,說穿了就是覺得遊水族館沒什麼特別吧。 但在這個不尋常地高溫的九月太陽下活動,確實是件苦事。這時候,一個溫度適合企鵝生活的地方就十分吸引了XD 海遊館樓高八層。水族館方在這座樓中搭建了彷似太平洋沿海各地的生態環境,供不同類型的動物居住。所以,去這裡一遍就像環遊世界一樣。

關西留學紀行﹣日本學校的一天

在日本教書已經兩個禮拜,總算是有點了解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了。以往來日本旅行的時候,發現街上好像任何時候都有穿制服的中學高中生在街上留連。到了來這裡和我的host family住後,我就發現我host family好像總是十分累一般,經常倒在梳化上就睡。 飯堂和棒球部 可是,在跟我的host family一起住了兩個星期後,我已經完全了解到為個他們總是會如此疲累,甚至乎已經加入了在梳化和地上小睡的大軍了。本文將會介紹一下日本學生日常生活作息的時間表。

關西留學紀行﹣當開學遇上人身事故

上星期一是開學日,也是我首次由學生變身成老師的日子。這個名詞套在自己事上,真是十分不習慣。 開學的第一天,因為host family的弟弟要考試的關係,我們反而可以遲一個小時,九時半才上學。然而,我卻還是在七時左右便被叫醒,再到樓下吃了一個豐富得過份的早飯才出門口。但是,那天的旅程卻沒有一點兒的輕鬆。 因為, JR有人身事故。 所謂人身事故有很多種,但大部分時候,表達的就是「有人跳軌」的意思。

關西遊學紀行﹣難波Local Style

去大阪的遊客,沒可能不到心齋橋和難波。這兩區可說是遊客的必到之處,也是我在關西中最熟悉的一個區域,在大路上總不會迷路。 來到大阪好幾天,我終於第一次到了心齋橋。 不過,這次我的身份不是遊客,而是交換生(實際上還是一個老師XD);和我一起來的也不是父母或朋友,而是幾個日本學生,和幾個比我要待得更久的交換生。 雖然心齋橋和難波的商店明顯以遊客為主要目標(嗯,應該就是手持銀聯卡的遊客,不但能用,而且到處都有折扣),但這裡還是日本年輕人流連的區域。 這次,就讓我用「本地人」的眼光,來看看這個大概你和我也去過的地方,做些比我更年輕的事。

關西遊學紀行﹣出發遇見彩虹

這個暑假確實多姿多彩。繼旅行及回港後各種難忘的經歷後,現在我正睡在大阪一民宅的堂上寫這篇文章。 到其他國家生活一直是我想做的事,特別是日本,一個旅行愛上的地方。我的學校和兵庫縣的一間學校有連繫,他們每年都會派交換生到英國的學校。作為交換,我校的學生則會到日本當Teaching Assisstant。當我得知這個計劃以後便立即報了名,再搞了好一會的手續,我便出現在關西機場了。我要去的學校在芦屋市,是一個在大阪和神戶之間典型的睡房城市。因為要先和host family見面,所以要先到神戶去。由關西機場到神戶,最快的方法,居然是坐船。 船在大阪灣上風馳電掣,用了不到半個小時就到達海港的另外一面。不過,這樣的速度倒也不是沒有後遺症的,即使在上岸以後,我的頭裡還有一點點暈的感覺。如果你害怕暈船浪的話,還是坐火車到神戶罷了。 我Host Family的媽媽和二兄到了學校接我,再帶我回家。雖然學校在芦屋,他們一家卻住在大阪市中心,離難波十分鐘步程的小區內。以後每天上學轉兩程火車約一個小時再步行上山,比起我自己上學的距離要遠得多。畢竟我以前住在宿舍。 坐車回大阪的時候看見了彩虹。 我的host family家中一共三人,然而比較熟的就只有讀我的學校排名第二的男生。大哥正在忙進大學的事,一天也見不了一次,小妹則是什麼也不理的感覺。也許再過一會以後會更認識吧。 下一章:難波Local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