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The South

倫敦短線遊 — 英格蘭的朱古力盒・Rye

歐洲之星的英國段落,是國內僅有的「高鐵」,拉近了倫敦與南海岸間的距離。不少數十年間半死不活的小鎮,在鐵軌的帶引下,忽然變成一日遊的熱點。 本次到在倫敦東南的Rye一日遊。列車速度之快,從倫敦中心出發一小時稍過的旅途,穿過的除了約120公里的泥土,還活像「回到未來」中的Delorean跑車,加速的時光倒流800年。 有咩咁利害?Rye是英格蘭保存得最完整的,最像明信片風情畫的小城。 從火車站出發往Rye的中心去走,步過每城總有的石屎樓一兩座,從建築物料去數算倒退的時間軸 — 由紅磚再到木板,只是街上泊滿的是汽車而不是什麼皇公貴冑的坐騎,才能確認本年不是1374。 然而從位處內陸高地的高街一看,你大概不會相信,Rye以往三面環海,是英格蘭最重要的港口,中世紀時往來歐洲大陸的交通要衝。然而港口因淤泥的堆積,以及愈來愈大的船隻,讓Rye的地位漸漸的被Dover或是Southampton等「現代」港口所取代,經濟向下再被遺忘。 不過幾百年前的經濟衰退,是現在的收益 — 因為英國人對過去有種竭斯底里的迷戀,特別鍾愛古建築,Rye完整的中世紀市街景,再加上高鐵資助,現是英格蘭最富裕,最整齊的小城之一。 在灰色橙色的雨下秋天來,更感那種英倫風味的浪漫。 要感受Rye,沒有什麼必去的地點,更沒有特別行程的介紹;只需在街頭的古樓一座座中遊遊蕩蕩,完全滿足任何Instagram的需要,參觀一下近年像雨後春筍般湧現的個性小店,再很英式的享受一個下午茶就是了。 特別要介紹的去處,是Mermaid Inn「人魚宿」。嗯,擁有自家Wikipedia條目的酒吧/酒店,自然有點名堂。這座Pub,大概是英國傳統集大成之最: 首照英國日常,一條普通街道,房屋十有七八年老過美國。Mermaid Inn把這推向極端。目前沿用的建築是所謂的「重建品」,但重建日期是不止是咸豐年間,而是⋯⋯明朝初期,哥倫布還未出生之時。 歲月的沉積,故事可多了:樓下的酒廊,據聞莎士比亞在此表演過 — 瘋狂的是,對莎士比亞來說,Mermaid Inn已是間百年老店!...

諾域治Norwich – 隱於市的名城

諾域治Norwich,是東英格蘭地區的最大城兼非官方首府,向來因在英國偏僻的一角,而不受遊客青睞。不久前有點無聊時隨意的到了一遍,發現那裡雖然名不見經傳,但內裡令人驚奇的有趣,是個漂亮得有點過份的古城,既然和倫敦的距離不過一個半小時,就來消磨一天半天吧。 從Norwich經典紅磚的火車站出發,嗯⋯⋯你大概會覺得我在撒謊。誠然,那一帶的建築和英國一眾城市都是同一個灰黑的樣。但你只要從火車站往舊城區的走,不過十分鐘的路程,兩旁的景觀像時光倒流一般退回古早世代,直至看見Norwich中世紀的城堡,漸漸的了解到,為何有說,Norwich是英國最完整的中世紀城市。 在那久遠的年代,Norwich一帶土地肥沃,農業蓄牧業蓬勃,再加上低地國家隔海相鄰,紡織業特別發達,是英國除倫敦以外最富庶的地區 — 有錢,自然有閒情逸致擴建家居,所以Norwich中世紀的建築特別多;只是到了工業時代,Norwich因地理不便,漸漸變成一片發展死水;不過發展不成又有其好處—舊城區多半避過近二百年來的新發展以至戰火空襲,保存著以往的模樣。 乘著到訪那天陰晴不一的天氣,在Norwich的舊城區裡,來來回回的遊遊蕩蕩。 趁著那時還是陽光普照,我先到了Norwich諾曼風格城堡去;這裡雖有千年歷史,但卻依然的聳立在城市最高點的一小山丘上。城堡內部目前在修補中,但我仍然依稀的能夠從腦海中拼湊中以往王公貴族生活的狀況。 小山丘的內裡被掏空,變成了城堡「地庫」,是Norwich市立博物館的藏身之地。展品雖然吸引,但老實說,我之所以逗留了好一會,多少是下雨天的關係。 有點餓,於是去看看Norwich的市場—數十個七彩繽紛的固定攤位,在市中心的廣場之中。裡面所賣的由最傳統的豬肉批店,到hipster十分的手工啤酒,再到目前英國周圍都是的電子煙店,七百年的古市場,還挺能應付現代的需求。 「下山」後,以為時間適合在中世紀的古樓群之一參觀若干,只是當天的天氣實在英式,雨下下停停的,做就了不少到商店裡避雨的機會。 大概因為是個大學城,Norwich市中心的書店和文具店,很有文藝氣色的。我沒有Norwich是個文藝城市這印象,於是對此發現有點出奇的驚訝,不過是個愉快的驚訝就是了。 若要選Norwich景點中的第一,那大概是Norwich Cathedral;在城市之中自成一角的恬靜,以我在英國的經驗之中是最宏偉漂亮的數個,和York Durham得佼佼者比得上之餘,參觀時不用入場費也不用和人迫來迫去。 就看看這個場景—這是Elm Hill,不過是舊城區的老街一條,拍照之前的一刻,我剛在某精品店中躲避忽然的冰雹。那一刻覺得這個城市,比想像中的想聽過的要漂亮得多。常說不能從封面判斷書本;大概也不能從刻板印象判斷城市吧。 也好,又有到新城市的好藉口。旅行之間能尋找到的,又不止是一個Social Media Post。(呃—當然這也是個Social Media...

伯明翰 — 珠寶角落 Jewellery Quarter

伯明翰 — 珠寶角落 Jewellery Quarter

繼續在West Midlands – 西密德蘭遊蕩。承上集,這都會區的重心是有「千行之城」(”City of a Thousand Trades”)之稱的伯明翰,我亦自然有一遊。 回想上次到伯明翰,已是2011年的事;是那些年熱血得到體育館追看羽毛球的年代;相比現在,確實仿如隔世。 伯明翰,在刻板印象中總是陰陰雨雨,而且無甚有趣之處;本次造訪時…證明印象之所以刻板總有原因 — 縱是夏日,卻極為陰冷,於是抵達後的第一件事,是在車站旁的商場陣中買件外套… 至於值得一遊之處嘛,其實不少,只是要稍稍離開市中心的商場陣而已。旅程的起點,是伯明翰城的第二車站摩爾街Moor Street。和重建後絕對後現代的第一車站新街New Street,Moor Street像時光膠囊一般停留在1920年代,整齊的紅磚和典雅的指示牌,讓人以為這是個保存鐵路的終點站。 從Moor Street出發坐一個站,就能到達本日目的地 — 伯明翰Hockley的珠寶區;就連車站也是叫Jewellery...

Wolverhampton 胡佛漢頓 — 藝術綠洲?

Wolverhampton 胡佛漢頓 — 藝術綠洲?

OK,「不是最差」當然不是城市旅遊局的口號;在這有點平凡的城鎮裡,有個不太平凡的旅遊點,也是我專誠一來的原因(OK,我承認,作了藉口坐電車,是原因之二)

My Favourite Towns of Britain – Aberystwyth

Just the word "Aberystwyth" conjures up the image of Celtic mystery. Nobody knows how to pronounce the name; nobody know where the town is situated. Perhaps the only “town” deserving of this epithet in mid-Wales, it’s at least a three hour drive from anywhere resembling a major city: if travelling from London, it’s generally quicker to reach the Mediterranean. By rail, it’s the terminus of a single spur, spitting off from the already little-trafficked Cambrian Coast line. It’s very much end of the journey, and worthy for that alone.

Norwich – Norfolk’s Pleasant Surprise

There I was, as per usual, hitting the (rail)road last bank holiday weekend. My journey took me to East Anglia....

UK Travel Catalogue – 英倫旅記目錄整理

UK Travel Catalogue – 英倫旅記目錄整理

去過的地方,有些覺得值得介紹的,便在部落格中寫下一兩個字。特別是在國際旅客之間不熱門的去處,相信在網路上能搜羅到的資訊亦較不齊全,我自然更需要站前來寫遊記吧。記憶深刻的地方,其實比寫過的地方要多得多,只是我一貫慢吞吞的作風,在旅程完結後數月也未曾動筆,也就好像太遲了吧。

Where I went last weekend: Wrest Park, Bedford

It took about 10 minutes to walk between Bedford’s railway and bus station, winding through some typically suburban lanes. En-route, there was a modernist Italian church, with the Italian tricolour and the EU flag flapping on the buntings outside; a West Indian social club, draped with handbills for a Jamaican independence day bash; a Polish club, with Euro-pop emanating from the attached bar; and a mosque, dome almost like a Russian Orthodox Church, with taxis parked outside. Middle England.

英國漁村風情畫 — St Ives

把場景從蘇格蘭的西海岸,搬遷到英格蘭的西南之角落。春初的陽光有點多愁善感,時晴時陰的決定不了是否盛放。我在西Cornwall一偏僻的小轉車站,等著到St. Ives的列車。 想起英國小鎮,腦海中總浮現出海濱的小漁村,白牆粉擦的小磚屋,伴以停泊在石灘上的迷你漁船一兩艘,再加海鷗數隻,藍天陽光下的雪糕筒等等,經腦海中的水Instagram Filter修修,活脫就是一張現實版的畫布。

Bristol 布里斯托 Clifton的幾杯咖啡

要說Bristol最雅緻有型的區域,那非西面的小區Clifton莫屬。這一帶既有倫敦巴黎的輝煌,但因生活費卻不在同一水平線上,所以在「英國最宜居的地區」排行榜中總是名列前茅。我一向是個在這類街頭拿著電腦扮文藝青年的慣犯,所以總不能不到找靈感。

Bristol 布里斯托 遊船記

布里斯托,是英國西南部的非官方首府,從倫敦出發往一直線向西便是。歷史上,這裡是個富裕的港口,因此雅緻的大街,古老的建築為數很多,據聞和以此著名的愛丁堡實不相伯仲。漂亮的城市再加上比倫敦遠低的生活費,吸引了很多創意系的年輕人進駐,因此又有千禧一代潮流麥加之譽。

Bristol in the Rain (2)

What a miserable day! What an enjoyable time. Journeying on, Bristol in the January Rain. The morning dawned under the...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