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Lifestyle

聖誕樹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心總少不免飄到即將而來的聖誕節之上,畢竟距離學期結束,莘莘學子期待的假期只有那麼丁點兒的時間。聖誕節是西方文化中重要的節日,除了慶祝耶穌降生以外,它也是人們回家團聚的時刻,情況就有如我們的新年一樣。慶祝聖誕節的方式因人而異:有些人會待在教會;有些人會在家,而有些則會跑好幾個不同的派對。然而,聖誕樹卻是無論如何都少不了的慶祝方式。 聖誕樹的起源不詳,但相信是從東歐的異教中發展出來的物件,象徵生命復甦。在英國,聖誕樹的傳統大約是由維多利亞女王時期開始流行的,時至今天。現在,在市中心的特拉法加廣場每年也會有一棵巨型的聖誕樹。看電視才知道,原來那棵樹是挪威人民對二戰期間英國人民伸出援手抵抗納粹入侵的謝禮。今天還未有緣得見這棵高聳入雲的大樹,也許本週末會去看看吧。 在學校裡面,聖誕樹也會在好幾個地方出現,例如圖書館和宿舍等。每年幫忙裝飾聖誕樹都是一個重大事件。宿舍總是浸淫著一片歡樂的氣氛。每年聖誕樹的出現,就像宣布明天不用上學一樣。以前,在某日放學後,大夥人總是會在電視房中聚集,嘴裡吃着應節的食品(例如Mince Pie,一種提子餡餅),耳中聽着聖誕歌曲,兩手即在想盡辦法將所有能看見的裝飾品都塞到樹上。與一般聖誕樹上金色的星星不同,我們的星是醒目的紅色。因此,以往總是不成文的規定那顆星星要由俄羅斯人放上去。還記得有一年,聖誕樹的底座不知何故的破了,整棵樹剛好栽到了正在放星星的人身上... 本年的聖誕樹站在Common Room的角落裡,為了搞搞新意思,頂頭的星星被換成了Angry Bird(雖然後來又換回來了)。可是,跟往常一樣,它代表着節慶的來臨,也代表在英國的又一年再次接近尾聲了。

藍色狂想曲

藍色狂想曲

昨天晚上是學校一年一度的冬季音樂會,與往常一樣在河畔靜悄悄的一個廣場裏,倫敦市心中一角的教堂內舉行。雖然我對古典音樂一竅不通,但還是以支持一下老友為由去了看。 昨天晚上一共有四個不同的表演,包括弦樂,管樂團和歌詠團等。雖然我沒有分辦音樂好壞的能力,但從現場的掌聲判斷,再加上同行人中比我更專業的意見,我聽到的還是一場很好的演奏會。想不到跟我同班的那幾位,原來都是能獨當一面的鋼琴家呢?愈來愈覺得學校實在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也許將來,我會拿起某份報紙頭條,跟自己的子女自吹自擂說我認識那些重要人物吧。 老實說,在聽表演的時候,隨着音樂節奏的起動,我的思緒也飄到了遠方。不過,說到最有印象的,一定是交響管樂團所演奏的《藍色狂想曲》。它是是作曲家喬治·蓋希文(George Gershwin)於1924年寫給獨奏鋼琴及爵士樂團的樂曲。聽到其熟悉的旋律,才猛然想起這不就是《交響情人夢》的片尾曲嗎?對於我這種沒文化的人,還是要從這樣的途經才接觸到古典音樂吧。 (表演當然不是上圖那樣...)這使我也回想起以前在宿舍煲劇的好時光。那時候,一面看劇,一面使勁的蓋着自己的嘴

如果你很難熟睡

如果你很難熟睡

如果你很難熟睡,那宿舍絕對不是你的最佳選擇。如果你是那種需要全黑或是沒有聲音才能入睡的人,寄宿便會是你的最大惡夢。 星期五,十二時半。正當你上完了一天累死人的課,又打了不知多少個小時的運動後,最想念的當然是那柔軟無比的睡床。 不幸的是,你那的友善的同房們卻要把房間變成二次大戰列寧格勒的戰場(Call of Duty?!),或是更慘烈的硫磺島戰役。又或者是跟怪獸們搏鬥的聲音。震耳欲聾槍聲是少不了,不過,這還沒有包括他們戰死時粗口橫飛的大叫…結論就是那天到了五點還沒睡。 又或者,當你終於睡著了的時候,火警鐘忽然大作(英國的火警鐘聽起來像prison break),將趕著去和周公談天的你拉回來。你恐慌的逃到外面,才發現這只不過是一場演習,全由某人忘了拿放在多士爐的麵包。這時的你,恨不到用火把整個宿舍都燒掉。 因為,宿舍從來都不是寧靜的地方。如果你要關燈才能睡著,又跟其他人同住一房的話…小弟曾有一次和室友們鬥氣,怎樣也不肯下床去把燈關上,結果燈就這樣開了一整晚,簡直就是浪費地球資源 一個人自住一房便是王道?非也。試想像一下,如果你的鄰居每晚用Linkin Park的音樂大聲轟炸,以宿舍只用那種薄得可以打穿的牆(這是事實...)來分開他們的事實來看…你還是要氣憤難平的走下床,到旁邊的房間去,用各國語言大聲鬧個十分鐘,然後拖著累透了的身子去睡。請容我提醒你,這情況可是每天都會出現。 幸好,小弟是一頭睡覺怪物,一但上床便立時進入昏迷,因此只會擔心火警鐘也吵不醒而已。

第一次看歌劇

第一次看歌劇

倫敦自稱是頂級的文代都會,而對歐洲文化來說,歌劇便是藝術的最高境界,因此倫敦的歌劇和歌劇院也在世界的一級水平。不過,真想不到這一切一切會和我這種和藝術扯不上關係的人有關。我居然去了看歌劇。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天氣晴。 想不到,這已經是在這間學校的最後一年。從很多年前第一次踏進這個校園到現在的六個寒暑真的是轉眼便過。回到了同一個房間,那四面牆還是一樣的熟悉。 經過了這個很高興的暑假,又回來了。光是想像便知道這一年將比以往都要辛苦。感覺就是真的要好好用功了。 不要留下遺憾。  

日本四人行記﹣杯麵博物館

  杯麵,又或者算是即食麵,絕對是留學生頭幾年的褔音。不論在那處,學校的膳食幾乎都是不好吃的,(這不是英美食物本身不好的問題,而是學校的問題,同理香港的飯盒...) 杯麵便會成為日常主食。如果吃的是合味道,公仔等包裝滿怖中文字的話,則更會升華成精神食糧:毒品一樣用來麻醉自己,忘記明天(月,年)飯堂的食物。你會覺得,這是日本人最偉大的發明。

熱

剛過去的週未很熱,今天更熱。終於暑假來臨。還有不到兩個星期便是放假的日子。心情總是期待的。 喜歡陽光普照的天氣。我的房間中兩個向東的大窗,每天都用刺眼的陽光和這幾天加上的熱力叫醒我。 不過,要在通風不順的課室中上課,確是件苦差。大部分的窗都不能完全打開,在大陽直照下活像溫室一樣。抬頭便能看到火紅的太陽。今天理論上是32度,課室裏面可能是35度,但周圍的風使得感覺的溫度沒比報紙上的預測高。畢竟倫敦的樓宇不算高,沒有屏風樓,不像香港太陽看不見(被樓阻擋住了),但街上還是一樣的熱。 每年英國天氣最好的便是這一兩個月了。有時也覺得自己很無聊,一面在抱怨下雨,但天氣最好的時候回家了。趁着有太陽,便到外面曬一下,迎着風睡在草地上很舒服,總比像開了暖爐的房間要涼。心裏暗自慶幸房是向東的,那麼最少下課後不用躲在溫室內。 今年放假後會到蘇格蘭去。有時會覺得,既然都已經來到歐洲了,自已又喜歡去旅行,便應該趁着讀書時還有時間時去。 希望那邊的天氣是一樣的好。

重聚 再見

重聚 再見

過了一會又一會,這個Exam Leave又過去了。星期一又是上學的日子。今天吃了兩頓飯:一個是重聚,另一個是再見。 跟幾位前輩吃午飯。他們以往都在我校讀書,住過我在的宿舍,也是我在英國認識的第一批人脈。本來畢業後的大學各散東西,卻因同日回港而聚在一起,到唐人街吃了頓飯,想起了除了跟他們到唐人街吃飯外,不敢/懂出去的日子。這幾位大佬,真是我大哥般的存在(唔知點解,寫呢句感覺會被打)。有時也會想,如果小時候的我沒有認識他們,我會有什麼不同。第一樣想起的,便是可能不會寫中文了。說真的,真的很感激這幾位,居然肯同一個小幾年,乳臭未乾(lol)的小子玩。還到了其中一位的家參觀,房子不大但五臟俱全,我就想,到我大學第二年一定也會找個這樣的地方來住。 這個重聚完結的時候,自然也是再見,現在他們還在機上吧? 接着晚跟宿舍的人和來自日本的交換生吃飯算是Farewell。學日文的我,自然和他有點交流。我自問也有幫他習慣上課吧?(自吹自擂中)這幾個月來,透過他對日本的認識又多了一些。今天剛好是大地震後的第三個月,希望他們加油。 說了再見,可是8月會到日本,那時又是重聚。 人就是不停的相見和道別吧。

Half-Term?

Half-Term?

經過了兩個星期,終於到了可以稍息一下的日子。雖然餘下時間還有考試,但一科是中文,另一科不能預先溫習,所以我已經是已考完試的心態一般在閑着。 跟平時不一樣的是,這個Half-Term宿舍是開放的,因此不用像以住一樣找地方住。想起了,上年這個時間,我到了Devon(英國西南)那邊過了一個很愉快,也實質上除了煮飯以外悶得發慌的假期。又想起了,再之前和監護人那邊的朋友們通宵達旦上網打機,晚上出去亂逛的日子。想起來還真是有點懷念呢。 不過,往好的方向想,有一個在倫敦的星期,便可以到那些一直都想去看看,但總是抽不出時間的地方逛逛。結果昨天便到Notting Hill Gate那邊的市場行了一會。只要天氣不錯(事實上今年的天氣出奇地好),就應該會很舒適。 另外,我還是第一次在宿舍過長假,昨晚還是第一次在宿舍和全部人一起看歐聯。究竟這支巴塞是不是歷史上最好的球隊?這個我不知道,但現下來說真的沒有對手。倒想看看他們對上史篤城那一種純力量的球隊會如何。 因為考試,好些想做的東西都放下了。現在時間多一點,又是應多花點時間在日文和結他上了。上年拿了結他到Devon, 在山邊練習的感覺真是很爽。 總之不要浪費這星期就好。

1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