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Asian

Vincent Tan: Businessman, NOT Arch-Villain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for the previous article. For filing purposes, and also to pretend that I have written more...

Craving for Hong Kong- Wong Kei

I no longer have the crave of home food. Old Wong Kei chopsticks. From Wikipedia. That is to say (in...

Lunar New Year in Durham

The ‘artsy’ pic as requested… Last Sunday marked the beginning of Lunar (Chinese) New Year of the Snake. Although it’s...

又新年了

又新年了

想不到這樣又一年了。在這蛇年起始的時候,先來祝大家一句身體健康。還是健康最重要。 農曆新年果然是世界各地華人們最重要的節日。 特別是人在外省外國的,穿洲過省,不停的換乘交通工具,用上好幾天,就是為了趕在年關將至以前,回家看看。 因在外國沒有假期,對於我們這群留學生來說,這樣回家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原來真的有人買了機票回家過年的說…)所以,為了互相慰藉,拿回一點過年的感覺,即使我的生活圈子不只有香港人,幾個人還是會自然而然的聚在一起吃頓飯。 這就是在英國慶祝新年的景況吧。在讀中學的時候,因新年總會和考試季節撞上,所以大家總也沒有時間或是精力去搞些活動。一般來就,所謂的慶祝活動,就是放學後圍起來一起吃一頓Chinese Takeaway而已。就像其他時間一樣,吃着一模一樣的蛋炒飯。驟眼看來,就是一個普通的晚上。這些新年的飯局總會加上一兩句「新年快樂!心想事成!」,讓大家過過這新年的癮。 至於在今年大學第一年情況,和以往可以說是一樣,但又有很大的分別。脫離了中學的宿舍,在我們之中終於有了些懂煮菜的人。所以,終於不用再叫外賣,可以自家製了。而且,大學裡比起以往在宿舍要更國際化:單是華人也有好幾個國籍,再加上其他朋友,就一起的弄了頓自家菜。雖然,不懂煮中菜的我只是貢獻了四大支可樂。在此十分感謝煮了很多,還很親切的「確保」我一定吃得飽的幾位朋友。 在這個Party之中,忽然發現了幾樣以前不知道的東西。原來,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人慶祝新年的時候,會吃沙律。就像盤菜一樣,每加一樣東西都有其好運的含意。 另外,我忽然被問到,在農曆新年期間有什麼歌曲。想不到的我們只好在youtube亂打關鍵字,結果找到最頂這個恐佈的東西,來讓大家參詳一下…

Chinatown永遠的傳說﹣旺記

Chinatown永遠的傳說﹣旺記

旺記是倫敦華埠中一間奇跡一樣的酒樓。食物並不是特別好吃,裝修普通得來十分老舊,服務更是出了名的恐佈。可是,樓高四層它仍然是Chinatown中其中一家最大和最受歡迎的中餐館。 http://img.dooyoo.co.uk/GB_EN/orig/0/0/3/8/6/38670.jpg 對我來說,旺記是一個奇怪的存在:明明食物不甚了了,獨自一人的時候總會進去。 我叔輩那一代的留學生曾經跟我提起過在旺記吃飯的故事,總會提起那裡的服務態度是如何的差劣,但因價錢相宜,所以還是會去。事過境遷,那裡的情祝三十年如一日。即使現在踏進店門,首先遇到的必定是侍應生大聲吼叫「幾多位?」或是重中國口音的「How Many?」旺記的侍應們絕對是這個傳說的一部分,甚至已成為Cult的一種。他們用的詞語十分有禮貌,口中離不開Sir和Madam之類的敬語,但說話的態度卻只能令的聯想到鵝頸橋下打小人的老婦,毫不溫暖。 至今去了旺記多次,已大約知道會被安排到坐那裡:獨自一人的時候總是坐在中庭,而和幾個朋友一起的時候,就可以聽到侍應生的另一句名言:「Upstairs!」接着,一輪問答便會開始。當你每上一層,以上的對話便會再被重複,直到其中一層有座位為止。Upstairs也是旺記的另一名言,甚至連侍應的工作服也寫上了Upstairs和Downstairs的字樣,而且還對外發售。雖然我從來沒有打算過買。 旺記是Chinatown中最有中國風味的餐廳,所以有很多在大中華地區常見,但在西方社會不多見的行為也會在旺記出現。例如搭枱。雖然搭枱對於我們來就是件見怪不怪的事情,但對於外國人來講是個奇怪的體驗。為什麼要和別人一起分享一張桌子,在別人的臉上吞着自己的一碗栗米肉粒飯呢?可想而知,很多人都對此有點反感,甚至想要換一個桌子。可是,如果你在旺記這樣做的話,換來的只有侍應們的一句不,或是簡簡單單的被冷落在旁。去了那麼多次,我還真不敢問他們換換位子。 接下來要做的事自然是點菜。說是接下來,我說的真的是接下來,坐下以後立即做的事,就像是再多想一秒便會成為毀滅地球的罪人一般。現在去時我已早有準備,坐下來噴出的第一句話便是「滑蛋牛肉飯」。可見到再次要求要再想一會,甚至要看餐牌的人的時候,我只能暗暗祝福不會被侍應們兇惡的眼神五馬分屍。在點菜的同時,侍應會丟給你一個小小的鐵茶壺。免費的茶也是我常到旺記的原因之一。 不論叫的是燒味還是其他碟頭飯(對,永遠叫的都是碟頭飯),食物永遠也飛快的送到,從沒有試過遲於十分鐘。至於食物本身,味通是不錯的,值回票價的,但沒有去到石破天驚的地步。而且飯量足夠餵飽我們這些吃飯如狼似虎的男生。一般來說,我會叫那些在宿舍中很難自製的飯,算是過過口癮。至於價錢方面,在Chinatown中可說是毫無敵手:四英鎊一碟充足的飯,實在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 旺記明顯的已過了其最風光的日子。聽叔輩那一代說,以往旺記的侍應甚至會催促你快點吃完,讓下一桌客人進餐。現在,牆上的裝修就像那些買少見少的舊式茶樓一樣,縱然那一條條的龍還是十分耀眼,但明顯的經歷了歲月的洗刷,還停留在八十年代的感覺。門前的人龍也消失了,有時候裡面還不會開燈,就像一個慢慢凋零的古蹟。 可是,我為什麼會常去呢?說到底,還是那裡像家的感覺,就像街口對角,小時候會去吃早餐的茶餐廳的感覺。同樣的沒什麼裝修, 同樣時常會跟別人搭枱,同樣要拿到免費的熱茶,同樣會只叫碟頭飯或是X餐Y餐,同樣的不覺得飯菜特別好吃,同樣付着一個便宜的價格。有時候,這些最不起眼的事情,才是它最可愛的地方。所以嘛,以後還是會再去吧。也許在某個天陰的星期六下午,我會在同一張桌上遇到你。 上週留學指南:刺激的學院比賽 地址:41-43 Wardour Street London, W1D 6PY View Larger...

兩頓開年飯

這是新年後的第一個週未,也是大部分人考試完結的日子(未考完的朋友請不要把我毆飛),所以大家也出去慶祝。趁着這會兒可以鬆一口氣,又是出去倫敦遊遊蕩蕩的大好時間。 事實上,新年後的第一頓飯便是學校的農曆新年晚宴。經過上年的成功,今年變成了一個更高級的節目,邀請了很多日校的朋友參加。當晚的聚會貫徹英人傳統,首先由一個Drinks Reception開始,可是喝的不是紅酒白酒,卻是所謂的「中國米酒」。不過一喝下去,感覺像極了弄醉雞的紹興酒,令人想立即再吃醉雞。到了後來,所有的飲品都被一掃而空,就是除了那些米酒... 和朋友們笑笑說說排隊等食物。因為仍是在飯堂吃飯,感覺有點像到那些放題店吃東西一樣。(在英國,中式All You Can Eat的店鋪比香港的日式放題店還要多,特別是沒太多華人聚居的城市,更可能是中餐的唯一選擇。)餸菜方面,為了遷就非華人的朋友,出現的都是一些很大路的中式食品:咕嚕肉、香酥鴨、春卷等。不過只要好吃就可以了。 特別的亮點是點品的湯丸。這種新年才吃的東西真是很久沒有吃過了。有時候,這些東西令人回味的不是味覺的享受,而是吃它們的時候的環境。 到了星期六,去了跟老友正哥在倫敦又逛了一天。既然是開年飯,晚飯自然選了吃中餐。在唐人街上有無數的餐館,不過自己喜歡的還是那幾家,最後想也不想便去了吃台灣菜的「梁山好漢」。 初次來時是朋友介紹的,之後便一直有來,為的就是一碟通菜(下圖)。全因它有家的味道,就像在白香港吃的一樣。除了這個以外,它們的其他食物,例如是肉燥飯和竹筒飯也在水準之上,值得一試。 上圖的麻油雞算是完了想食醉雞的願望。 吃完開年飯以後又是繼續奮鬥的日子,今年也要加油!

在英國慶祝新年

十二年一度的龍年再次大駕光臨,在此先祝大家龍年龍韜虎略,還有本不是指龍的龍馬精神!趁着龍年初至,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些在英農曆新年的慶祝活動。 說真的,在英國讀了那麼多年的書,對農曆新年這回事早就沒太大感覺。甚至,連逗利是、吃糖和買新衣服等的事情也很久沒有做過,更不要說煙花和新春廣告等等「香港獨家」的東西,好像已忘了新年是什麼。 沒有瓜子沒有瑞士糖,唯有買了一盒藍罐曲奇聊以自娛。祝福語除了恭喜發財便只記得身體健康。還試過,差點說了聖誕快樂。 有時看見朋友們的Facebook,說他們到了這裡那裡,吃了什麼,今年的煙花比昨年又怎樣的話題,心中總是有點酸酸的。 新年一般來說都是上課天。因此,年初頭幾天的生活就跟平常英國暗冷的一二月一樣,並沒有因年初而改變。事實上,本年度的年初一,我還在考試中...這也是這篇文章留到初三才寫的理由。 就我個人來說,因考試關係,今年更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就是幾頓飯而已。不過,今年宿舍的新年裝飾特別多,福字、對聯等應有盡有,甚至比我家會貼的更多。這也算是一種心靈上的慰藉吧。畢竟,對很多人來說,特別是第一次在外過新年的朋友們,是會很掛念的。所謂「每逢佳節倍思親」,不假。 我自己在英的第一個新年剛好也是星期一,就是和平常一樣的上學日,一樣的課堂,一樣的運動。那時候,舍監帶了我們到附近的中餐廳吃了一頓飯。初來的時候年紀小,又覺得英國的東西太貴太貴,不常出去,所以那頓飯特別有印象。還記得,以前覺得叫外賣很貴(主因是我從來吃不完),所以趁那機會,吃了很多蒜蓉炒白菜。不論你以為多麼的不喜歡吃菜,到了外國的中餐館總會叫上好幾碟。那是杯麵等糧食永遠給不了的家鄉感覺。 今年新來的朋友們相信也是這般吧。就我所見,香港人們叫Chinese Takeaway,幾乎像是到會般的大吃特吃。大陸的朋友們則花了一整個下午守在電視機前,為了是看春晚。(我也不知道那來的CCTV訊號)。今年年廿九碰上星期日,確實為他們省了很多麻煩。曾聽說過,以往有人逃課,為的就是回來宿舍看春晚。 到了大年初一那天,因考試關係沒去上課,錯過了午飯時間的舞獅表演。對,在英國的學校有舞獅表演。這也許跟我校跟中國有不少的交流,也有開設中文課程有關吧?聽聞還有教小朋友寫揮春的活動,雖然我覺得叫他們剪出來可能還容易。 正因年初一是星期一,很多慶祝活動也順延至本週末才舉行。例如,前文中提過的農曆新年晚飯便是在星期五晚上演。 另外,倫敦的農曆新年慶祝活動將在星期日舉行。倫敦自2007年開始舉行大規模農曆新年慶祝活動以來,今年將是第六屆。當中的節目有巡遊和文藝表演等,將持續一整個下午。我有空的話,也應該會去看看。 上週留學指南:冬天吃碗暖心的麵

冬天吃碗暖心的麵

延續本系列的傳統,還是繼續談食的。在如此寒冷的天氣下,還要遇上上回說過不甚開胃的食物,實在慘淡。這時候,一碗熱騰騰的湯麵絕對是福音一般的存在。在今晚再弄一碗以前,先來望梅止渴一下吧! 即食麵和杯麵等的糧食,也可說是留學生們一定常見的東西吧。在假期接近尾聲的時候,機場一群又一群的留學生人流總是一袋二袋的,拿著的大多也是麵食,可見其重要性。我有幸居住在倫敦這一個多元的大城市裡,擁有其中一個最大的亞裔社區,要買到這樣的東西實在要比那些居於十里無人的鄉郊地帶的朋友來得容易。所以,有時如果存貨沒了,便會到唐人街中式超市去買。價錢方面則視乎款式而定:一包出前一丁麵約需60便士(約7港元),不算便宜。不過,一整箱30個一起買的話則只需約9英鎊,除開一個約3.6港元,就變成更合理的選擇了。(宜先格價)。只是,我一直想不通,為何不同口味的丁麵單買時價格一樣,但一整箱買的時候卻有所不同? 買了回家以後的下一步當然是煮。煮個麵的難度當然不高,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水平。不過,當住在一個(理論上)不准明火煮食的宿舍裡時,問題自然而然隨之而來。各人解決的辦法各出奇謀,但因我為喜歡吃硬一點的麵條,有時會用上最傳統最白痴的方法:焗。對,就像小時候搭船上長洲旅行時吃了那種。以下的製作方法比「麥太教煮餸」更簡單,如果閣下是連開火也不會的話可供參考。 首先把水燒開。再把水倒進放了麵的碗裡。用碟蓋着若干分鐘。完成。 當然,弄一個麵的學問可以難得誇張。有人偏愛在焗水後再放進微波爐叮上兩三分鐘,說麵條會更幼滑;有人會拿麵條過一兩次冷河以後再用微波爐加熱(我立時想到了「冰火兩重天」這詞),說麵條會更有口應。對此,還真的是各家有各家的處「麵」方式呢。  為了避免天天都吃同一個款式的麵, 宿舍間總會有個不成文又沒跡可尋的換麵制度,以供我們這些一箱箱買的人也可以轉轉口味。我算是個辛辣麵的支持者(雖然我不太吃得辣),之前便用了箱中的「北海道麵豉味」換了一個回來,之後又是大快朵頤的時間。 可是,有時候只吃麵的話,感覺會很「寡」,沒有其他菜式總是有點怪。對此當然也有不同的對策:特別介紹不用上明火也能弄出餐蛋麵的方法! 午餐肉:需要用到飛碟機。其實,飛碟機說穿了就是塊電熱板而已,用來燒午餐肉,還可以先下牛油預熱,扮成法國大餐一樣。只是外國同學們好像都不喜歡從午餐肉飄來的香氣(他們不是有SPAM的嗎),只好說他們錯過了... 蛋:這個比較麻煩,但我擁有最後殺着,就是一個在日本用品店買的「微波爐煎蛋器」,如下圖。只需將蛋打進那兩個橢圓內,再用微波爐叮兩分鐘(生熟蛋黃加減約30秒),香噴噴的煎蛋便會出現了! 好了,其實即食麵真的那麼好吃嗎?我的答案是不,裡面味精的數量會讓人不想多吃。有時,光光想想不停吃它們有多麼不健康也非常嚇人。不過,為什麼還是會繼續吃呢?除了為了醫肚以外,也許就像的我在介紹杯麵博物館的文章中所說,包裝中的中文字,令本來平平無奇的麵升華成精神食糧:毒品一樣用來麻醉自己,忘記想忘記的,握緊所有了點點回味。 上週留學指南:化神奇為腐朽 學校的晚餐

英國唐人街歷史

英國唐人街歷史

這是一篇替學校雜誌寫的文章,因為想欺騙流量的關係(笑),現在把它翻過來發表。 雖然耶穌會士沈福宗早在1682年便成為首個踏足英國的華人,但是華人的集落要到十九世紀初才在英國出現。在鴉片戰爭戰敗後,清朝被迫開放港口通商,不少船公司因而開展了英國與清朝的商船航線,例如行駛上海、香港和利物浦之間的「藍煙通」線 (Blue Funnel Line)。最早期的英國華人都是這些商船上的水手。為了讓放假的船員們有家可歸,船公司在船塢附近興建宿舍供他們局住。因此,利物浦便是全英以至全歐洲第一個華人社區的所在地。 部分水手在轉行後繼續居於港口一帶,所以早期的聚居點中,不論是利物浦的克里夫蘭廣場 (Cleveland Square)還是倫敦的Limehouse區都在港邊。第一間中餐館在利物浦的皮特街開幕後,服務這些水手的餐廳和店舖便像雨後春筍般湧現在華人住宅區中,這就是中國城的前身了。由於水手們勤快,不酗酒並照顧他們的家庭福利,這些華人頗受本地女子歡迎,一部分水手們還跟她們結婚和生育亞歐混血的下一代。不過,很多當地華人生活貧困,而華埠也成為了鴉片煙館和貧民窟的代名詞。到了二戰時期,在倫敦和利物浦已有為數約二萬的僑民。 由於華埠附近港口,它們大多都在納綷德國對英國的轟炸中遭受嚴重的破壞,很多人無家可歸。一些人搬到曼徹斯特和紐卡素,那裏的中餐館分別於1948和1949年開業。而留在利物浦的華人則向內陸發展,搬到目前唐人街的所在地﹣大教堂西面。受到在遠東歸來的士兵影響,東方的食品變得更時尚,可是,目前最著名,位於李斯特廣場(Leicester Square)的倫敦唐人街要到70年代才略見雛形。 由那時開始,中餐業發展蓬勃,到了今天中餐外賣以成為英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更多的華人移民﹣多數來自香港﹣使中國文化更為英人熟悉。其他的店鋪也陸續出現,例如中醫館、超市,已及法律和金融業等的服務。上述四個英國城市,和伯明翰的唐人街在80年代被政府以興建拱門的方式正式承認。 那些中式的巨型拱門標誌着這些華坪的存在,其中利物浦的拱門是中國以外最大的多拱拱門。 到了現在,英國的華埠不再是住宅區。很多華人不再住在唐人街內,或是搬到城市的其他區域,或是搬到了其他城市,例如格拉斯哥和列斯等。華埠則搖身一變成為了展示中國文化習俗的遊客和商業中心。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寫台灣的第一篇,說的卻是在台灣的最後一天。去看這一部個人認為本年度最好看的電影。即使今年有哈利波特的最後一集。 不用說了,就是那種看完以後對自己的人生有所後悔,覺得好像錯過了很多的電影。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