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Posts by Justin Cheuk

Whitby — 德古拉山下

雖說偏遠,但Whitby甚受遊客歡迎,在這熱熱夏日,市集可是車水馬龍。 便先去逛景點吧。Whitby的地標,是原來的修道院Whitby Abbey,聳立在海旁的山崗上,從山下要走上過百級的天梯才能到達。現在雖只剩下在敗柳殘垣,但卻是國際級的熱點-原因無他,來自一本小說Dracula《德古拉》。吸血鬼也。

英國大學環境談 (3) – 學院大學(Collegiate University)

繼續談英國大學的環境設定。於校園和城鎮大學之間的,還有學院大學(Collegiate Universities)。這裡指的在散佈在大學城中,但因像中文大學一樣分為學院自成校園,因此城鎮校園兩者同存的院校。

英國大學環境談 (2) – 城鎮大學 (City University)

英國大學環境談 (2) – 城鎮大學 (City University)

城鎮大學,自然是位處英國大小城市中,設施散在城中各處的高等院校。它們之中有兩大類:一是創於工業革命年代的Civic大學,全都是英國精英大學組織Russell Group的成員。因多數用上當代熱門的紅磚建築而又被通稱為Red-Brick University;

英國大學環境談 (1) – 校園大學 (Campus University)

英國大學環境談 (1) – 校園大學 (Campus University)

先談校園大學。校園大學多是二十世紀中葉英國擴展高等教育時的產物:顧名思義的,校園大學將整所大學的學術體藝設施,以至學生的住宿和日常生活所需,都一站式的雲集在一地,活像一所巨型的寄宿學校般,

UK Travel Catalogue – 英倫旅記目錄整理

UK Travel Catalogue – 英倫旅記目錄整理

去過的地方,有些覺得值得介紹的,便在部落格中寫下一兩個字。特別是在國際旅客之間不熱門的去處,相信在網路上能搜羅到的資訊亦較不齊全,我自然更需要站前來寫遊記吧。記憶深刻的地方,其實比寫過的地方要多得多,只是我一貫慢吞吞的作風,在旅程完結後數月也未曾動筆,也就好像太遲了吧。

留學 ⋯⋯ 避開香港微社會(2018)

聽起來很誇張,但感謝近年來偉大的教育改革,在英留學的香港人很多。若你是來讀大學的話,需知道留學生最熱門的幾間,人數多得能在香港辦O-Camp(一樣在英國不存在的東西)。還是各大學各自辦一個。

When HK Meets UK 晉身專欄

  呃,整個七月一文不發,只是在Instagram上載旅遊圖片(遊記很例牌的還在過長的清單上發霉)只是本次能表面上去卻「例牌」的懶惰,算有個好聽的籍口。 明明第一期是七月初的事,居然到現在才在部落格上宣佈,確實令人汗顏。受《都市日報》之邀請,讓我假假地的是個報章專欄作家,在報章這大眾平台上談談英國生活讀書的一兩件事,讓我也能誇誇張限的發個夢。 我的專欄《留英隨筆》,將逢星期一在《都市日報》上連載。 若你像是個被虐狂般是本部落格的長期讀者,大概會對專欄上的文章題目熟悉,但無論你是新舊讀者也好,也在此希望眾位多多支持好了。 p.s.乘專欄的要求,終於露面了。只能說,Photoshop果然是個偉大的發明。

霍格華茲特快號外 — 活米村之旅

然而,車站的每點每處,由月台到候車室,再到標誌的深紅色天橋,都和電影中的完全一般

英式海濱度假指南:5樣必做

嗯,無論是那個海灘,英國玩水的模式都很接近,只有你大概猜極也猜不到,林總活動中,游泳並不在列。除非你是唔怕死亦唔識死的兒童,以年間海水之寒冷,你和海水的接觸,大概限制步過波浪後退的濕沙。到海邊不游泳,到有什麼好做的呢?讓我在此列出必玩必買的項目五樣:

Where I went last weekend: Wrest Park, Bedford

It took about 10 minutes to walk between Bedford’s railway and bus station, winding through some typically suburban lanes. En-route, there was a modernist Italian church, with the Italian tricolour and the EU flag flapping on the buntings outside; a West Indian social club, draped with handbills for a Jamaican independence day bash; a Polish club, with Euro-pop emanating from the attached bar; and a mosque, dome almost like a Russian Orthodox Church, with taxis parked outside. Middle England.

世界杯・英格蘭的悲傷五階段

英格蘭國家隊,是綠茵場上失望的代名詞:明明是現代足球的發源地,擁有世上最熱切瘋狂的聯賽和球迷之一,但卻總沒法展現出紙面上的水平,長年積弱得讓人只能相信,世界級的英格蘭,只存在幻想,以及1966精華片段當中。談英國歷史,1966年英格蘭在主場奪冠的世界盃是個出奇重要的時刻—要是有時光機,英格蘭人最想回到瞬間之一—大概因為未來會再嬴的機會,大概和時光機的出現相等。

Richmond Park 倫敦都市綠洲

Richmond Park 列治文公園,是倫敦的皇家公園之一,和海德公園,格森威治公園同級。不過,Richmond Park可要比其更著名的同伴們要大得多—面積差不多十平方公里,是海德公園的六倍,香港維園的五十倍。與其說這是個公園,不如說是個被城牆環繞著的野外。

1 2 3 4 5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