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聖誕季節 — 何時開始?

在這陽光日漸衰退的十月後旬,英國人的注意力,漸漸但肯定的,從生活日常,轉移到聖誕節之上。因為聖誕在歐洲社會中,依然是最重要的節日而沒有之一;尤其帶有像農歷新年般一家團聚的信息含意。 學生們在想聖誕假期禮物;在公司則在安排聖誕派對/應酬,誰人何時消失,某誰在加勒比海還是岜里島渡假,瘋狂Instagram羨煞旁人等等。 然而聖誕這「季」節,到底是什麼時候起始的呢?本日來探討。 首先這命題,理論上有個正解,畢竟聖誕是個基督教節日(嗯,有研究說聖誕其實是個異教節),答案自然從聖經中尋。西方的基督教派有Advent這節日,字義是「來臨」,自然就是期待耶穌誕生的節日了。2019年的Advent在12月1日開始,至平安夜結束。在Advent間,教堂會點不同的蠟燭,掛聖誕樹也是Advent源來的傳統。 在這世代,跟隨Advent時間表的人不多。現在聖誕的「非官方」的起點,是11月1日,可能是因為萬聖節剛過,又可能是因為夏令時間結束了,四時多就日落,每日盡是淒慘的黑冷(和英國目前的狀態「相映成趣」),讓人只想聯想白色聖誕和聖誕老人發發夢。基本一到11月,全國都像過度興奮小朋友一般,買禮物吃朱古力。 我有一兩個12月前聽到聖誕歌便會發燥的朋友,不高興的原因不是反宗教而是反消費主義。聖誕是每年最大的購物季,於是不難想像的是,店家每年賣聖誕商品或是大減價的日子愈來愈早,就像賣月餅一般,有時端午節也未過便有售。本年某時裝連鎖,十月初開始賣聖誕毛衣。 嗯,就像某重要性是零部落格一樣,聖誕文章搶閘出場。 倫敦橋附近的Hay’s Galleria有家店叫The Christmas Shop,自稱是首都唯一全年365日均是聖誕的店鋪,任何時間天氣都是冬日嘉年華。以目前的消費主義來看,這大概是未來—有點像All Day Breakfast一樣⋯⋯

Syon House – 西倫敦度假屋

在西倫敦近郊,靠近泰唔士河上游之處,因寧靜之餘污染較少,自古以來就是王公貴冑逐鹿遊玩的樂園。如我的「平民」到Richmond一日遊,而各代的貴族們,當然就在這一帶建了不少度假屋。(嗯,所謂「度假屋」,基本都是城堡的樣子),和在倫敦的大宅相對,用以休息作樂甚至療養一下。

諾域治Norwich – 隱於市的名城

諾域治Norwich,是東英格蘭地區的最大城兼非官方首府,向來因在英國偏僻的一角,而不受遊客青睞。不久前有點無聊時隨意的到了一遍,發現那裡雖然名不見經傳,但內裡令人驚奇的有趣,是個漂亮得有點過份的古城,既然和倫敦的距離不過一個半小時,就來消磨一天半天吧。 從Norwich經典紅磚的火車站出發,嗯⋯⋯你大概會覺得我在撒謊。誠然,那一帶的建築和英國一眾城市都是同一個灰黑的樣。但你只要從火車站往舊城區的走,不過十分鐘的路程,兩旁的景觀像時光倒流一般退回古早世代,直至看見Norwich中世紀的城堡,漸漸的了解到,為何有說,Norwich是英國最完整的中世紀城市。 在那久遠的年代,Norwich一帶土地肥沃,農業蓄牧業蓬勃,再加上低地國家隔海相鄰,紡織業特別發達,是英國除倫敦以外最富庶的地區 — 有錢,自然有閒情逸致擴建家居,所以Norwich中世紀的建築特別多;只是到了工業時代,Norwich因地理不便,漸漸變成一片發展死水;不過發展不成又有其好處—舊城區多半避過近二百年來的新發展以至戰火空襲,保存著以往的模樣。 乘著到訪那天陰晴不一的天氣,在Norwich的舊城區裡,來來回回的遊遊蕩蕩。 趁著那時還是陽光普照,我先到了Norwich諾曼風格城堡去;這裡雖有千年歷史,但卻依然的聳立在城市最高點的一小山丘上。城堡內部目前在修補中,但我仍然依稀的能夠從腦海中拼湊中以往王公貴族生活的狀況。 小山丘的內裡被掏空,變成了城堡「地庫」,是Norwich市立博物館的藏身之地。展品雖然吸引,但老實說,我之所以逗留了好一會,多少是下雨天的關係。 有點餓,於是去看看Norwich的市場—數十個七彩繽紛的固定攤位,在市中心的廣場之中。裡面所賣的由最傳統的豬肉批店,到hipster十分的手工啤酒,再到目前英國周圍都是的電子煙店,七百年的古市場,還挺能應付現代的需求。 「下山」後,以為時間適合在中世紀的古樓群之一參觀若干,只是當天的天氣實在英式,雨下下停停的,做就了不少到商店裡避雨的機會。 大概因為是個大學城,Norwich市中心的書店和文具店,很有文藝氣色的。我沒有Norwich是個文藝城市這印象,於是對此發現有點出奇的驚訝,不過是個愉快的驚訝就是了。 若要選Norwich景點中的第一,那大概是Norwich Cathedral;在城市之中自成一角的恬靜,以我在英國的經驗之中是最宏偉漂亮的數個,和York Durham得佼佼者比得上之餘,參觀時不用入場費也不用和人迫來迫去。 就看看這個場景—這是Elm Hill,不過是舊城區的老街一條,拍照之前的一刻,我剛在某精品店中躲避忽然的冰雹。那一刻覺得這個城市,比想像中的想聽過的要漂亮得多。常說不能從封面判斷書本;大概也不能從刻板印象判斷城市吧。 也好,又有到新城市的好藉口。旅行之間能尋找到的,又不止是一個Social Media Post。(呃—當然這也是個Social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