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London. Hong Kong. Hovering in between.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a little about..

When HK Meets UK

Founded March 2011, it documents London, Hong Kong 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From travels in the edges of the Kingdom to contemplation on the weather.

創於2011年三月,這裡談英國,談香港;寫寫生活的資訊,再到遊記。

Greatest Hits 貼堂作品

Can you afford it?

Hong Kong Monopoly Board, reimagined with 2016 house prices.

MTR-Mania

Hong Kong MTR Map with literal translations

利物浦 香港印象

這裡是帝國年代的第二城市,重要的商業港,移民城市,文化融爐,流行文化輸出之地。

英倫遊記目錄

本部落格的英倫遊記集中地

中文作品

英國留學・遊記・無聊事

St. George’s Day – 聖佐治日. 何謂English的意義

自問了解英國傳統,但老實說我也忘了本日是聖佐治日。為何聖佐治日的慶祝活動這麼克制,是個錯綜複雜的文化政治命題

嗯 確實很久不見呢

嗯 確實很久不見呢

嗯 確實很久不見呢。因工作在新加坡旅居數月,中學時代以來第一次長時間的東遊。在寫字樓以內以外的得著也很多。只是帶著一貫Fear of Missing Out的精神,感覺一場來到總要去盡,再加上在新加坡的所見所聞和敝部落格不對題,便暫時的把寫文章擱下了。 一擱就擱了好幾個月。到現在終於重回倫敦,生活總算「回復正常」之際,也是時候重新注視這裡了。 Back to the UK, 在有點瘋狂亂的治風暴之中回到英國,「百感交集」是最淡而無味卻又最貼題的形容詞。值得談的事情很多,但在這大是大非的瞬間之中,對周圍的事情無佈無力感,對新聞頭條早以疲勞。是去是留到底如何是好,可不只是未來數週的難題—我敢打包票,就像Harry Kane去年世盃準決的單刀不入一樣,這將會是未來數十年也還在熱烈爭論的事。 在這裡,有點避世的亂寫一通,無聊風風花雪月一番。 Anyway,總算是回歸了,在這敢候日漸變暖風時間,大概也需繼續正面的前進吧。就請各位期待新文章好了。

重遊香港地

眾位好。在2019重新出發。 一下子的暫別了部落格六星期有多,說穿了自源於慣常的惰性,但官方的理由卻是被派駐海外,有點突然的來到了新加坡。既然不在英國又不在香港,又何來When HK Meets UK呢。 然而人到遠東來,總有點好處的,終於趁機到了香港一趟。 香港,有些東西還是熟悉的:機場指示牌上的字字鏗鏘;茶餐廳裡溫馨的早餐A涷奶茶;商場裡巴士中還是太冷的冷氣;英粵日㚒雜的「香港話」,還是比Singlish親切。 然而上次來,遙遠得像是咸豐年間的事。於是對香港熟悉之中還帶點陌生:堅尼地城裡找不到以往一伸手就有的五號巴士;在西洋菜街走在路中心,差點被不耐煩的客貨車砍下;電車換上電子牌,不能認顏色就知道目的地;利東街記憶猶深的地盤陣,果然變成有Vivienne Tam的名店街。 好,既然是遊客身份,就依著英國新加坡出版的旅遊書;拿著有鐘樓山頂的旅客版八達通,遊香港。於是一個下午在中上環遊蕩,坐「新」西港島線看西環,看回憶裡的補習社變成手工啤酒吧;去了些大家日常都不去的景點(看幾乎誤是京都的南蓮園池;看歷史博物館訴說的香港故事);還被朋友帶到譚仔吃碗米線,然後被別的朋友說笨,為何不去譚仔三哥云云。 嗯,在沿著荷李活道走過文武廟,到奧卑利街參觀了堪比東京倫敦之型格的PMQ及大館,再從扶手電梯的空檔中一窺蘇豪的車水馬龍(嗯,蘭芳園還健在呢)直下到大樓名店林立光得從不像黑夜的中環,開始有點明白,為何香港在國際間,還是有點名氣;身邊想來香港居住工作的外國朋友,為何源源不絕。 大概需要離開過,才能看得出香港之瘋狂,香港之超現實,香港之可愛:就像飛鵝山,明明是郊遊路線卻行車直達兼有沿途市景;就像將軍澳,明明是個普通住宅區,但密麻麻的摩天大廈卻像曼克頓般幾可籠罩天際;就像從電車上層看的港島街景;就像深水埗街坊式的茶記。肉麻點也要承認,我邊在石硤尾走,有點反射性的唱起一句「人生總有歡喜… 香港,等下再見吧。我買了一套攝影明信片,菠蘿油T恤;等機會再把駱駝牌水壺叮叮模型港隊波衫等,在倫敦建築我的小香港吧。

Sheffield 錫菲・Park Hill 彩虹邨的回影

這曾是歐洲最大的公共住宅群,六十年代烏托邦理想主義的產物。從香港的角度出發,自然聯想起公屋:長方塊的組成,帶有幾分石硤尾邨的影子;依顏色辦認,又想起彩虹邨呢。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的意大利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的意大利

你被運到敵國的戰俘營裡。你被送到最北最北的,你在腦海中地圖也找不見的某個小島。這裡很陰很濕很冷,時時不見天日。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邱吉爾堤壩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邱吉爾堤壩

跳島連接的堤壩,既有幸冠上邱吉爾之名,自然有點名堂。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聖瑪嘉烈之希望

South Ronaldsay是Orkney群島中最南的一個。我坐著旅遊巴大小的巴士;直到最後總站。St. Margaret's Hope是小島上唯一能勉強叫做村落的地方,因為是個來回蘇格蘭的接駁港,是以路闊落得足夠讓貨櫃車經過;只是早上的「繁忙時段」(約五架貨櫃車)已過,靜悄悄的街道,正好配合水平如鏡的岸景。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明信片(1)

我到Orkney,被人問得最多的,是「為什麼」。即使在英國人之間,Orkney也不是個有名的旅遊點;在日常生活中常被忽略跳過的一處;加上長年被雨雲風暴籠罩,實在是個神秘的失落島嶼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