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世界杯・英格蘭的悲傷五階段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下週便是,又是各國球迷雙眼發光的時段。本屆世界杯於俄羅斯舉行,時差既不誇張,相信六七月的節目定是圍著電視亂吵一通支持一下吧。

本文來談談英國球迷(嗯,嚴格來說只是英格蘭球迷—英國的四個組成部分,各至有自己的代表隊,但近二十年間,就只有英格蘭晉身過決賽週)每逢足球大賽間總出現的經歷吧。

英格蘭國家隊,是綠茵場上失望的代名詞:明明是現代足球的發源地,擁有世上最熱切瘋狂的聯賽和球迷之一,但卻總沒法展現出紙面上的水平,長年積弱得讓人只能相信,世界級的英格蘭,只存在幻想,以及1966精華片段當中。談英國歷史,1966年英格蘭在主場奪冠的世界盃是個出奇重要的時刻—要是有時光機,英格蘭人最想回到瞬間之一—大概因為未來會再嬴的機會,大概和時光機的出現相等。

事實上,英格蘭人對世界杯的年年的希望,已漸漸的被殘酷事實扭曲成絕望,從年年的互射十二碼出局,重經2014歐洲國家盃敗於冰島後,本年街上「世界盃會回家」(It’s coming home!)喊聲大概只剩下盲目愛國的小報數份。

對英格蘭球迷來說,每個足球大賽也就活像悲傷的五個階段 (Five Stages of Grief) 一般:就以上述兵敗冰島開始說起吧。

否認(Denial): 到了補時階段,看著電視裡落後的比數,心裡自然沉一沉。難道這又是一個失敗的徵戰,四年的光陰又再浪費了嗎?這。不。可。能。吧。我。大。概。還。是。在。發。夢。吧。然後,當在完場哨子聲響起之際,英格蘭敗於冰島,大賽恥辱性的出局變成既定事實後⋯⋯

憤怒 (Anger): 不是吧,英格蘭的國腳群不是價值連城的嗎?足球大國的最佳十一人,居然踢不過一個印象中是火山劈石,緯度之北讓人連草地球場也沒有,全國人口還不及倫敦一個區的國度。報章間自然彈劾在場的球員,全隊各評分不合格;若果戰敗因球員的失誤或是紅牌導致出局的話,那麼那位球員最低限度是遺臭萬年,甚至還是不要回英好了,賽後一兩週連離家也是難事;如果輸球能歸咎於球證失誤的話,那賽後黑哨的陰謀論更是如雨後春旬。

英格蘭長年的精神弱點,有指便是從年間憤怒的全國上下所帶來的壓力而起。

討價還價(Bargining): 若果那遠射不是中柱彈出;若果球證沒漏判越位;若果那球連我也懂射的十二碼沒飛到第X行,那麼英格蘭便會晉級了。在幻想中的英格蘭總會順風順水,所有的決定總會利好英格蘭;反的來說,英格蘭的失敗總能歸咎於運氣差,總不是…

抑鬱(Depression):又或者英格蘭其實⋯⋯不過是支二流球隊,1966的勝利是只此一次,之後五十年的失望,反映的不過是英格蘭的正常水平:和西班牙巴西德國等真正的勁旅橫向比較,英格蘭根本不成氣候。反而還應為兵敗冰島而暗自的高興:最少不會再被強隊羞辱吧。似乎有生之年,能看到英格蘭舉起大力神杯,也只能從DVD中尋了;本界世界杯,明明分組算是容易,但英國中覺得穩勝巴拿馬的是,實在沒太多了。習慣失望的大眾,再不想有期待。

接受(Acceptance):然而兩年在足球界中可是一世紀般長;英格蘭的屢戰屢敗,雖讓球迷們有點麻目,但麻目的好處正是讓人容易忘記。兩年之後的今日,在世界杯將再來的時候,忽然會看到國旗一兩面,公司中的閒談總是國家隊的選人,本年的機會等等。雖然這世上大概沒有認真的覺得英格蘭會在俄羅斯奪冠而回;但「嗯既然葡萄牙也能奪冠,我們也不是全無機會」之類的呼聲卻是不少;兩年前的悲傷就像已忘記了一般。

直到下次再出局為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