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威爾斯鐵路夏行 — Tywyn・保存鐵路先行者

好像變成了每兩週一集的連載—依照這進度,十二月也應該寫不完。

承上回,繼續坐火車穿過威爾斯,到達了英國的盡頭。經過鐵軌一分為二的Dovey Junction車站後,短短兩節的電機車便沿著威爾斯的海彼岸,在一邊是看不到盡頭的大海,另一邊是名字完全不會讀的村莊之間的崖上穿梭。在這人口不稠密的地段,交通以英國標準甚不方便,特別是造訪的星期日,班次是可憐的全天才四班車。

安排行程亦隨之而簡單得很:就選定一個小鎮來個一日遊。反正想早點離開也是不可能。

一早醒來坐上必須趕到的列車,著車窗外陣陣的雨點,心想這裡果然是威爾斯,被雨水洗禮總是避不過的。可令人出奇地慶幸的,抵達目的地以後迎接我的不是烏雲,而居然是英國罕有的猛烈陽光,好讓拿著風褸的我大失預算。

如此的好天氣,正配合我到Tywyn的心情。這個在西海岸名不見經傳,AEIOU一個也沒有(大約讀作Tow-In)的小鎮,可是鐵路發燒友必要來朝聖的地段。

世界上第一條保存鐵路,便座落於此。沒有它,全國上下以至世界各地,也就可能再沒有蒸氣車可坐了。

大概不難想像,這小鎮我心裡的光環有如土星的一般大吧。

Tywyn理論上是個海濱度假點,但在這廉航當道的年代,想曬太陽的觀光客都飛到南歐去了,所以縱然那天的天氣好比西班牙,再加上是個星期日,鎮上的人流還是少得很。

Tywyn火車站是英國一貫國鐵年代沒錢時的簡陋,實看不出這裡是鐵路界裡的重鎮。想坐蒸氣車夢回1860,你還需『轉乘』:步行到保存鐵路的總站去。鎮上教你到Talyllyn Railway路牌甚多,大概這是人人都在找的旅遊點吧。

先來說說故事:威爾斯海岸的這一帶是礦業重鎮,特別以用來舖屋頂的石板著名。要搬運如此沉重又不會變壞的貨物,當然就是蒸氣火車大展身手的場合了。財政的因素,導致威爾斯的礦業路線都是便宜但緩慢的窄軌,本來就賺錢不多,在礦業式微和公路運輸抬頭兩面夾擊下更是艱難,所以「早於」1950年便捱不住而結業了。

不過死得早有死得早的好處:當時英國國內的保育氣息還未抬頭,所以讓熱心的發燒友以很低的價格收購鐵路,不但是火車頭還是車站設施整套的買下,當成觀光點營運。

到了六十時代,英國淘汰蒸氣火車的時候,公眾對其懷舊的情感,才真正的讓保存鐵路興起,從Talyllyn到英國南北,這些復古鐵路才像雨後春筍的湧現,到現在幾乎是「梗有一條喺左近」的精神遺產一般;從Talyllyn的任務,確定了蒸氣火車不會只成為歷史書中封塵的一黃頁,而是每週末也可去參觀感受的景點。

那歷史第一的Talyllyn,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大概這金漆招牌確是響亮,Talyllyn鐵路的設施要比我到過的鐵路都要優勝。除了總有的咖啡室和紀念品店外,還有供應午餐的餐廳和一專門介紹窄軌鐵路的博物館。查

查星期日的時間表,不出奇的,保存鐵路的班次要比平時的鐵路要多。既然我還有一整個下午的空閒,便打算先在鎮上看看,待到商店關門,但太陽還在盛放的時候才坐火車去。

當然,少不了先在餐廳裡來客標準的Sunday Roast,和到旁邊的博物館走一轉,裡面的解說比想像中的要詳盡,勾畫出建築和使用窄軌的原因經驗故事,而且介紹的不止的這條鐵路,還包括了世界各地的點滴—中國的第一條路線,便是窄軌。

據網上的資訊,Tywyn鎮上有家風評不錯的書店,雖個鎮的另一邊,但在如斯天氣下十分鐘的路程自是小菜一碟。然而我倒忘記了那天是個星期日,整條大街上唯一有營業的就是便利店,讓我空走一趟。那剩下來的兩個小時,還可以做什麼呢?想起站裡理論上是個海濱度假點,乘著那天的天氣,便到海灘坐坐吧。

大西洋之風,就是如此。從來說威爾斯的沙灘上質素是頂級,只是天公不造美而已。在這幾乎是例外的下午,在Tywyn的海灘上走,這裡沒有英式度假點例牌的煩囂,你大可坐在堤防上的長椅看看書看看浪便是一天。

然而我可不能錯過來這裡的終極目標,所以等夠時候,我便回去坐蒸氣火車了。在差不多四時才出發班次上人很少,在整個原塗裝,150年歷史的車廂中就只有我一人,但那就更符合坐小火車的樂趣吧,畢竟就運蒸氣機的聲響也是清晰可聞。本是運煤的路線,沿途風景老實說不過普通,但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覺,不過因為我就置身於如此優美的地段而已。

 

火車的速度不快,來回約16英里的行程要花上差不多一小時半,肯定不是上班用的交通工具。但在這陽光普照的下午之中,拉下舊式像窗簾一般的玻璃窗,伸頭出去看看正在轉彎的蒸氣火車,眼睛從煙幕之間尋找山水的藍綠。這大概就是我喜歡坐火車的原因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