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UK Travel

威爾斯鐵路夏行 — Aberystwyth・大西洋之風

大西洋海岸的珍珠,威爾斯文化重鎮,英國史上最難讀的地方名—Aberystwyth(讀音大概是"Aber-is-with"?)。

威爾斯鐵路夏行 — Tywyn・保存鐵路先行者

如此的好天氣,正配合我到Tywyn的心情。這個在西海岸名不見經傳,AEIOU一個也沒有(大約讀作Tow-In)的小鎮,可是鐵路發燒友必要來朝聖的地段。

威爾斯鐵路夏行 — 無人站記

繼續「深度」探討威爾斯,用比蝸牛更緩的速度連載遊記。 沿著Cambrian Railway再向西往海邊去,是英國標準中少有渺無人煙的境界:除了北蘇格蘭的高地以外,也就沒有更少人居住的郊野了。所以這裡的交通很不方便,就只有鐵路公路各一,數十公里之間火車站就只有那數個,從倫敦出發到米蘭巴塞還更快。

威爾斯鐵路夏行– Welshpool・池上園林

雖有說名字決定命運,但Welshpool是個偽命題。不論是在歷史洪流中還是現今,這裡不是威爾斯的首府,也不是文化語言的重鎮,反而是英格蘭領主們搞羊毛貿易的根據地。相比日後遊記會寫到的地方,Welshpool沒有特別「塞外」的感覺。

威爾斯鐵路夏行 — 相對的英格蘭:Shrewsbury

雖然目的地是威爾斯,但行程之遠,讓遊記第一站還在英格蘭;而且還是最傳統的英式中世紀風的城鎮:Shrewsbury 梳士貝利。

Despatches of Wales: Dovey Junction

It can take longer to travel to Mid-Wales than Milan. Whether by road or rail, a journey from London to...

Despatches of Wales: Borth’s Sunset

On the West coast of Wales, not too far north from the university town of Aberystwyth, lies a small village...

倫敦短線遊 — Rochester・城堡教堂記

初夏,是去旅行的好時間。沒空飛到南美還是東歐的尋找自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離開倫敦小休好了。雖然倫敦是個巨型都市,但要離開來趟小旅行不但容易,選擇還多得很,就讓我在這暑假來個「逐個擊破」吧。本文先到了倫敦東南,經常被遺忘的歷史名城:Rochester。

重遊Windermere

近來在盡遊英國南北之際,去的多數都是從沒有到過的城市郊外,務求在熟悉的環境中找一點新鮮感。然而因行程剛好合得來,所以便重遊一趟英格蘭郊野皇冕上的珍寶—湖區去。 上一次到Lake District湖區去,不過是2015的事:然而這兩年間,英國卻好像大有不同了。 當然,像是Windermere湖這種地貌景象,不要說上數年,沒有百萬年的分野,自然風景還是同樣的壯麗的。 在公路時代以前要到湖區去,鐵路是不二之選:在環保法例出台之前,湖區除了是個遊客向往的區域,還是鐵路大亨們逐鹿的競技場。是以湖區在歷史上出奇的有縱橫交錯的鐵軌,要到汽車出現後才漸漸的被淘汰,現在只剩下到湖畔最大城的支線,還有另一到湖另一邊的保存鐵路以此存照。

Leeds 列斯・建築購物團

英國云云大城市中,倫敦自然遠近馳名,曼徹斯特利物浦愛丁堡等亦有點名堂。相比下來,Leeds列斯的知名度就要低得多。趁多出空餘的一天,就來了一趟走馬看花的旅程。 以英國的標準,列斯是個很年輕的城市,直到二百年前也不過是一條小村落,要等到工業革命時才像曲棍球棍一樣爆炸性的增長發展,一躍而成英國頭數位的城鎮。在熬過工業式微所帶來的衰退和重建後,現在的列斯還是英格蘭的的第四大城,最近特別受年輕一代歡迎的地段。 維多利亞時代變得繁榮的列斯,市中心的建築幾乎都盡是維多利亞時代的紅磚雲石。若你要為Instagram找新靈感,不妨就到列斯走一轉,順道購購物好了。 先到第一站:Corn Exchange穀物交易所。列斯是英國最大郡約克夏的首府,以買賣整郡的資源致富,這時代的標誌建築之一便是這座宏偉得很交易所。在橢圓的拱頂下,交易所還保持著它的商業用途,只是經手的不再是大小麥,而是更Hipster的咖啡店紋身店等等。

漫遊《咆哮山莊》之山野— Haworth

在她短暫的一生中,Emily就只寫了一部小說,然而《咆哮山莊》絕非菜鳥作品:兩主角Heathcliff和Catherine之間的愛恨情仇,就足而讓小說升華成英國文學的經典悲劇之一。《咆哮山莊》的背景,正是Haworth附近,勃朗特三姊妹成長遊玩的荒野。

Eltham Palace: 南倫敦的大亨府第

兩夫婦找來著名的建築師,再花上數年時間把將Eltham大重修。也許新派建築設計總會惹人反感,建築師妥協的沒對室外做什麼翻天覆地的改變;然而大宅的室備才是精髓所在,甚至可謂二十世紀室內設計的顛峰之作。

1 2 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