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Travel

日本四人行記﹣傳統.宵山

  午飯後去了金閣寺。事實上,那天剩下的行程很遊客,就是搭京都巴士去這裏去那裏。然而(因為是節期還是平時也是這樣?)地上交通繁忙,故此也有坐地鐵。京都的地鐵線路不多而且車資不便宜,可是拿着Kansai Thru Pass任坐便沒有問題。坐幾程便回本。 廢話不多,直去照片吧。

日本四人行記﹣京都的晨光

晚上十時多在廣島上車,巴士在清晨五時帶我們回到大阪站櫻橋口﹣第一天出發的地方。適逢京都最大的節慶﹣祗園祭的最後幾天,大伙一早決定要到京都。由於是節期關係,我們預計到處都會是人山人海,跟古都之美好像有些格格不入。(事實上,夏天的京都什麼時候都是人頭湧湧。)

日本四人行記﹣原爆ドーム/宮島

日本四人行記﹣原爆ドーム/宮島

第二天起來,天空還是陰陰沉沉的,不過我很慶幸沒像前一天下暴雨。即做廣島是一個很受外國遊客青睞的城市,也許是那場雨的關係,看到的遊人不多。 在Mos Burger吃個漢堡。 值得留意的是,很多廣島市電的電車都不是原地的產品。(大都捱不過原子彈)。戰後很多日本城市都把它們的市電拆了,但廣島卻反其道而行重建了它們的網絡。於是很多城市都把它們不再需要的電車送到廣島去。那天坐的來自京都市電,也見過大阪和東京的。   坐電車到了原爆記念館和平和公園。 這便是著名的原爆ドーム。原來是廣島縣政府的建築,也是少數在原爆衝擊波肆虐之後沒有倒下的,所以被保留下來作為原爆的紀念物。     接着到了平和資料館。來到廣島,實在一定要到這裏參觀。展館分為東西兩翼,展出了美軍選擇轟炸廣島的原因,和原子彈所帶來的破壞。我們四人在那裏看了一個上午,出來的時候,都出奇的安靜:實在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核能真是一種危險的資源,從褔島核電廠的事件來看,人到了現在還沒有安全使用它的方法。可是好幾個國家擁有足夠把地球摧毀無數次的核武器。它們的存在,正正是地球的危機,雖然「冷戰」一詞我們好像很遠。     紅球便是Epicenter。 看完一段沉重的歷史,我們續坐電車到了宮島。嚴島神社,和它那個醒目的大鳥居,是日本的標誌之一。在明信片上,除了富士山和東照宮,最常看到的總有它。要到宮島,要先坐電車(或是JR)到宮島口,再轉乘渡輪。慢慢接近宮島,那大鳥居便看得愈清楚。這裏就能看見古人的智慧:鳥居一般來說都建在進神社的路上,既然參拜的人都來自對岸,那就把鳥居建到海上去。   宮島同樣遊人不多,沿參道好些店舖也沒有營業,但很反而令到神社看來更神祕,和一個更舒適的遊程。島上有很多鹿,但某位朋友(一樣唔開名)卻指着它們大叫是狗!     另外在島上試了名物﹣蠔和雪糕。從蠔店是唯一要等位的店子來看,應該不錯。吃來很新鮮,但個人覺得不太特別。至於雪糕嘛,某人可否選好吃什麼?  ...

日本四人行記﹣廣島

承上篇,我們坐着新幹線抵達了廣島,這個(不幸地?)以二戰時期遭受原子彈襲擊而聞名的城市。 對這個城市的第一應覺是:闊。相比起其他稍具規模的日本城市,廣島不管是商店街, 還是行車路都非常寬敞。那種電車雙線再加上行車四線的道路,在日本相信只有廣島才有。跟也有電車網絡的松山比較,在廣島亂過馬路比在松山要危險得多。這也和原爆後市政府重新規劃有關。 到達時,在來線(普通火車)的服務還沒有恢復,電子板跟尾道站一樣沒有顯示下一班車的時間,所以車站附近聚着很多等車的人。在此再一次對於我們安全來到感到幸運。由於比原定計劃早了幾小時到達,在旅館check-in後便到了原本被放棄了的縮景園。 縮景園是日本三大名園之一,(金澤兼六園為首)為廣島藩主作為別墅庭院在1620年興建的。縮景一名是因為它為西湖的模仿,將多處在西湖的景觀「縮」在一起,因而得名。   園內的佈置確有中式庭園的感覺,但天雨過後,蚊子奇多,大家餵蚊一會後便受不了離去,只留上幾張的庭園橋上的合照。接着趁離晚飯時間還有點距離,便到了廣島的商店區八丁堀一帶逛逛。   在某百貨公司的地庫找到了鹽味雪榚。本來在踩單車的行程中的一站使是副該店在島上的總店來一客,現在雖然踩車不成,吃了雪榚便當是安慰獎吧。 不一會逛到晚飯時間,坐電車回廣島火車站的食街,目標自然是廣島燒。根據滔哥的資料,大部份的名店也在那裏有分店。為了省卻在晚上找那些小店,我們決定還是在那裏解決晚餐。至於在食街上的那家店才是最好?我們根據市場定律,選了最多人排隊(特別是本地人)的那一家。全店也有英語菜單,三位阿哥對於不用再靠我翻譯感到很高興,豪言不再需要我...若不是我,你們可能還在尾道等那不來的火車...   這不是我第一次來廣島,所以廣島燒是吃過的,不過那時是隨便選了一家店,吃起來硬硬的,算是中伏。這次再試,只能說市場的無形之手果然「有料」,這次連着烏冬一起吃,醬料不會太咸,其中的魷魚也很彈牙,果然是水準之作。也是在這個時候,在電視看到新聞,才知道那天的雨勢是這麼的嚴峻。 折騰了一天,都累了,在電車上睡得昏昏的,略加梳洗倒頭便睡,準備明天到原爆博物館和嚴島神杜,還有回大阪的夜巴。

日本四人行記﹣天有不測之風雲

  早上起來, 天空陰陰沉沉,心感不妙 難道大計要取消? 在四國的短暫停留後,下一個目的地是在本洲對岸的廣島, 因為對那裡的歷史和食物(主要是廣島燒和宮島蠔)都很有與趣。 由松山到廣島的方法有火車,船和巴士(直升機就不算吧...)

環遊

快被功課考試壓得透不到氣...下星期便是考試的開始。 看看年曆,發現今年到現在,去過的地方還不少。看看照片,重溫旅程的點滴,期待下一次出發。 年初,山形上山城的雪景。

日本四人行記﹣四國

  在松山的午餐,選了一間藏在大街道商店街裡,貌不驚人的小店。據探子回報,該店只做午市,賣的菜式也只有兩種:鍋燒烏冬和腐皮壽司。我們幾個大食王自然兩樣都叫。 說真的,上菜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原來所謂的鍋燒,是一人一鍋的意思。於是我們桌上忽然多了四個不大不小的,熱得發燙的鍋。 那(煲?)鳥冬是本人吃過最彈牙的一碗,明明看起來平平無奇,但真的很好吃,現在每次煮烏冬的時候,也會想起那個味道。更何況,價錢(以日本標準)完全不貴(一碗460?。那不是松屋的價位嗎?) 真的很後悔那時不多吃幾碗...殘念。 之後到了松山城。松山城可說是松山市,以至整個四國的地標。因為有折扣(當然也來自四國PASSPORT),又算是一場來到,便選擇了坐吊車上山。 吊車分作兩種,有那款滑雪的雪兜,也有那種登山用的,可站數十人的大型吊車。本想坐雪兜的我們,因為天雨的關係,還是坐了另外一款。   松山城的天守除了比其他的城池更大和更雄偉以外,對的這外行人來說跟其他的還是一個樣。城樓內跟很多日式城堡一樣,陳列了和城主以及本城的興建有關的展品,而天守的最高層,也是一個眺望松山市景觀的好地點。 最教我驚訝的,還是上城的坡道和附近的庭園。種滿櫻花樹的坡道,即使只是夏天的翠綠,也使我們拍的照片美得像電影海報一樣,令人不禁暇想櫻花盛開的時候,這裡又會是怎麼樣的光景。如果有「老母機」的話,這裡的花樹會是一個很好的試驗場。     由於要趕六時多的火車到旅館,我們有點勉強的在五時多吃了一餐愛媛縣的鄉土料理。。(事實上我們差點錯過火車)   一小時後,這班普通帶我們來到了今治前的一站波止濱(又差點睡過站),那裡有人接我們到了海旁的國營旅館,準備明天的橫渡瀨戶內海之旅。 行程花絮 有人居然在天守閣的觀景台睡了?還有人在跳SUPER JUNIOR?拜託這是日本不是韓國。 一點小建議:除非目的地是總站,坐火車的時候不要全部都睡... 上集:道後溫泉

日本四人行記﹣道後溫泉

初初想去四國,純粹因為未去過,貌似好型。事實上,最後只是去了兩日一夜而已。 期待再去。 松山是四國最大,和遊人最多(據日本旅遊局)的城市,於是順理成章選了那裏作我們實質上在四國的唯一目的地。   到達的時候,迎接我們的不是晨曦的陽光,而是厚厚的鳥雲﹣就像英國一樣。當然,對比在接下來的壞天氣,只是小事一摏。

日本四人行記﹣轉機和夜巴

  我們在晨早出發。懷着期待的心情來到登機閘口,心中在計劃着抵埗後的種種。作為唯一有任何日語能力的我,當然有點擔心。過海關的時候,可不要為難我。 不過,我們的首個目的地,是上海浦東。

1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