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Trams

Searching for Hong Kong in Liverpool

The Second City of the Empire; the most important commercial port; the city of dreams for immigrants; the melting pot and hub of popular culture. From a window on Albert Dock, I contemplated the high praises lavished upon Liverpool. Yet, I cannot help but think that these titles were fittings to another city halfway across the world as well. The Hong Kong of the past; the Hong Kong that I did not really know.

利物浦的香港印象

在春天還不甚和暖的陽光下,站在港口貨倉旁的岸邊,一眺兩岸的風光。這裡是帝國年代的第二城市,重要的商業港,移民城市,文化融爐,流行文化輸出之地。 我到了利物浦。然而以上這句所描寫的,到底是利物浦,還是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呢?

Beamish Museum with PhotoSoc: Where History Lives

Last week, the newly-established Photography Society at Durham took a trip to the Beamish Museum for a historical journey back...

A Week in Devon-NORTH 德文郡一週:北德文

Sorry for lack of updates: I have just spend a great week in Devon. Now, on the train back towards...

隨興港島半日遊

Boxing Day的今天,是和教會朋友們一聚的日子。早上揭開了今日無數次渡海的序幕,先到了尖沙咀的RED MR唱K, 終於有幸一試傳說中的那張Touch Screen枱,但是控制比我想像中要難。唱K自然是一個快樂的活動,跟各位一起尖叫着在唱心急人上確是很爽。 不過,接下來的活動更是值得一提吧。幾個人為的填補唱K和晚飯之間的空檔時段,興之所至的來了個港島的半天遊。 既然在尖沙咀出發到港島,第一站自然是聞名國際,被不少雜誌選為人生必遊景點的天星小輪吧。已經很久沒有坐過船了,畢竟平時空閒的時間實在不多。由於晚上還會再回九龍的關係,決定坐小輪先到灣仔。其實,我覺得去灣仔的路線非常適合看吹吹風看看風景的人,因為船程較長,能看到的的樓景更多。幾個人說說笑笑的(還用眼參觀了最受國內遊客歡迎的金紫荊廣場)的便到了灣仔碼頭。 回到我熟悉的灣仔,只好當仁不讓的帶着大家走。說來好笑,這個鴨仔團的領隊居然是我這個在外的半個外國人。為了貫徹鴨仔團走馬看花的精神,旅程包括了兩種港島特有的交通工具:電車和自動電梯,讓幾位不常來港島的朋友一次過滿足好幾個願望(笑)。電車我倒是常坐,(可參見前文)但一「站」半山自動扶梯的機會卻不常有。根據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此系統是全球最長的戶外有蓋行人扶手電梯(題外話,第二位在海洋公園,也許只有香港人才這麼喜歡扶手電梯)。電梯途經幾個中區的景點,例如是舊中區警署和蘇豪區的餐廳群,完成整個旅程需時20分鐘。 剛好口渴的時候看到遠近馳名的名店蘭芳園,便幾個人分了三杯絲襪奶茶。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查資料,才發現原來絲襪奶茶是他們首創的。是杯茶味很重,香醇帶點苦澀味的奶茶。店鋪的門面讓我回想起以往學校後街,已經消失了的大排檔。現在像蘭芳園這種茶檔已經是買少見少了,趁有機會要多點光顧。中環就是個這麼奇怪的地方,在海邊那一座座新式的高樓之後,居然會有這麼老式的小店。   最後,坐船回尖沙咀結束今天的隨興之旅,回程的時候特地選了坐在下層。下層不但更便宜,而且船邊沒有座位,所以可以站在那裏看香港獨一無二的美麗夜景。 今天真是悠閑的一天,也記不起說了多少遍「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現在,我們的生活日益繁忙,有時候甚至連喘一口氣的空閒也沒有。所以,我特別真惜這樣可以讓腦氣清空一下,跟朋友們相聚的日子。

坐電車到總站

閒來無事,想要看看香港的話,緩緩的沿着港島北岸行駛的電車確是上佳的選擇。今天晚上打算看看風景,便決定由銅鑼灣直接坐到另一邊的總站「堅尼地城總站」。在人來人往的銅鑼灣上車,遇到的不是起群結隊的做冬人龍,便是對電車一知半解的各地遊客。很多人也不知道,電車其實是有不同的路線的:並不是每一輛都能把你由堅尼地城帶到筲箕灣的。

德文郡的小瑞士 Lynton and Lynmouth

想不到之前一直期待的 Half-Term 已經接近尾聲。遠離了倫敦的繁華,在英國西南部的德文郡 (Devon) 花了一個平靜的星期。雖然Devon確是英國人熱愛的海灘地帶(約等於我們的布吉峇里),但這僅限海邊而言,其他地方最響亮的還是自家電視的聲音。為免每一天也窩在家中,便跟着到附近的小鎮遊覽一下。 在北部的海邊,有兩個相鄰的小鎮,在山上的名叫Lynton;至於在山下,在Lyn河河口的,自然就叫作Lynmouth。這兩個小鎮又有英國的小瑞士之稱,顧名思義是一個背靠壯麗山嶺(Exmoor國家公園),小屋依山而建而堆砌成的風景區。唯一的方別便是就在旁邊蔚藍的大海。

日本四人行記﹣四國

  在松山的午餐,選了一間藏在大街道商店街裡,貌不驚人的小店。據探子回報,該店只做午市,賣的菜式也只有兩種:鍋燒烏冬和腐皮壽司。我們幾個大食王自然兩樣都叫。 說真的,上菜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原來所謂的鍋燒,是一人一鍋的意思。於是我們桌上忽然多了四個不大不小的,熱得發燙的鍋。 那(煲?)鳥冬是本人吃過最彈牙的一碗,明明看起來平平無奇,但真的很好吃,現在每次煮烏冬的時候,也會想起那個味道。更何況,價錢(以日本標準)完全不貴(一碗460?。那不是松屋的價位嗎?) 真的很後悔那時不多吃幾碗...殘念。 之後到了松山城。松山城可說是松山市,以至整個四國的地標。因為有折扣(當然也來自四國PASSPORT),又算是一場來到,便選擇了坐吊車上山。 吊車分作兩種,有那款滑雪的雪兜,也有那種登山用的,可站數十人的大型吊車。本想坐雪兜的我們,因為天雨的關係,還是坐了另外一款。   松山城的天守除了比其他的城池更大和更雄偉以外,對的這外行人來說跟其他的還是一個樣。城樓內跟很多日式城堡一樣,陳列了和城主以及本城的興建有關的展品,而天守的最高層,也是一個眺望松山市景觀的好地點。 最教我驚訝的,還是上城的坡道和附近的庭園。種滿櫻花樹的坡道,即使只是夏天的翠綠,也使我們拍的照片美得像電影海報一樣,令人不禁暇想櫻花盛開的時候,這裡又會是怎麼樣的光景。如果有「老母機」的話,這裡的花樹會是一個很好的試驗場。     由於要趕六時多的火車到旅館,我們有點勉強的在五時多吃了一餐愛媛縣的鄉土料理。。(事實上我們差點錯過火車)   一小時後,這班普通帶我們來到了今治前的一站波止濱(又差點睡過站),那裡有人接我們到了海旁的國營旅館,準備明天的橫渡瀨戶內海之旅。 行程花絮 有人居然在天守閣的觀景台睡了?還有人在跳SUPER JUNIOR?拜託這是日本不是韓國。 一點小建議:除非目的地是總站,坐火車的時候不要全部都睡... 上集:道後溫泉

日本四人行記﹣道後溫泉

初初想去四國,純粹因為未去過,貌似好型。事實上,最後只是去了兩日一夜而已。 期待再去。 松山是四國最大,和遊人最多(據日本旅遊局)的城市,於是順理成章選了那裏作我們實質上在四國的唯一目的地。   到達的時候,迎接我們的不是晨曦的陽光,而是厚厚的鳥雲﹣就像英國一樣。當然,對比在接下來的壞天氣,只是小事一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