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Seaside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的意大利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的意大利

你被運到敵國的戰俘營裡。你被送到最北最北的,你在腦海中地圖也找不見的某個小島。這裡很陰很濕很冷,時時不見天日。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邱吉爾堤壩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邱吉爾堤壩

跳島連接的堤壩,既有幸冠上邱吉爾之名,自然有點名堂。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聖瑪嘉烈之希望

South Ronaldsay是Orkney群島中最南的一個。我坐著旅遊巴大小的巴士;直到最後總站。St. Margaret's Hope是小島上唯一能勉強叫做村落的地方,因為是個來回蘇格蘭的接駁港,是以路闊落得足夠讓貨櫃車經過;只是早上的「繁忙時段」(約五架貨櫃車)已過,靜悄悄的街道,正好配合水平如鏡的岸景。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 — Orkney明信片(1)

我到Orkney,被人問得最多的,是「為什麼」。即使在英國人之間,Orkney也不是個有名的旅遊點;在日常生活中常被忽略跳過的一處;加上長年被雨雲風暴籠罩,實在是個神秘的失落島嶼云云。

Postcards from Orkney (2)

I soldier on in the Orkneys. Today, for a couple of history lesson. The Harbour at St. Margaret’s Hope, South...

Postcards from Orkney (1)

Orkney: an island group about 10 miles north of the Top End of Scotland. With its treasures and histories shrouded...

Whitby — 德古拉山下

雖說偏遠,但Whitby甚受遊客歡迎,在這熱熱夏日,市集可是車水馬龍。 便先去逛景點吧。Whitby的地標,是原來的修道院Whitby Abbey,聳立在海旁的山崗上,從山下要走上過百級的天梯才能到達。現在雖只剩下在敗柳殘垣,但卻是國際級的熱點-原因無他,來自一本小說Dracula《德古拉》。吸血鬼也。

英式海濱度假指南:5樣必做

嗯,無論是那個海灘,英國玩水的模式都很接近,只有你大概猜極也猜不到,林總活動中,游泳並不在列。除非你是唔怕死亦唔識死的兒童,以年間海水之寒冷,你和海水的接觸,大概限制步過波浪後退的濕沙。到海邊不游泳,到有什麼好做的呢?讓我在此列出必玩必買的項目五樣:

英國漁村風情畫 — St Ives

把場景從蘇格蘭的西海岸,搬遷到英格蘭的西南之角落。春初的陽光有點多愁善感,時晴時陰的決定不了是否盛放。我在西Cornwall一偏僻的小轉車站,等著到St. Ives的列車。 想起英國小鎮,腦海中總浮現出海濱的小漁村,白牆粉擦的小磚屋,伴以停泊在石灘上的迷你漁船一兩艘,再加海鷗數隻,藍天陽光下的雪糕筒等等,經腦海中的水Instagram Filter修修,活脫就是一張現實版的畫布。

蘇格蘭西海岸風情畫 — Isle of Bute

和十九世紀間湧到 Bute 度假的大眾一樣,我在格拉斯哥簡約得來宏偉的中央車站出發,坐火車到渡輪碼頭去。只是在車站的巨型圓拱下,列著的不再是再是蒸氣機車,而是新穎的,有無線上網的電車。沿著漸漸擴闊的 Clyde 河南畔行走,約四十五分鐘的路程,從鬧市直到西海岸的寧靜,從2018回到二十世紀初,英國海濱度假的頂峰。

Bristol in the Rain (1)

When: the rainiest weekend of the nascent 2018 Where: Under Brunel’s magnificent arch, Temple Meads station And there I was, staring at the map whilst sheltering from the downpour, trying to navigate my way to town.

威爾斯鐵路夏行 — LLANDUDNO 雨下的三藩市

在濛濛雨水之下,打消了周圍行的打算,直接到Great Orme山崗下的纜車站便是了。Llandudno的纜車,雖然確實運作的模式並不一樣,但外型看來絕對令人喚起三藩市遠近馳名的電車,更是同年代的產物呢。所以就一來扮扮到美國西岸一遊吧。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