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Railways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1) — 高地隱世城堡 Dunrobin

2018初夏,乘著有點瘋狂的藍天白雲,從倫敦一路向北,穿過北英格蘭、愛丁堡、高地、尼斯湖。還是未夠北。

霍格華茲特快號外 — 活米村之旅

然而,車站的每點每處,由月台到候車室,再到標誌的深紅色天橋,都和電影中的完全一般

英國漁村風情畫 — St Ives

把場景從蘇格蘭的西海岸,搬遷到英格蘭的西南之角落。春初的陽光有點多愁善感,時晴時陰的決定不了是否盛放。我在西Cornwall一偏僻的小轉車站,等著到St. Ives的列車。 想起英國小鎮,腦海中總浮現出海濱的小漁村,白牆粉擦的小磚屋,伴以停泊在石灘上的迷你漁船一兩艘,再加海鷗數隻,藍天陽光下的雪糕筒等等,經腦海中的水Instagram Filter修修,活脫就是一張現實版的畫布。

蘇格蘭西海岸風情畫 — Isle of Bute

和十九世紀間湧到 Bute 度假的大眾一樣,我在格拉斯哥簡約得來宏偉的中央車站出發,坐火車到渡輪碼頭去。只是在車站的巨型圓拱下,列著的不再是再是蒸氣機車,而是新穎的,有無線上網的電車。沿著漸漸擴闊的 Clyde 河南畔行走,約四十五分鐘的路程,從鬧市直到西海岸的寧靜,從2018回到二十世紀初,英國海濱度假的頂峰。

威爾斯鐵路夏行 — LLANDUDNO 雨下的三藩市

在濛濛雨水之下,打消了周圍行的打算,直接到Great Orme山崗下的纜車站便是了。Llandudno的纜車,雖然確實運作的模式並不一樣,但外型看來絕對令人喚起三藩市遠近馳名的電車,更是同年代的產物呢。所以就一來扮扮到美國西岸一遊吧。

威爾斯鐵路夏行— 爬名山Snowdon

列車搖著的啟動,先在後山的路段緩緩的爬升,直到希百倫站(廢棄的教堂)以後,斜度忽然十倍的提升,在水平線再看不見地面,有如直插天際。在這沒有高樓大廈的地方,我開始明白,為何麥兜會天真相信,山頂纜車是往馬爾代夫的航班。

倫敦短線遊 – Bekonscot 世界之窗始祖

佔地廣大,能在旁邊建下山水景觀一兩處。於是Callingham開始為鐵路興建愈發誇張的景色,參照著Beaconsfield一帶的景觀,先建成了一座叫Bekonscot的小鎮,再慢慢的擴建成一個小人國,甚至「開山劈地」的把游泳池改建成湖泊,Bekonscot便漸漸的從模型鐵路進化成模型城市了

西南到東北 — 英國極點選

遊記亂寫一通,需要的有時只是一個藉口。 在網上某處看過一篇文章,列出作者在英國內到過的最北最南是那處。有點無聊,便也來跟風一試。

My Extreme Points of the United Kingdom

A chronicle of the extreme reaches of the United Kingdom, and how close (but yet too far) I've got to them.

威爾斯鐵路夏行 — Aberystwyth・大西洋之風

威爾斯鐵路夏行 — Aberystwyth・大西洋之風

大西洋海岸的珍珠,威爾斯文化重鎮,英國史上最難讀的地方名—Aberystwyth(讀音大概是"Aber-is-with"?)。

威爾斯鐵路夏行 — Tywyn・保存鐵路先行者

威爾斯鐵路夏行 — Tywyn・保存鐵路先行者

如此的好天氣,正配合我到Tywyn的心情。這個在西海岸名不見經傳,AEIOU一個也沒有(大約讀作Tow-In)的小鎮,可是鐵路發燒友必要來朝聖的地段。

威爾斯鐵路夏行 — 無人站記

繼續「深度」探討威爾斯,用比蝸牛更緩的速度連載遊記。 沿著Cambrian Railway再向西往海邊去,是英國標準中少有渺無人煙的境界:除了北蘇格蘭的高地以外,也就沒有更少人居住的郊野了。所以這裡的交通很不方便,就只有鐵路公路各一,數十公里之間火車站就只有那數個,從倫敦出發到米蘭巴塞還更快。

1 2 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