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Hong Kong

重遊香港地

重遊香港地

眾位好。在2019重新出發。 一下子的暫別了部落格六星期有多,說穿了自源於慣常的惰性,但官方的理由卻是被派駐海外,有點突然的來到了新加坡。既然不在英國又不在香港,又何來When HK Meets UK呢。 然而人到遠東來,總有點好處的,終於趁機到了香港一趟。 香港,有些東西還是熟悉的:機場指示牌上的字字鏗鏘;茶餐廳裡溫馨的早餐A涷奶茶;商場裡巴士中還是太冷的冷氣;英粵日㚒雜的「香港話」,還是比Singlish親切。 然而上次來,遙遠得像是咸豐年間的事。於是對香港熟悉之中還帶點陌生:堅尼地城裡找不到以往一伸手就有的五號巴士;在西洋菜街走在路中心,差點被不耐煩的客貨車砍下;電車換上電子牌,不能認顏色就知道目的地;利東街記憶猶深的地盤陣,果然變成有Vivienne Tam的名店街。 好,既然是遊客身份,就依著英國新加坡出版的旅遊書;拿著有鐘樓山頂的旅客版八達通,遊香港。於是一個下午在中上環遊蕩,坐「新」西港島線看西環,看回憶裡的補習社變成手工啤酒吧;去了些大家日常都不去的景點(看幾乎誤是京都的南蓮園池;看歷史博物館訴說的香港故事);還被朋友帶到譚仔吃碗米線,然後被別的朋友說笨,為何不去譚仔三哥云云。 嗯,在沿著荷李活道走過文武廟,到奧卑利街參觀了堪比東京倫敦之型格的PMQ及大館,再從扶手電梯的空檔中一窺蘇豪的車水馬龍(嗯,蘭芳園還健在呢)直下到大樓名店林立光得從不像黑夜的中環,開始有點明白,為何香港在國際間,還是有點名氣;身邊想來香港居住工作的外國朋友,為何源源不絕。 大概需要離開過,才能看得出香港之瘋狂,香港之超現實,香港之可愛:就像飛鵝山,明明是郊遊路線卻行車直達兼有沿途市景;就像將軍澳,明明是個普通住宅區,但密麻麻的摩天大廈卻像曼克頓般幾可籠罩天際;就像從電車上層看的港島街景;就像深水埗街坊式的茶記。肉麻點也要承認,我邊在石硤尾走,有點反射性的唱起一句「人生總有歡喜… 香港,等下再見吧。我買了一套攝影明信片,菠蘿油T恤;等機會再把駱駝牌水壺叮叮模型港隊波衫等,在倫敦建築我的小香港吧。

Sheffield 錫菲・Park Hill 彩虹邨的回影

Sheffield 錫菲・Park Hill 彩虹邨的回影

這曾是歐洲最大的公共住宅群,六十年代烏托邦理想主義的產物。從香港的角度出發,自然聯想起公屋:長方塊的組成,帶有幾分石硤尾邨的影子;依顏色辦認,又想起彩虹邨呢。

英國大學環境談 (1) – 校園大學 (Campus University)

英國大學環境談 (1) – 校園大學 (Campus University)

先談校園大學。校園大學多是二十世紀中葉英國擴展高等教育時的產物:顧名思義的,校園大學將整所大學的學術體藝設施,以至學生的住宿和日常生活所需,都一站式的雲集在一地,活像一所巨型的寄宿學校般,

留學 ⋯⋯ 避開香港微社會(2018)

聽起來很誇張,但感謝近年來偉大的教育改革,在英留學的香港人很多。若你是來讀大學的話,需知道留學生最熱門的幾間,人數多得能在香港辦O-Camp(一樣在英國不存在的東西)。還是各大學各自辦一個。

When HK Meets UK 晉身專欄

  呃,整個七月一文不發,只是在Instagram上載旅遊圖片(遊記很例牌的還在過長的清單上發霉)只是本次能表面上去卻「例牌」的懶惰,算有個好聽的籍口。 明明第一期是七月初的事,居然到現在才在部落格上宣佈,確實令人汗顏。受《都市日報》之邀請,讓我假假地的是個報章專欄作家,在報章這大眾平台上談談英國生活讀書的一兩件事,讓我也能誇誇張限的發個夢。 我的專欄《留英隨筆》,將逢星期一在《都市日報》上連載。 若你像是個被虐狂般是本部落格的長期讀者,大概會對專欄上的文章題目熟悉,但無論你是新舊讀者也好,也在此希望眾位多多支持好了。 p.s.乘專欄的要求,終於露面了。只能說,Photoshop果然是個偉大的發明。

那些年的廣東歌

那些年的廣東歌

久不在香港時,不論是留學移民或是什麼的,總有一兩個讓人回憶過去的觸發點。某日在家聽歌,忽然好奇心起,在鍵盤中輸入"Twins"。一按Enter,打開了Spotify當中的廣東歌盒子。就來談談那些年的廣東歌吧。

Searching for Hong Kong in Liverpool

The Second City of the Empire; the most important commercial port; the city of dreams for immigrants; the melting pot and hub of popular culture. From a window on Albert Dock, I contemplated the high praises lavished upon Liverpool. Yet, I cannot help but think that these titles were fittings to another city halfway across the world as well. The Hong Kong of the past; the Hong Kong that I did not really know.

利物浦的香港印象

在春天還不甚和暖的陽光下,站在港口貨倉旁的岸邊,一眺兩岸的風光。這裡是帝國年代的第二城市,重要的商業港,移民城市,文化融爐,流行文化輸出之地。 我到了利物浦。然而以上這句所描寫的,到底是利物浦,還是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呢?

英式詞彙記:雞蛋煮法大全

說起港式早餐,腦海中自然想起茶餐廳的例牌A餐:煎蛋多士,再加上火腿通粉*。茶餐廳A餐預設的,似乎總是煎蛋。英倫沒有港式茶記的詩意,比照「西煎雙蛋」等對聯似的名句,英國早餐店機械式的「2 Fried Eggs」雖然滿足每餐都在計算卡路里的分子,但論文采就確實被比下去。

2017 港鐵英文意譯路綫圖

乘著南港島綫的落成啟用,我決定再接再厲/炒舊橋,製作了一幅新的路綫圖,包括九個新車站和一些譯名的微調,在此為大家送上:

Hong Kong MTR Map Literal Translation (2017 Sequel!)

So for the first project of 2017, I've created a sequel to my MTR translation, complete with new stations and revised names.

Just How do you Type in Chinese… On a Phone?

Just How do you Type in Chinese… On a Phone?

Stroke Orders and Handwriting.

1 2 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