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倫敦短線遊 — Rochester・城堡教堂記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初夏,是去旅行的好時間。沒空飛到南美還是東歐的尋找自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離開倫敦小休好了。雖然倫敦是個巨型都市,但要離開來趟小旅行不但容易,選擇還多得很,就讓我在這暑假來個「逐個擊破」吧。本文先到了倫敦東南,經常被遺忘的歷史名城:Rochester。

縱觀平常「倫敦外一天遊」的熱門地點,Rochester大概不在當中。誠然,這裡沒有溫沙或劍橋的國際級名氣,但是論景點Rochester可謂絕不稍遜:它是個傳統的英式城鎮,不但有著兩個國家級的景點,而且還有很好逛的大街市集,實在是個很適合找個情朗午後一到的城市。

坐火車甫到達Rochester,在嶄新的火車站遠望眼前像是時光倒流的舊城區,不難找到Rochester聞名之處。要看中世紀歐洲古城的歷史地位不難,只需看看城市中最重要的兩座建築物—城堡和大教堂—宏偉的程度,便可略知一二。雖然現代的Rochester不過是個英格蘭東南部都會圈的住房城市,但在漫長的英國歷史洪流裡,Rochester可曾是和倫敦並駕齊驅的「大」城市(如果黑暗時代的歐洲有城市的話),所以兩大標誌:城堡和大教堂都是名勝古蹟,也定是必遊的地方。

城堡和大教堂是Rochester最高的兩座建築,從車站出發瞄著它們便成,肯定不會找錯路。城堡建在High Street後面,在護城牆後的小山上居高臨下的俯瞰全城,有看大教堂的最佳角度,因此也順理成章的成為我的第一站。城堡建在教堂之上,大概是一種放政治於宗教之上的Power Play?

因為Rochester位處從歐洲大陸往倫敦的路上,Rochester的城堡早在千年前便以成形。在戰略要衝之中,城堡守衛森嚴,是英格蘭最重要的城堡之一。到後來雖被歷史的進程淘汰而失修,但失修又有失修的好處:沒人碰沒人改建過的舊城堡,反成為英國中最「無添加」的古跡,單是一塊的石頭也是四五百年歷史的貨色。

既去除了後代的增修,Rochester城堡大概是英國保存得最完善的諾曼風城堡。所謂諾曼風,標誌肯定是一座主導整個城堡地貌的塔樓。因科技財政所限,諾曼城堡多是木造,因此很多早已消失於歷史洪流之中;只有最重要的城堡塔樓才會用上石頭。所以,英國無論那個城堡,最古老的部分皆是塔樓,外圍的圍牆宮殿,不論是溫沙城還是倫敦塔,都是後加的。事實上,若果倫敦塔沒經諾曼以後各代的國王增建,那它大概就是Rochester城堡的模樣。

現在看來普通吧,但千年以前,它可是當代科技財技的頂端…

到城堡主樓參觀,發現裡面有系統得像座現代的大廈:兩旁的圓樓梯扶搖直上,不像會漏掉層數的升降機。不過因為作地板的木材早以消失,塔樓的中間是空心的,有點像有個庭園在中心的舊唐樓。只能在四邊慢慢的轉樓梯,時而看看指示牌,時而偷聽其他遊人手上的導賞機(還是不想花那幾英鎊)。

慢慢的轉樓梯到頂層,一眺全城的風景—這裡,大概擁有看大教堂,以至附近山城海港的最佳角度。

順理成章的,下一站便到大教堂去。因為歷史緣故,英格蘭的教堂群中,倫敦不是最古老的(那是Canterbury),甚至也不是第二:這殊榮就落在Rochester手中。Rochester大教堂首建在公元604年,目前可見的是「新版」—然而所謂的新版是近過千年歷史。相比「家道中落」的城堡,大教堂千年來有經歷過無數的大增小補,所以看來就像新的一樣。

遊Rochester,除了兩個景點外,最值得一遊之處,就是它和文學的連結吧。大文豪狄更斯雖在別處出生長大,但以後一生幾乎都在Rochester的郊外渡過。狄更斯顯然非常喜歡在Rochester的生活:畢竟他的遺願就是要長眠在Rochester大教堂後的墓園裡。可是,大文豪有大文豪的壞處:英國政府覺得狄更斯太重要,於是推翻了他的願望而把他葬在西敏寺的詩人角落之中。

然而,這並沒有阻止狄更斯粉絲們來Rochester參觀朝聖的熱情;而這裡也因著遊客的影響而漸漸變成一個充滿文藝氣息的城市:二手書店和藝廊比比皆是,亦是文青至愛的咖啡店等。在街尾的Baggin’s Book Bazzar自稱是英格蘭最大的二手書店,樓高兩層但長得很的店內堆滿著成千上萬的書籍,種類繁多的程度,幾乎你說得出的任何題目,店內也有至少五本。好奇的搜搜和香港有關的書籍,架上居然有本六七十年代市政局出版的中英對照相片集。感覺是在香港也找不到的。愛書的話一定要找在機會來一趟,在這裡消磨上數個小時。

從倫敦中心到Rochester,可以從St Pancras或是Victoria車站出發,車程都不過45分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