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Richmond Park 倫敦都市綠洲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Isabella Planation

在英國難得,陽光燦爛的好天氣日,倫敦人基本只有一個心願:在石屎森林之中找處太陽照射到的綠地,坐著攤著過個悠哉的下午,直到曬傷為止。

在倫敦,公園綠地出奇的多:由市心的海德公園到北倫敦的Kenwood House (呃,借此賣賣廣告)。當然要曬,倫敦人其實不揀擇,馬路旁的隨便一片草地均可。然而,環顧符合如此選擇的地點,我大概會以倫敦西南的Richmond Park為首選。

Richmond Park 列治文公園,是倫敦的皇家公園之一,和海德公園,格森威治公園同級。不過,Richmond Park可要比其更著名的同伴們要大得多—面積差不多十平方公里,是海德公園的六倍,香港維園的五十倍。與其說這是個公園,不如說是個被城牆環繞著的野外。

公園大得走一直線要一小時以上,所以公園中有數條雙線行車的路線,旺季中甚至有免費穿梭巴士。我自問算是Richmond Park的常客,但每次來,都總會有點迷失,走進從沒到過的地方,然後要打開Google地圖才能找回想去的方向。

歷史上,Richmond Park一帶遠離市區,是個被皇室徵用作捕鹿的園地。因為四周有城牆的保護,公園成功躲過了倫敦近兩世紀來近郊化的擴張,現在是倫敦人遠離煩囂,由徒步到踏單車再到騎馬的好地方。最誇張的是,數百年間,公園之中居然還有野鹿數百隻,在面積廣大的綠地樹叢間棲息。公園之大,讓野鹿幾能自給自足的生活(這裡的野鹿群,可能是世上被研究得最多的一族),只是空間廣闊,所以就沒有奈良公園般,數百隻一群帶給眼球的誇張了。不過,在大都會之中居然還能看到真正野鹿,實在是匪而所思呢。大隻的野鹿,還是讓人有點怕接近。

若要像旅遊書精品遊般,選個必到之處,那我選幾乎在公園正中的Isabella Plantation 伊沙貝拉種植園。這裡一改公園像是野外的作風,以被精心打理的杜鵑花和水池而聞名。若在花盛開時的四五月一遊,在樹種植園中的排列得像個迷宮,亮麗彩虹一般的杜鵑樹群間遊走,伴以水池反射五彩繽紛的情景,可說是個實景Instagram Filter—也難怪現在十分受旅客的青睞。可是Richmond Park終究不在倫敦市心,要找相機的角度不難,找個樹蔭下角落靜靜的野餐亦可。

Richmond Park之中亦有以倫敦標準來說山崗數座,提供向倫敦中心無阻擋的美景。在園內角落中的King Henry’s Mound,你可剛好的從樹間一直線地看到倫敦的聖保羅大教堂,—然而這並非偶然。Richmond Par,在英國擁有「受保護景觀」Protected View 的地位:任何在倫敦興建的新樓宇,都不可阻擋住這直線之間的景觀。倫敦市中摩天大廈奇形怪狀的設計,或多或少都和這保護景觀有關。有機會的話,也就來Richmond Park,賞景之餘和這都市綠洲間迷失一下吧。

Richmond Park,從倫敦中心坐District Line或是South Western Railway,均約半小時可達。因公園的帶挈,Richmond是倫敦最典雅高尚的區域之一,花個悠閒下午的好去處。就看看我會不會再寫遊記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