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北倫敦市中郊遊 – Kenwood House

所謂「聖誕假期」,就是放下應該要做的東西,去做無故就像做的東西的時候。假期初始時,我繼續依著英格蘭遺產基金(English Heritage)旗下物業的名單去旅行。

英國的聖誕傳統習俗有很多(按此看其中一些),但另一很可愛的活動是行山:在聖誕正日早上到家附近的山水走兩轉,明明冷得很,但卻深具歡迎。所以我也跟風的到郊外走走。

倫敦是個綠得很的城市:我所指的不只是在熱鬧市中心,遊客絡繹不絕的海德聖占士公園等,還有無數環繞倫敦周圍的廣大綠地。以和它面積人口相近的城市來說,這些郊野離倫敦出奇的近,甚至可謂近在咫尺:從市中心坐不過四五十公里,你便可從車水馬龍的城市直達周圍連一座樓也看不見的郊外。

若四十公里還是太遠,倫敦還有數個就在三四個地鐵站之距的郊野:西南方的Richmond Park和北倫敦的Hampstead Heath,大概都是代表。這兩個地方要說是「公園」,不如說是躲在市區裡而的一片叢林。 那裡並沒有剪得整整齊齊的一草一木,而只是幾個小山中的小片樹林,置身其中尤如在郊外一樣。Richmond Park甚至還有野鹿呢。

聖誕前,我選擇到了Hampstead Heath北面的大府第兼美術館:Kenwood House(肯活府)。

Kenwood House在北倫敦的近郊中,坐地鐵二十分鐘左右的路程。不過一百年前,Kenwood一帶還是片片的綠地,但現在已經成為倫敦最昂貴的地段之一。Kenwood一直都是倫敦貴族們渡週末和招待客人的大宅,在十八世紀的大法官Mansfield的手上經過大改建,大致達到了目前古典風皇宮一般的模樣。大屋在其後的百年經手的業主如走馬燈般,,終於被富甲一方的Iveagh伯爵(健力士黑啤的後人)購入,方才逃過差點被拆卸的命運。Iveagh本來打算將大宅變成他的私人美術館,但他在買下Kenwood之後不久便過世了。

他的遺囑把Kenwood和他的美術珍藏都留給英國政府,條件是大宅必須免費的向公眾開放。所以和其他遺產基金的物業不同,Kenwood年中都是不用購票入場的。

不論其中的藝術品,單是大宅的建築和室內設計就很值得一看。整屋的設計都出自當代很有名的蘇格蘭建築師Robert Adams的手筆:看看這個圖書館吧,實在令人歎為觀止。

藝術品方面,不是專家老實說認識很少,不過林布蘭(Rembrant)我還是有聽過的。在Kenwood的珍藏之中,最著名的大概就是這件巴洛克名師的自畫像。

既說本次來訪的目標是行山,趁著太陽徐徐降下之前便到府第的庭園中走個圈。和很多公園不同,你幾乎可在庭園中隨意的遊走,除了危險地段之外並沒有什麼限制。

走得累了的話,你也可到咖啡室歇歇腳。雖然內裡的裝修同具風味,但我對其幾乎在地庫的位置有點失望,沒能拿著咖啡看風景。所以只好外賣拿著走。

於是我就沿著小橋流水,清空腦袋,無甚目標的往前走走,一邊看掉在地上的紅葉,遠方的石橋湖水綠林。完完全全的忘記所有,想不到在市中心也有如此冥想般的體驗。

想到Kenwood,坐地鐵北線到Archway再轉巴士最為方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