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不列顛・最後邊疆記(1) — 高地隱世城堡 Dunrobin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Dunrobin Castle, Highland

2018初夏,乘著有點瘋狂的藍天白雲,從倫敦一路向北,穿過北英格蘭、愛丁堡、高地、尼斯湖。還是未夠北。

年前曾寫過,我在英國「極地」的探險旅程。那時寫下的英國最北端,是高地鐵路上經過的某水力發電站。本次北遊蘇格蘭十天,當中一整週都在那最北點以北渡過。

在大不列顛島以北,有兩組只有幾分似是英國的群島—和本土僅一海之隔但卻是兩個景況的Orkney,還有再往北去,橫跨等同西伯利亞北緯六十度線,英國真正的最終極地—Shetland。

島嶼之北,讓它們比起英國更像北歐:世代間處於維京人的控制下,讓它們多少有點挪威的痕跡,就連旗幟也是北歐的左傾十字。像北威爾斯或是倫敦得里,這是英國人也少有踏足的最後邊界。就由我無什麼理由的去一遍吧。

誠然,我毫無趕急的打算,但單是到Orkney去,也就花了一整天。照本部落格家風的坐夜行列車,早上抵達Orkney附近最能勉強稱作城市的Inverness。所謂「附近」,距離還有250公里。數年前初遊高地,曾在此落腳數天,值得一遊的景點均遊畢,所以除了吃過悠閒的早餐和在高街遛達以外,便在等火車了。

Dunrobin Castle, Highland

從Inverness繼續向北,鐵軌僅有一條,名字很配合的叫作極北線(Far North Line),從這裡到英國本土最北端,是三個多小時穿越高地荒蠻的光景。心血來潮,決定在中間找個落腳點。剛好在兩總站之間,有個實在隱世但卻又有幾分迪士尼風的城堡,便立時拍板前往。

Dunrobin Castle。

這大概是英國最北的莊園大宅。這類大宅自問到過不少,但像其如此特別的卻不常有。首先,來參觀的交通實在出奇的方便—在城堡前專屬的火車站的下車,一直線的步行五分鐘便能到達城堡的大門。如此全因擁有城堡的Sutherland公爵家族,一反十九世紀貴族的常態十分支持鐵路發展;其中的第三代公爵更是個名副其實的鐵路發燒友,維多行亞女皇來參觀時還會親自駕駛蒸氣火車頭迎接的那種。沒有他當年的贊助,極北線也就成不了事。他的贊助只附帶一個條件,自然就是他的私家火車站了。

莊園大宅,能做得像這麼宏偉的城堡實在罕有。城堡設計來自Charles Barry的手筆-你大概未聞其名,但他的作品國會大廈和大笨鐘,你肯定見過吧。想想城堡北蘇格蘭的地段,和直達的私家火車站,加上素白的尖塔幾座,難道這裡才是霍格華茲的真面目?

Dunrobin Castle, Highland

大屋的內部雖說繁華,但感覺和英格蘭南部溫暖的府第實無兩樣。大概這才是Dunrobin最厲害之處。看看這別緻的圖書館,內裡的裝潢,讓人完全忘記這是極北的地段,繼續用上哈利波特的比喻,嗯學院交誼室?

來參觀Dunrobin Castle,理論上花園才是亮點—這撮蘇格蘭的海岸線,好像有什麼迷你氣候,或是現在反常不再的放晴天氣,和這明明比你能說出的任何一個加拿大城市也要北的地方,居然會有如此傳統法國風,似到凡爾賽的庭園一般—不過差了個用來泛舟倒湖景的水池。是日還有雀鳥表演,的確尤如置身法國宮廷吧。

Dunrobin Castle, Highland

花園旁另有「博物館」,展品全是各代貴族從地球各個角落打獵來的獎品,幾十隻鹿頭一字排開的掛在牆上,在晚上大概陰森陣陣。博物館門外有個展示牌,警告內裡展品的類別,上時代正確的東西不代表現在也可以,不喜勿進云云。

Dunrobin Castle, Highland

儀式性的到過cafe,便是時候到火車站截下剛到站的列車(Dunrobin Castle火車站使用人數之少,是個招呼站Request Stop,沒人時火車飛站直過,作為唯一想上車的乘客,像坐小巴一樣需伸手去截車),繼續向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