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愛丁堡 北國的雅典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CIMG6570-001

愛丁堡是蘇格蘭最有名的,也是唯一我可說是「熟悉」的城市。若你喜歡歐洲風典雅四方的建築,從中世紀傳留下來一級一級的石板道,和滲出陣陣歷史的城堡橋樑,那愛丁堡-甚至先於倫敦-就是你必需到的地方。

愛丁堡依著Arthur’s Seat死火山而建,由中世紀城堡帶頭的舊城區,和與其隔著峽谷,井井有序的新城區所組成。居然兩邊都是世界文化遺產。因為愛丁堡是個仿希臘羅馬時代,(代表作:白雲石支柱。就像神廟一樣)建築物滿佈的城市,所以又有「北國的雅典」”Athens of the North”之稱。就像香港曾被叫作「東方威尼斯」一樣。

要看全景圖找適合Instagram的地點,人自然要向高處看。幸而愛丁堡是個依山而建的都會,可從天上俯瞰的地點可有好數個。

IMAG1076-001

先提愛丁堡城堡,它不但是全城最著名的景點,也是最受遊客歡迎的地方,若你是第一次到蘇格蘭的話總會到的。我就到過兩遍。雖然它是蘇格蘭標誌性的歷史重鎮,我總覺得愛丁堡城堡有點…普通。這裡以往是蘇格蘭皇室的行宮-但這「以往」已是400年的事了。隨此以後,城堡的用途是座軍營。皇公貴胄之流的貴氣華麗,早以被實用主義掛帥,軍隊的嚴肅冷靜所取代。參觀城堡內部時,眼所見的都是軍隊博物館。

從遠看,城堡是個強大而且難對付的據點,但就欠了點歐洲宮殿一貫的精細。

所以就看出面的風景好了。城堡位處易守難攻的山岳上,在這和平的年頭正可伸伸頭出去一睹對面新城區的風光。「新」城區,是十七八世紀城市規劃的傑作,幸好絕大部分當年的古建築,如同兩旁的整潔四方的街道舖設,精心維護的廣場花園,都成功的保存了下來。

在新舊城之間有一峽谷,以往是個湖,被抽乾以後成了火車總站,伴著四周綠油油一片公園,是我最喜歡的火車站之一。若把眼放長遠看點,愛丁堡以北蘇格蘭的山水一目了然。除了沒有最好認的城堡以外,確實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致。

IMAG1123-001

從城堡的炮台向右方遠眺,我忽然注意到數條古羅馬風的石柱,像雅典的巴特農神殿般立在山邊上。我知道愛丁堡不是羅馬帝國的哨站,所以那幾條石柱到底從何而來呢?步上Calton Hill,我終找到答案。

 IMAG1128-001

Calton Hill是新城區城北的一個公園,在此你會找到是蘇格蘭政府的重鎮,所以也是一群市政建築的據點。

這幾條羅馬石柱,是蘇格蘭的「工事中」的國立紀念碑。它本為記念無名英雄而建造。但是因為缺錢,它建了一半以後就被迫停工。在隨後的百多年來,雖然有無數將半成的紀念碑「活化」的計劃,但從眼前剩下來的壁牆半部來看,它們顯然沒有成事。在出奇地和暖的北國盛夏,在山頂峰的草原上躺著看書,看天上顯得特別近的雲,看周圍的市景,確實是個平靜的一個小時呢。

IMAG1125-001

到愛丁堡,另一必做的活動就是爬Arthur’s Seat。這座在愛丁堡中心標誌性的死火山,大概是大都市之內最壯觀的自然風景。雖然我曾到過愛丁堡兩遍,雖然攀登的難度不算高,但無從解釋的是我居然從沒到過山頂。

10492610_1500463146837349_2139697655997760331_n

爬過兩遍,但都在中途回頭。

而本次…還是一樣。從山腳出發,我因不懂路而笨笨的選了最難的登山徑,除了連上城堡舊城的風景實在醉人外,真沒有值得這樣走的原因。在一遍令人氣斷的上山道後,我剛好的找到以上,我在愛丁堡最喜歡的風景。

在山腰的十字路,遠眺北面Leith的海灣,讓我回想上次去這裡的時光。那時是大學的「青蔥歲月」,一行數人爬山去。因時間問題沒嘗試登頂,於是就在這山頭上待了好一會看眼前難以置信的風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