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Hong Kong

隨興港島半日遊

Boxing Day的今天,是和教會朋友們一聚的日子。早上揭開了今日無數次渡海的序幕,先到了尖沙咀的RED MR唱K, 終於有幸一試傳說中的那張Touch Screen枱,但是控制比我想像中要難。唱K自然是一個快樂的活動,跟各位一起尖叫着在唱心急人上確是很爽。 不過,接下來的活動更是值得一提吧。幾個人為的填補唱K和晚飯之間的空檔時段,興之所至的來了個港島的半天遊。 既然在尖沙咀出發到港島,第一站自然是聞名國際,被不少雜誌選為人生必遊景點的天星小輪吧。已經很久沒有坐過船了,畢竟平時空閒的時間實在不多。由於晚上還會再回九龍的關係,決定坐小輪先到灣仔。其實,我覺得去灣仔的路線非常適合看吹吹風看看風景的人,因為船程較長,能看到的的樓景更多。幾個人說說笑笑的(還用眼參觀了最受國內遊客歡迎的金紫荊廣場)的便到了灣仔碼頭。 回到我熟悉的灣仔,只好當仁不讓的帶着大家走。說來好笑,這個鴨仔團的領隊居然是我這個在外的半個外國人。為了貫徹鴨仔團走馬看花的精神,旅程包括了兩種港島特有的交通工具:電車和自動電梯,讓幾位不常來港島的朋友一次過滿足好幾個願望(笑)。電車我倒是常坐,(可參見前文)但一「站」半山自動扶梯的機會卻不常有。根據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此系統是全球最長的戶外有蓋行人扶手電梯(題外話,第二位在海洋公園,也許只有香港人才這麼喜歡扶手電梯)。電梯途經幾個中區的景點,例如是舊中區警署和蘇豪區的餐廳群,完成整個旅程需時20分鐘。 剛好口渴的時候看到遠近馳名的名店蘭芳園,便幾個人分了三杯絲襪奶茶。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查資料,才發現原來絲襪奶茶是他們首創的。是杯茶味很重,香醇帶點苦澀味的奶茶。店鋪的門面讓我回想起以往學校後街,已經消失了的大排檔。現在像蘭芳園這種茶檔已經是買少見少了,趁有機會要多點光顧。中環就是個這麼奇怪的地方,在海邊那一座座新式的高樓之後,居然會有這麼老式的小店。   最後,坐船回尖沙咀結束今天的隨興之旅,回程的時候特地選了坐在下層。下層不但更便宜,而且船邊沒有座位,所以可以站在那裏看香港獨一無二的美麗夜景。 今天真是悠閑的一天,也記不起說了多少遍「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現在,我們的生活日益繁忙,有時候甚至連喘一口氣的空閒也沒有。所以,我特別真惜這樣可以讓腦氣清空一下,跟朋友們相聚的日子。

坐電車到總站

閒來無事,想要看看香港的話,緩緩的沿着港島北岸行駛的電車確是上佳的選擇。今天晚上打算看看風景,便決定由銅鑼灣直接坐到另一邊的總站「堅尼地城總站」。在人來人往的銅鑼灣上車,遇到的不是起群結隊的做冬人龍,便是對電車一知半解的各地遊客。很多人也不知道,電車其實是有不同的路線的:並不是每一輛都能把你由堅尼地城帶到筲箕灣的。

重拾童真 香港科學館

小時候去過一次科學館。雖然記憶已是十分模糊,但還記得幾個豆丁圍着那部賽車的模擬器排隊在玩:那是我唯一起想成不以最快完成為目標的賽車遊戲。 在此以後,再沒有到過那裏。近一兩年說了多次要去重拾童真,前天終於成行。因為某人(?)把免費入場的日子弄混了,我們入場還是付了25元的入場費。和想像中一樣,展館裏擠滿了跟學校來參觀的學生,好不熱鬧。展館中大部分的展品都是可以親自操作的,而這些對於我這個對理科沒什麼認知的人來說倒是件好事:畢竟能真實操作一樣東西對學習定有幫助。我們三個大男孩幾乎把在地下層的數學問題都解了一遍,其中不乏「開古」後使我們覺得好笨的問題...在地下層還有「環保廊」,教小朋友們環保的信息。其中有個駕駛不同交通工具的模擬器,自然也變成了我們幾人的大戰場地:只不過,要在一分鐘內由科學館到沙田實在是太難了吧:目測沒有人能做得到。 直步上二樓後,眼睛就被掛在天花板上的飛機吸引着,立時想起它一定是國泰航空的那架DC3了。以往坐飛機時閱讀它們的雜誌,最後介紹歷史的文章上便有提到(那段不知看了多少次),原來這架飛機是國泰的第一架。不過,隨着某人的一聲驚叫(?),我們才發現那個傳說中的模擬器!雖然外貌像是架一級方程式,但模擬器的目標卻是考車牌。說實在的,本來還以為一定坐不進去那窄窄的駕駛席,怎料裏面出奇地寬敞,讓我不禁猜測以前的我究竟是怎樣按到加油掣的呢。聽回那句熟悉的「好危險呀!」(其中有一幕是有人衝出馬路),心裏真的是笑了出來。 最後轉戰頂樓的「能源效益中心」,全因又發現了一個不同的模擬器也。(也許我們根本只想去打機) 這次的名義上的目標是省油,實際的則是想辦法在三分鐘內駕駛最遠的距離。經過慘烈的會戰後,我還是以幾百米的些微差距而敗下陣來... 結果足足玩了老半天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去吃晚飯。科學館果然是個值得一遊的地方,難怪科學館長年以來也是香港入場人次最高的博物館。以後,也許是很久以後,應該會再來。

皇后像的聖誕小鎮

終於回到香港,又是期待已久可以放鬆一會的時間。適逢是做冬的時節,這一兩天見的人多,吃的東西也多,實在是一大樂事。原來自零三年起,作為香港繽紛冬日節的一部分,每年皇后像廣場都會懸起全港戶外最高的聖誕樹。這類型的活動應該更大力推廣。 (相片來自手機,質素不佳請見諒) 日前帶着幾個堂弟妹到了中環皇后像廣場,去看看那棵聖誕樹。今年因天冷,即使已是夜深,景觀看起來也更是動人,更有節日氣氛。高高的聖誕樹立在匯豐總行的對面,奇怪的是樹卻是藍色的(說句題外話,今年的聖誕樹多用不同的顏色,那是在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在追着幾個小朋友的空閒中,我也對着其他不什麼壯觀的聖誕機在拍。剛好旁邊有路燈的關係,拍出來的照片雖然技術不濟,卻很有意境。據說這樣參照芬蘭的聖誕老人村而建,在能去那個以前,就先在這邊聊以自娛吧。 皇后像廣場本身就不大,也是在香港鬧市中少有能夠完整地看得見天空的一處。雖然聖誕樹很壯觀,但與後面一座又一座的高樓大廈(一字排開的香港重鎮:匯豐,長實,中銀),自然是小巫見大巫。趁着有空餘的時間,也拍了幾張大樓的照片,順便試試手機相機的功能。 上圖是個人很喜歡的一張照片,在現在是立法,以前和未來是司法機關的立法會大樓後方,正好站着大企業的大樓。至於是無比諷刺還是另有所指,就留給大家自由發揮了。

英國唐人街歷史

英國唐人街歷史

這是一篇替學校雜誌寫的文章,因為想欺騙流量的關係(笑),現在把它翻過來發表。 雖然耶穌會士沈福宗早在1682年便成為首個踏足英國的華人,但是華人的集落要到十九世紀初才在英國出現。在鴉片戰爭戰敗後,清朝被迫開放港口通商,不少船公司因而開展了英國與清朝的商船航線,例如行駛上海、香港和利物浦之間的「藍煙通」線 (Blue Funnel Line)。最早期的英國華人都是這些商船上的水手。為了讓放假的船員們有家可歸,船公司在船塢附近興建宿舍供他們局住。因此,利物浦便是全英以至全歐洲第一個華人社區的所在地。 部分水手在轉行後繼續居於港口一帶,所以早期的聚居點中,不論是利物浦的克里夫蘭廣場 (Cleveland Square)還是倫敦的Limehouse區都在港邊。第一間中餐館在利物浦的皮特街開幕後,服務這些水手的餐廳和店舖便像雨後春筍般湧現在華人住宅區中,這就是中國城的前身了。由於水手們勤快,不酗酒並照顧他們的家庭福利,這些華人頗受本地女子歡迎,一部分水手們還跟她們結婚和生育亞歐混血的下一代。不過,很多當地華人生活貧困,而華埠也成為了鴉片煙館和貧民窟的代名詞。到了二戰時期,在倫敦和利物浦已有為數約二萬的僑民。 由於華埠附近港口,它們大多都在納綷德國對英國的轟炸中遭受嚴重的破壞,很多人無家可歸。一些人搬到曼徹斯特和紐卡素,那裏的中餐館分別於1948和1949年開業。而留在利物浦的華人則向內陸發展,搬到目前唐人街的所在地﹣大教堂西面。受到在遠東歸來的士兵影響,東方的食品變得更時尚,可是,目前最著名,位於李斯特廣場(Leicester Square)的倫敦唐人街要到70年代才略見雛形。 由那時開始,中餐業發展蓬勃,到了今天中餐外賣以成為英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更多的華人移民﹣多數來自香港﹣使中國文化更為英人熟悉。其他的店鋪也陸續出現,例如中醫館、超市,已及法律和金融業等的服務。上述四個英國城市,和伯明翰的唐人街在80年代被政府以興建拱門的方式正式承認。 那些中式的巨型拱門標誌着這些華坪的存在,其中利物浦的拱門是中國以外最大的多拱拱門。 到了現在,英國的華埠不再是住宅區。很多華人不再住在唐人街內,或是搬到城市的其他區域,或是搬到了其他城市,例如格拉斯哥和列斯等。華埠則搖身一變成為了展示中國文化習俗的遊客和商業中心。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寫台灣的第一篇,說的卻是在台灣的最後一天。去看這一部個人認為本年度最好看的電影。即使今年有哈利波特的最後一集。 不用說了,就是那種看完以後對自己的人生有所後悔,覺得好像錯過了很多的電影。

1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