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中文

淡水老街 淡水海邊

繼續倒敘台灣遊記。 台北應是香港人最熱門的旅行地點。事實上,在本次行程中,沒有到過聽不見廣東話的景點。然而,自己上一次去台灣,好像已是咸豐年間的事情。 這次去了台灣接近一個星期,每一天的行程都是塞得滿滿的。在台北的四天三夜,除了往機場的一天,每一天都是朝8晚12那樣,去尾班捷運回酒店那樣的繁忙。 不過,總有悠閒一點的時候。就像去淡水海邊的時候。   坐捷連到淡水,列車的最後一站。在車上已能感感到「天公造美」,即使捷運上強勁的冷氣也阻止不了汗一直流。因為之前在故宮博物院裏看得太高興了,以致忘了吃午飯,那刻還真有「飢暑交迫」的感覺。由步出車站到百葉溫洲餛飩店之間,那十分鐘的路程就像走了老半天,頭腦也是不清醒的。明顯我是需要準時吃飯的人。 名為餛飩店,招牌菜當然就是餛飩,可是這店還有一個叫周杰倫套餐的名堂:那是以周杰倫中學時代必點的下午茶,以溫州餛飩加上烤雞腿搭配而成。兩樣加起來也要一百多新台幣,周杰 倫的零用錢看來不少 XD   上菜後,才發玩除了零用外,他的食量也不少。烤雞腿事實上沒什麼特別,完全就是小時候放學衝去買的那些那樣,一面吃,一面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至於主菜餛飩,雖然看起來不大,但是每一口都有紮實的肉餡,是值得推薦的。現在還很回味呢。   重新充電後,便開始的淡水老術逛來逛去,發掘小店的時光。那些台灣到處也有的手信店,淡水著名的阿給和鐵蛋,還有那杯很高檔的咖啡。回到車站外的廣場,有一個像海濱公園的地方,前面便是港口和海洋。拿着一杯蔗汁,聽着淡水海邊,坐在長椅上,看前面穿梭而過的人流。可惜時間有限,很快便又是坐捷運回台北的時間。   下期:台北的食玩不多說,直接跳到高雄扮個高雄人!

九份 不再悲情?

九份,印象中是一個很安靜的地方。和之前去的菁桐一樣,九份也是因礦業而生,因礦業而死的小鎮。和菁桐不同的是,救回九份的是一部電影。而那部電影,說的卻偏偏是人在那裡悲慘的生活。也給我一個九份很寧靜的錯覺。 實際上,九份是台灣其中一個最著名的景點,人怎不會多?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天氣晴。 想不到,這已經是在這間學校的最後一年。從很多年前第一次踏進這個校園到現在的六個寒暑真的是轉眼便過。回到了同一個房間,那四面牆還是一樣的熟悉。 經過了這個很高興的暑假,又回來了。光是想像便知道這一年將比以往都要辛苦。感覺就是真的要好好用功了。 不要留下遺憾。  

菁桐 小鎮情懷

菁桐是以礦業發跡的小鎮,鐵路通車帶來繁榮。但礦坑收坑後,幾個集落迅速沒落。想不到,還是鐵路使這幾個小鎮重新熱鬧起來。 平溪線是台鐵四大支線之一,既在旅遊書上出現,想來也是個熱門的景點。事實上,那天遊人很多,火車也擠得水洩不通。不過大多在菁桐以前已經下了車。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寫台灣的第一篇,說的卻是在台灣的最後一天。去看這一部個人認為本年度最好看的電影。即使今年有哈利波特的最後一集。 不用說了,就是那種看完以後對自己的人生有所後悔,覺得好像錯過了很多的電影。

日本和台灣

日本和台灣

這幾個星期都在潛水, 原因無他,就是出國了。還一出去便到了兩個地方,兩個實際上很相似的地方,只是一個已經很熟悉,另一個卻基本上是第一次去。 去了日本和台灣。 日本一如以往,雖然是地震後首次造訪,但除了不時減弱的冷氣(本來他們的冷氣就很弱),實在沒有感到什麼的不同。一向的甲子園高校棒球也繼續存在,只是球場的廣告和球員的頭盔上都寫上了「加油日本!」的字樣。 今年的廣告口號是「一瞬的甲子園,一生的記憶」。有時會想,我又有沒有這些這樣熱血的高中記憶呢?好像沒有,同樣是高校打球,為何在日本可以有兩個免費電視台直播?在英國香港當然是沒有機會。 這是有點浪費了高中時間沒有創造那些平時不會想起,但看見舊照會會心微笑的回憶。 初到台北,感覺真的很日本。捷運的車站設計就像大阪(板南線和御堂筋線的月台設計可說是一式一樣)走在連接各地的地下街,就好像回到在梅田一帶找路的日子,明明就是上星期的事。 因有本地人相助,再加上能說國語(好吧我發音不標準),行程非常地道。我也是第一次在旅途上唱K和看電影,加上周遭的繁體字,根本就像沒有離開一樣。 本博客中幾乎所有文字都是遊記,想來也顯示了想去旅行和記錄旅行的心情。找個悠閑的下午,一面回想那時發生的事情一面寫,一面在心底裏笑的感覺,很喜歡。 所以就等着看台灣的旅記吧。

蘇格蘭之窗﹣雅蘭島(Isle of Arran)

世界之窗是我小時候一直想去的景點,因為很享受這種「一次過去曬所有地方」的感覺。和看旅遊書和地圖一樣,這種看過等於去過,是便宜又能滿足我想到處走走的方法。 在格拉斯哥以西的海面漂浮着一座叫雅蘭的島嶼,旅遊網站上說是蘇格蘭的縮小版(Scotland in Miniature),地形特徵和著名的高地非常接近,好像到那裏便等於到過高地,反正山看起來都是同一個樣子。正如世界之窗不能跟各國名勝相論,我也不相信去過那裏就不用去高地,不過既然上高地的交通費時失事,而且又聽說雅蘭可以踏單車遊覽。一直對單車有種情意結,所以便決定去。

坐和諧機? Museum of flight

和諧機,對我們這代已是歷史文物。畢竟,在我的人生中,它和飛的年數比它不在飛的年數還要少。自2003年全面停飛後,已沒有機會一嘗那超音速的飛行了。(當然,即使它還在飛,也不是常人能付擔的價格)

格拉斯哥坐地鐵

格拉斯哥擁有英國除倫敦外唯一的地鐵系統,於1896年建成,足見當年這個城市的多麼的繁榮和重要。雖然城市的主業重工業今已式微,但隨着其他新興的文化和旅遊的發展,它仍然是蘇格蘭中最重要的經濟重鎮,和遊客必到之處。

日本四人行記﹣慳錢,交通篇

日本四人行記﹣慳錢,交通篇

面對日圓的升浪,去日本真的是愈來愈貴了。上年去的時候我們對着8個幾的匯率抱怨,可現在快將兌10了。去日本旅行絕對算是昂貴,對於我們幾個學生來說,活用一些省錢的方法是必須的。在這裏寫一下食住行三個方面一些慳錢的辦法。雖然自己算不上對這些很有認識,但自問除各自購物外(包食宿交通)去十日日本每人六千左右也是個小成就吧。 先從交通說起。不用說,夜行巴士絕對是預算有限者的最佳選擇。用一趟巴士的時程和較平的票價,抵消了原本的交通費一晚的住宿。在日本,尤其是沒有新幹線到達的城市,坐巴士和坐火車的時程一般來說不會差太遠,票價卻最少便宜一半。

Finally Returned

Finally Returned

剛剛連續旅行了廿多個小時,才到家。旅行的時候不覺得累,不過回到家後便抵抗不了睡魔而倒頭大睡。 和以往不同,雖然一個多星期前已經放假,但的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開始了在歐洲的背包(嚴格來說算不上,我的背囊太小了)的旅行。這是我的第一次,目的地選了北方的蘇格蘭。畢竟不用坐飛機過境,也能用英文溝通。經親身試驗蘇格蘭的口音不像傳聞一般的難聽懂,更何況再說不懂筆談也可以。 行程一共六天,考慮到沒有車的難度和交通費,放棄了到高地,所以行程的主力還是中央地帶的愛丁堡和格拉斯哥,還另外花了一天在格拉斯哥外海的雅蘭島(Isle of Arran)上。每天主要的活動其實是在逛博物館,和影相。就是在雅曲島的那天不同:用單車代步一共踏了差不多三十英里(約四十多公里),踩到仆和抽筋,最後更像自動波一般,沒有意識的踏回碼頭。也許是覺得還在英國的關係,又或是同行的正哥的iPhone真的很有用的關係,這次行程的計劃的確是草率了點:少預訂了旅舍的床位一天;忘了去坐(不是趕不上,是根本沒有想過要去坐)尾班巴士回市中心;單車意外和體力透支等,真可說得上是多災多難。不過很幸運,我們還是平安的回來了。而這次行程將會是未來征服歐洲的一個試驗。我會再來的。

日本四人行記﹣隨照篇

雖然自己對這個遊記系列還算滿意的,但其實還是其他想分享的照片,在這裏一次過貼。這些不一定的什麼景點的照片,有些更只是無聊的亂拍,但看到他們便會會心微笑。 松山早餐的餐牌   空無一人的火車站

1 21 22 23 24 2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