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中文

英國漁村風情畫 — St Ives

把場景從蘇格蘭的西海岸,搬遷到英格蘭的西南之角落。春初的陽光有點多愁善感,時晴時陰的決定不了是否盛放。我在西Cornwall一偏僻的小轉車站,等著到St. Ives的列車。 想起英國小鎮,腦海中總浮現出海濱的小漁村,白牆粉擦的小磚屋,伴以停泊在石灘上的迷你漁船一兩艘,再加海鷗數隻,藍天陽光下的雪糕筒等等,經腦海中的水Instagram Filter修修,活脫就是一張現實版的畫布。

英式詞彙記 — City的地位

英國到底有多少座城市? 看到這條問題,你大概會回應「咩叫城市先」。然而在英國,這問題是有官方正答的:66座。 有一會沒出場的英式詞彙記,本日再來。談談一個字面意思容易明顯,但在英國有更深一層意義,展現出英國歷史的詞語 — “City” City,當然很簡單的就是人口密集之處城市的意思;與之相對的是Country – 在英式英語裡,除了帶有「國家」的意思,Country更多指的是綠野仙蹤的郊外。也因此郊野公園的英文名稱就是Country Park。

蘇格蘭西海岸風情畫 — Isle of Bute

和十九世紀間湧到 Bute 度假的大眾一樣,我在格拉斯哥簡約得來宏偉的中央車站出發,坐火車到渡輪碼頭去。只是在車站的巨型圓拱下,列著的不再是再是蒸氣機車,而是新穎的,有無線上網的電車。沿著漸漸擴闊的 Clyde 河南畔行走,約四十五分鐘的路程,從鬧市直到西海岸的寧靜,從2018回到二十世紀初,英國海濱度假的頂峰。

英國「常餐」— Meal Deal

英國「常餐」— Meal Deal

走進超市買個Meal Deal,在雪櫃前的選擇之多,其中有上百萬種配搭。不過,任何Meal Deal總是由三個永恆不改的部件組成—主菜,配菜和飲品—活像基督教神學一般的三位一體缺一不可。

Bristol 布里斯托 Clifton的幾杯咖啡

要說Bristol最雅緻有型的區域,那非西面的小區Clifton莫屬。這一帶既有倫敦巴黎的輝煌,但因生活費卻不在同一水平線上,所以在「英國最宜居的地區」排行榜中總是名列前茅。我一向是個在這類街頭拿著電腦扮文藝青年的慣犯,所以總不能不到找靈感。

Bristol 布里斯托 遊船記

布里斯托,是英國西南部的非官方首府,從倫敦出發往一直線向西便是。歷史上,這裡是個富裕的港口,因此雅緻的大街,古老的建築為數很多,據聞和以此著名的愛丁堡實不相伯仲。漂亮的城市再加上比倫敦遠低的生活費,吸引了很多創意系的年輕人進駐,因此又有千禧一代潮流麥加之譽。

那些年的廣東歌

那些年的廣東歌

久不在香港時,不論是留學移民或是什麼的,總有一兩個讓人回憶過去的觸發點。某日在家聽歌,忽然好奇心起,在鍵盤中輸入"Twins"。一按Enter,打開了Spotify當中的廣東歌盒子。就來談談那些年的廣東歌吧。

英國雪景:讓人又愛又恨的紛飛雪花

英國雪景:讓人又愛又恨的紛飛雪花

下雪,在英國是樣讓人又愛又恨的的大事:明明如臨大敵,但卻又如此憧憬。

英國節慶記:吃Pancake的星期二

英國節慶記:吃Pancake的星期二

Pancake Day的主菜是什麼,大概不用再多解釋吧。但為什麼偏要在二月吃Pancake呢?這要由傳統的基督教節日說起。

威爾斯鐵路夏行 — LLANDUDNO 雨下的三藩市

在濛濛雨水之下,打消了周圍行的打算,直接到Great Orme山崗下的纜車站便是了。Llandudno的纜車,雖然確實運作的模式並不一樣,但外型看來絕對令人喚起三藩市遠近馳名的電車,更是同年代的產物呢。所以就一來扮扮到美國西岸一遊吧。

威爾斯鐵路夏行— 爬名山Snowdon

列車搖著的啟動,先在後山的路段緩緩的爬升,直到希百倫站(廢棄的教堂)以後,斜度忽然十倍的提升,在水平線再看不見地面,有如直插天際。在這沒有高樓大廈的地方,我開始明白,為何麥兜會天真相信,山頂纜車是往馬爾代夫的航班。

倫敦短線遊 – Bekonscot 世界之窗始祖

佔地廣大,能在旁邊建下山水景觀一兩處。於是Callingham開始為鐵路興建愈發誇張的景色,參照著Beaconsfield一帶的景觀,先建成了一座叫Bekonscot的小鎮,再慢慢的擴建成一個小人國,甚至「開山劈地」的把游泳池改建成湖泊,Bekonscot便漸漸的從模型鐵路進化成模型城市了

1 2 3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