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威爾斯鐵路夏行 — Aberystwyth・大西洋之風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Aberystwyth

憑遊記繼續回望夏日的回憶。沿著Cambrian Railways的鐵軌,在威爾斯的大西洋海岸遊歷。從Borth的日落,到Tywyn的小火車,這一帶似乎盡是人煙稀少的小村莊農地:但總要從農村到城市去:而中威爾斯當中,能稱得上是座城市的地方,就只有一處。

大西洋海岸的珍珠,威爾斯文化重鎮,英國史上最難讀的地方名—Aberystwyth(讀音大概是”Aber-is-with”?)。

位處中威爾斯的海岸線上,Aberystwyth座落在兩條河流交會入海之處,大概在說英語和威爾斯語的邊界上。這裡不但是中威爾斯的政經中心,也是英國著名的大學城之一。所以雖然城市的人口不過一萬多,但在上課時段城中的人口幾乎翻倍,城內能做的事情也比接近大小的城鎮要多姿多彩。說起來,我所讀的國際關係科,也是在此興家的,因此我亦曾考慮過來Aber深造呢。

步出Aber支線的火車總站,在鐵軌的盡頭,確實很配合此處「國之遠境」的風情。英國的城市中,幾乎沒有比Aberystwyth更偏僻的:最接近的城市約在兩小時開外,從倫敦出發的話,到意大利去還更便捷。

不過既是偏遠,一場來到以後卻是親臨秘景的感覺。威爾斯西部水清沙幼的Cardigan Bay,可能是英國內最被遊客忽略的景觀,而Aber就是這海灣上最像明信片的城市。是以行程的第一站自然是到城市的象徵—海濱大道一遊。幸而遇上不合季節的的好天氣,充沛陽光底下,威爾斯風格偏愛的石板灰加上七彩繽紛的牆漆顯得甚是精神。走在廣闊的海濱大道之中,吃雪糕享受太陽的家庭比比皆是,實和英國灰色悲情城市的刻板印象差很遠。

不過在平地上難享受廬山真面目。想拍下一兩張Instagram專用的全景照,就要到海旁大道旁的 Constitution Hill 憲法山一遊—就像要到山頂看港九夜景一般。憲法山雖不過是個小山崗,但和太平山一樣能用䌫車代步。Aberystwyth Cliff Railway 懸崖鐵路,是英國數一數二長的路線,但車程實不過三數分鐘,對看慣山頂纜車的香港人來說自是小菜一碟。看著短短的路線,就連我這個鐵道迷也覺得值不回票價,便決定來趟「近足」爬上山罷了。

山確實不高,即使花了時間找路,看沿途的海景,二十分鐘不到便到了山頂。頂峰上的公園有例牌的餐廳紀念品店,和一兩個看來有點破舊的遊樂設施。可是上得山來,自然是要賞景的。

在陽光的普照下,清勁的海風中,想來還是有點熱,就知道本日的天氣真是出奇的漂亮。有點屈服的去了吃雪糕。

一遊Aberystwyth,總要到著名的大學參觀。海邊歷史悠久的主樓早就不夠用,大學最重要的施設都在市外另一山崗上;只是建築大部都不幸的建在六十年代,所以除了混凝土…還是混凝土。然而灰色的建築群之中,隱藏著一座值得一遊的,維多利亞時代光芒四射的典雅大樓。

威爾斯國立圖書館 National Library of Wales 是也。顧名思義,這是威爾斯文學的重鎮,也是英國六座法定送存的圖書館之一。在英國境內任何的出版物,都必需寄送一份到大英圖書館去,而其餘的五座圖書館亦有權要一份。所以威爾斯國立圖書館的館藏自然成千上萬,特別是和威爾斯有關的,或是用威爾斯語寫成的,它擁有的資料在全世界中可是無出其右。

既是國立圖書館,裡面的閱讀室是對公眾開放的,所以即使未必看得懂,也總要進去觀摩一下。寬敞的大廳中,記載著數百年的歷史,但憑著現代的快速Wi-Fi找資料也不難。同場還有威爾斯文學展,在2017的主題是一次大戰的詩人們。只可惜不太看得明白。

大廳中掛滿威爾斯英雄的畫像,在這欖球的國度不意外的以欖球員為主,還排在英國首相以前。不過還有一幅傑斯的油畫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