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香港人的身分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出門在外多年,一直都是以外國人的身份和本地人來打交道。所以,經常也會遇到一系列有關身份的問題。近來關於身份認同的言論隨着本土意識高漲而變得熱門,可是這些問題聽來簡單,卻不是這麼容易回答。

要介紹自己的時候,或是有人問我「你從那裡來?」的時候,我一般會說:「我是Justin,我從香港來。」這就可以避開有關國籍的問題,使在座的朋友們都不會尷尬。英國人是個強調共融和寬容的民族(最少在表面上)。特別是住在移民眾多區域的人(例如倫敦和約克郡等),他們早也習慣以出生地代替國籍來回答以上的問題。畢竟對很多移民來說,特別是在這裡出生的朋友,他們已經視英國為自己的祖國了。

另一常見的問題是廣東話和普通話的分別。很多朋友以為,廣東話和普通話是同一種語言,只是口音用詞不同罷了。我通常用西班牙作例子解釋:全國都用一個區域的語言來溝通(卡斯蒂利亞和北京),但某些區域仍然使用自己的語言(巴期克語,加泰羅尼亞語等)。但兩種語言是不互通的。於是他們便會覺得香港人好厲害,生來便會三種語言。「可是曾經有人問我:「你說香港像巴斯克人,那巴斯克人想從西班牙獨立,你們也想從中國獨立嗎?」我不敢代表「香港人」說話,只好幽默一句:掌權的可是共產黨。

簡體字和繁體字的分別也是常見的問題。我有一個準備到劍橋讀中文,懂日文的朋友,可是他發現古代文獻中的字和他能看懂的字不同,便來請教。於是我便認真解釋說,簡體字是中共為了消除文盲而創造出來的。「我比較喜歡簡體字,因為有很多和日文漢字相近,對我來說較容易。簡體字參考了日文嗎?」這我不知道,只好幽默一句:掌權的可是共產黨。但我知道的是,如同1984,字的簡化,透過名與義的分離,可以巧妙地改變名字的原意。

「香港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是的。可是他們很困惑,香港和中國的護照不同,文化不同,甚至連奧運代表隊和足球聯賽也不同 。「既然是這樣,那為什麼還要在一起?合則來不合則去。就像德國和奧地利那樣。」我不懂回答,只好幽默一句:掌權的可是共產黨。

自己是個歷史學生,讀的正好是愛爾蘭的獨立史。那時的英國人逼愛爾蘭人說英語,大饑荒的時候「故意」讓愛爾蘭人餓死(用引號是因為歷史上有爭議,但那時的愛爾蘭人是這樣認為的),最後愛爾蘭人群起反抗英國統治,最後脫離獨立。我不禁想,英國人沒有逼我們說英語,我們反而可以說中文;我們是社會保障,甚至公屋都是港英年代的產物。我們沒有群起反抗英國統治,可最後還是脫離了。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懂回答,只好幽默自娛一句:掌權的可是共產黨。

英國畢竟是前宗主國,很多人都到過香港。特別是跟老一輩的人士溝通的時候,他們大多都有親戚朋友到香港工作過。因此,他們還是有留意香港的新聞。就像近來的「唐宮門」連BBC等外國媒體都有報導,實在是本市之「光」。做義工的時候遇到一位老人,知道我是香港人後,便想問一下我對唐生的看法。我說,不論民意如何,他當選是板上釘釘的事。聽後他有點不解的問我:「可現時香港不是共產黨的嗎?原來你們還可以投票?」原來連YES OR NO的問題也這麼難答。

我再次不懂回答,今次連幽默一句也沒有,只好苦笑。

上週留學指南:沒有上網=世界未日?

7 Responses to “香港人的身分

  • 關於日文的,你可以回答你的朋友,日文漢字的簡化方式與中國漢字簡化方式不同,日文也有古字(簡單點來說即是正體字,日文以前也是寫正體字,隨著時間變遷也簡化了);中國漢字的簡化其實很有深度,共產黨刻意地把某些字的意思整個的改變了起來,「黨」這個字本是「黑」,論語也有說「君子不黨。」or 「君子莊敬自處而無所爭,與人和睦相處而不營私結黨。」可見中國傳統上「黨」並不是一件好事。但簡體字「黨」,黑卻成了「兄」,變成了一件好事,也把共產黨美化了成了一件好事。簡化字也是門學問,每個簡化也有它的用意在。順帶一提,韓文的出現也是因為艱深的漢字,但最近又掀起一股重新學漢字的風潮,可能是因為大國掘起吧。

    一般來說問我是那裡人,我都答Chinese,這好像是個很簡單的詞彙,但說出口真的好像跨越了幾幢牆一樣。

    • 原來如此,受教了。正如《1984》裡面的新語(Newspeak)一樣,語言的簡化和控制就是簡化和控制思想。

      其實最麻煩的是同桌有「內地同胞」的時候。

    • Anonymous
      5 years ago

      你说的大部分都对,不过有关于繁体字和广东话的那部分我真的不太同意。语言说白了是为了交流,其主要特点应该是便于运用并能准确的表达一个人想表达的观点。当年繁体化简体说白了就是像你说的消灭文盲,让更多人可以看书学习知识,而且简体在书写速度上也有了很大提高。如果纯粹是为了保持字的原意,更早的时候用的小篆之类的岂不是更好?繁体字不就是小篆的简化版吗?改变文字的写法看起来会对文字的意思造成改变,但是现在我们学习文字已经不是靠这个字长得向什么而理解了。比如党字,虽然把黑变成了兄,但没人觉得党就从一个负面的词变成正面的。现在汉字越来越符号化,和西方的拼音文字有些像了
      至于广东话是不是语言我也不是很确定。广东话和普通话用的文字一样但发音不同(其实还是有相通之处),如果广东话是语言那上海话北京话浙江话南京话南通话。。。。。etc不就都是语言了?

    • 個人對大陸用簡體字沒什麼反感的。語言的用途確是用來交流。我只是不同意有些人所說(我相信閣下並沒有這個意思)因為是中國人,就必須要用簡體字而已。正如閣下能看懂我的文章,我能看懂閣下的留言,就這樣繼續下去有什麼不好呢。

      至於廣東話的問題,的確現在廣東話和普通話用的文字是一樣的。但必須留意的是,廣東話有書面語和口語之分,日常溝通上的廣東話跟普通話在文法上是有明顯的差別的。而且,廣東話和普通話之間並不互通。也就是說,一個只說廣東話的人不能和一個只說普通話的人溝通,反之亦然。從這個定義下,就我的認知在閣下所提出的例子裡,只要廣東話或普通話不互通的,就是不同的語言了。我相信上海話是一例。

      當然,因是漢族使用的語言,這些語言可被統稱為漢語。就像挪威語,丹麥語等被統稱為Nordic話言一般。

    • Anonymous
      3 years ago

      很多時候語言的界定帶有政治意義。挪威語,瑞典語,丹麥語是可以互通的,還有捷克語波蘭語也是,甚至說德語的人也能聽懂一些荷蘭語,它們卻被定義爲不同的語言。偏偏漢語各方言完全不能互通 (起碼本人完全聽不懂上海話,客家話,福州話。。。),因爲統一問題,卻被新中國定義爲同一語言。

  • 原本係睇到BIGBANG果篇先click入黎
    但發現你寫d野好inspiring 🙂
    呢排好忙,但會keep住留意你個blog

    • Kary:
      多謝支持!別人的讚賞正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另外,如有Facebook的話不妨Like敝博的專頁(在右上角),那就不怕錯過那裡的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