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關西遊學紀行﹣帰る場所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在剛過去的聖誕節,趁着有機會,和我家一同去了趟日本。雖說是去,但其實又可以稱為「回到」。為了回去見一下九月時認識的朋友,特別是學年將屆準備回國的交換生們,便決定到關西去。

大阪城。Finally

不論是過關,拿行李,還是坐火車進市區,這些本來煩瑣的步驟,在我看來也覺得很特別。畢竟,在過去的幾個月來,我在日本的時間雖只有區區數週,但還是比在香港待着的時間要多。

Homestay的時候住在難波附近,本次旅行住的也是那邊。雖然難波的街道車水馬龍,但可幸的是我居然還認得,走在街上很有親切感。不過,難波也是遊客區,心存一顆遊客之心,不時在這邊走來走去的我固然比較熟悉吧!我甚至還被人問過路…

雖說到日本是我很想,而且十分有幸地經常做的事,但大阪也有很多我還沒發掘的角落。舉一個超明顯的說吧,來了大阪X次,我終於登上了旅行團必到的大阪城天守閣,完成了「到此一遊」的任務。(下次再去可能是十年後的事…)而且,從大阪出發,也有很多我想去的地方。 本次跟着我家的車到了四國。如果正看着這篇文章的你,覺得這blog上的遊記進度超慢。Brace Yourselves:更多排期中。

一場來到,當然要去見見朋友。在學校待了不算久的我,在那裡的朋友不太多,所以就沒有特地回去了。(再加上,我實在不想再從火車站走那段二十分鐵上山路到學校去了)只找了我的Homestay Brother,和幾個經他而認識的交換生們,見個面吃些什麼。這些交換生來由五湖四海,有加拿大,美國和澳洲人等,而我最熟的一位則是挪威來的。如果這個冬天不特地抽時間來一聚的話,真的不知道到何年何月才會再見面呢。

這群人的年紀都要比我小,最遠的差不多三年吧?但和他們相處起來卻感覺不到這年齡的差異,玩起來的時候也能打成一片的。一個人在外,這群留學生們比較成熟是必然的,有時候還能和他們討論一下認真一點的話題。(呃,所謂「認真」是指AKB以外的東西?)

還是說我是個傻大哥?個人傾向是這樣XD

相約見面地點的時候,我二話不說便決定了三宮駅,並隨便說了東口,心地裡暗自希望我心中的那個「東口」確實是真正的東口。當我發現自己正確的時候,真是鬆了一口氣:原來的還記得呢。

和這群人一起,每一次的活動總有唱K的份。在日本唱,和香港的分別很大。在香港,K房的裝璜像是高級夜店般的華麗,都讓我有點嚇着的感覺。以前想,既然日本才是カラオケ的發源地,那裡的設施應會「更上一層樓」吧?

事實上,在日本唱K可說是:簡陋。咪從來也不夠分。點歌的屏幕是是二元黑白兩色的。歌曲的原裝MV接近沒有。總是聽到旁邊房間的尖叫聲。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和朋友們一起相處的時間。即使沒有什麼特別,不是什麼豪華團也沒關係。也許下次再見是很久而後的事,但總會再見的。

日本果然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地方呢。這次教書的經驗很難得,也使我更想想未來會不會再來這裡留較長的時間吧。

從三宮回梅田,為了省下幾元,有點繞道的坐了以重上學時必坐的JR東西線。回程是iPod放着是青山黛瑪(青山テルマ)的一首歌,名叫帰る場所,歸處。

http://youtu.be/nc0IvC-2LCQ

さよならはお別れの言葉じゃなくて
また会う約束なんだよ だから

再見不是分別的言語,而是再見面的約定。 

經過平時該下車轉乘地鐵的一站。海老江。我跟自己說,會再來的。然後很奇怪的,讓電動車把我從月台拉走。

One Response to “關西遊學紀行﹣帰る場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