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關西留學紀行﹣海遊館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19日的「敬老之日」,使我在日本短短的幾周之間也經歷過日本的「三連休」。這個三天的假期,對於很想花時間看看大阪的我,當然是個喜訊。

趁着這三天較空閒的時間,便當回遊客的「本業」。更何況,這次還有朋友同行。之前被host family拉去參加不知什麼的報告會的時候,居然碰到香港人,便決定一起遊覽一下了。

至於要去那裡?就是大阪其中一個最著名的景點﹣海遊館了。

兩年前,我和朋友們曾一同遊過關西。(這也是本博客的起端,詳情可以看看這裡)那時候,大部份需到此一遊的著名景點都已遊過一遍了。可奇怪的是,我們卻沒有到過海遊館。除了入場費偏高外,說穿了就是覺得遊水族館沒什麼特別吧。

但在這個不尋常地高溫的九月太陽下活動,確實是件苦事。這時候,一個溫度適合企鵝生活的地方就十分吸引了XD

海遊館樓高八層。水族館方在這座樓中搭建了彷似太平洋沿海各地的生態環境,供不同類型的動物居住。所以,去這裡一遍就像環遊世界一樣。

人既在日本,這個展覽就從日本的森林開始,第一種看到的動物是水瀨。呃,其實我不太清楚是,只看到在山澗之中暢泳的它們,似乎玩得不亦樂乎。

接着下來有…海獅、企鵝、海豚。也許是在水上生活的關係,這裡的動物們不像動物園中總是沒精打采的,卻是生龍活虎的在游來游去。還是說,他們都吃了興奮劑?

當中要數看企鵝最有印象。海遊館中飼養了幾個不同品種的企鵝,但我只能說出帝王企鵝一個名字。當中我特別留意到一隻就站在兩塊假石之間一動也不動的企鵝。 我以為終於找到一隻沒服興奮劑的企鵝(?),但原來它是在保護一隻新生的小企鵝。

Discovery Channel 告訴我,這樣的動作是在嚴寒的南極大陸中保護新生命的必要手段。然而,在遠離南極幾千公里外,一牆之隔是三十幾度高溫的大阪市內,這隻企鵝居然了解到要做同樣的事,這與生俱來的能力令人只能感嘆造物主的奇妙。可惜的是企鵝爸爸/媽媽(寫時才想起我不知道大企鵝的性別…)的保護工作實在做得滴水不漏,我連小企鵝一點的身軀也看不到。也許,下次再來的時候,這隻小企鵝已經長大,甚至成為父母在保護它的下一代?

 

當然,海獅海豚們是依舊的可愛。只是,海豚們跳出水面的次數十分多,就像是high了一樣。之前看有關海洋公園虐待動物的報導,不是說海豚跳起不是日常的行為嗎?還是這幾隻海豚也服了興奮劑?可是,我又看不見有任河人指示它們跳起。

 

海遊館的焦點設施是中間的超大型水族箱。稱呼它為一個箱十分不恰當,因為這可是個橫跨三四層樓,像水庫一樣大的生態環境。不過,比起其他生態的「裝修」,這裡可說是「絕對Minimalism」。畢竟只有這樣,才能展出浩翰太平洋真正的一面。

鎮館之寶鯨鯊和魔鬼魚生活在這裡。在這個除了水和海洋生物外什麼也沒有的環境,它們是絕對的星級動物。特別是那大得嚇人的魔鬼魚,明明我和它之間有一層特厚的玻璃阻隔,但它向玻璃撲過來的時候,還是會讓人心裡有點害怕。

除了這幾個大角色以外,太平洋中當然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海洋生物。我特別喜歡一團團的沙甸魚。它們就像記錄片中一樣,構成一個巨大的球體一起移動,以確保不會成為更大型魚類的目標。

 

看過體型龐大的鯊魚後,接下來的海洋生物就自然地愈來愈少了。當中有一個展覽,遊人們可以透過萬花筒觀看顏色繽紛的魚類。不過,我就覺得魚的數量偏少,不能以「花多眼亂」來形容。

 

接下來再到日本深海。這裡居住的是一些腳特別長的蜘蛛蟹,令人食指大動(?)。當我為免自己再想起這個事情而快步離開之際,卻聽到一對情侶用廣東話說了句:「這個一定很好吃!」呃,果然我們都是為食的一群。(那天我沒有吃海鮮,特此澄清。)

接着走着走着就到了出口,以及海遊館的紀念品店。除了必有的和菓子手信外,還要很多可愛又不太有用的東西…特別記得有一個售賣餐具的櫃位,裡面有售專吃蟹肉的長鉗,而裝飾的圖案正是剛才見到的蜘蛛蟹…果然,全世界的人都是為食的!

在那裡等人大手掃入不同的紀念品再加午飯後,就回到了難波和心齋橋一帶吸收一下城市的氣氛。不過,在那裡我的活動和在紀念品店差不多,都是在等人買東西就是了…

下一章:我所教的學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