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西班牙獨行記﹣文化交匯之地.哥多華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大清早起床吃過早餐,和準備到阿爾罕布拉宮的德國朋友們道別後,便到巴士站坐上長途巴士,離開我實是十分喜歡的格拉那達。和之前坐過的巴士一樣,車廂現代化又有空調,雖然三小時的車程說短不短,但總算舒適。

我的目的地是哥多華(Córdoba),一個在歷史上舉足輕重的城市。
哥多華大陸又譯作科爾多瓦,早在羅馬時代已經建城,是羅馬帝國西班牙的首府。由那時開始直到約17世紀被馬德里超越,她都是西班牙以至西歐最大的城市。在摩爾人建都於此的幾百年中,哥多華是西方穆斯林中最富庶輝煌的城市,不但是東西交化共冶一爐的交匯點,還是西方歷史中占據特殊位置的城市。

哥多華舊城裡有很多令人過目難忘的建築,但最著名的必定是大清真寺(La Mezquita),是到哥多華不可能錯過的景點。會找到清真寺不難,只有一到舊城區附近,必然會看見它巨大的鐘樓屹立於天際之上,只要看着它直走便是。終於見到清真寺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有點疑惑:你確定這個看起來像城堡的東西是個清真寺和教堂?

寺裡承襲當地建築的風格,有一個種滿橙樹的中庭,輔以噴泉,想來夏季的時候定會十分涼快。不過,據聞橙的味道難吃無比,我也沒有以身試法XD,便到了教堂內參觀。

哥多華的清真寺早在8世紀便建立,曾經是世上最大的,現在則僅次於聖城麥加排在第二。可是,這座建築現在根本不是一座清真寺:跟很多安達露西亞的穆斯林建築一樣,基督徒收復 它們以後都在原址把它們改建成教堂。有趣的是,這個清真寺本身也是建立於一個舊教堂的遺蹟上的,甚至連為數不少的原材料也是源於這教堂,和更早期的羅馬遺跡的。無論敬拜的是哪一個神,城中敬拜的地點千年來也沒有改變。它在中間經過多次的修建,也有不同宗教信仰的執政者整建使用,所以呈現出來的又是一種特殊的空間氣氛。

甫進去,你不能不被目前的景觀而感到驚訝。好幾百個馬蹄形,混合了回教和拜占庭風格的拱門層層疊疊交錯在清真寺內部。真不知道將近一千前的人是怎麼把這些驚為天人的東西弄出來,又將它們搬到這裡來的。

在門的另外一邊是Mihrab,標示了麥加的方向的一面牆(穆斯林每天都往麥加的方向禱告)。既是對信眾來就極重要的一面牆,自然也裝修得十分華麗有用馬賽克瓷磚鑲嵌的阿拉伯書法以及花草圖案等。

可是這裡還是一座教堂。在西班牙國勢極盛之時,查理五世公然的在清真寺中間建造了一個天主教的禮拜堂,真的可說是Graffiti的最高境界(笑)。為了顯示基督教戰勝了伊斯蘭教,他們在光源上動了手腳:無論在拱門的區 域上總是有點陰暗,但只要踏進教堂的地界,光便從四方的天窗中殺出。教堂的陳設只可用世界級來形容,還是看照片吧。果然17世紀的西班牙是世界第一大強國。

清真寺依河而建,旁邊的便是羅馬橋,顧名思義是由 羅馬年間就一直在所用的橋。在這裡可以一睹河岸和清真寺相映成趣的景色。橋的盡頭上有個箭塔(這個詞語很AOC),原來是個講述安達露西亞的摩爾人生活起 居的博物館(Museo Vivo de Al-Andalus),對歷史有興趣的我(再加上還沒到吃飯時間)便進館一遊。館內有十分詳盡的英文解說,也有一個精緻的清真寺模型。不過,個人略嫌解 說有點美化了摩爾人的統治。另外,買票進場的另一好處是可以登上箭塔賞景看清真寺。

  

在哥多華只有一天的時間,最後去了Alcazar de los Reyes Cristianos。Alcazar一詞指的是衛城,這裡是天主教國王們(Reyes Cristianos)的行宮。比起裡面的樓宇,它的花園才是重點,和謀殺菲林的犯案現場。

Generalife的水池再現。

趁着火車的時間還未到,便在舊城區到處的逛。Siesta時段的舊城靜悄悄的,只有數家酒吧還在營業。見到特別的巷弄就走進去看看,也沒擔心迷路。累了隨便走進一家酒吧吃年三文治,在被白色房子環繞的時候,聽着外面幾個食客自發的西班牙結他表演。意識到時間差不多了,才依依不捨的去坐火車。

火車把我帶到西維爾。安達露西亞的最大城市。這是在火車上拍下的晚上九時的夕陽。

本系列上一篇文章:被遺棄的格拉納達.Sacromonte
本系列下一篇文章:西維爾.(一)帝國的回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