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環遊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快被功課考試壓得透不到氣...下星期便是考試的開始。

看看年曆,發現今年到現在,去過的地方還不少。看看照片,重溫旅程的點滴,期待下一次出發。

年初,山形上山城的雪景。

那時天氣不太好,剛到達山形車站不久後便開始下雪,使最後到藏王看樹冰的計劃失敗。純粹因為下大雪,各地都不通行才去。在新幹線かみのやま温泉附近。

那時還是漫天飄雪(下了三天三夜),才過了幾個月,即使在英國,天氣也愈來愈熱。是全球暖化的影響,還是大自然的規律?

在旁邊的足湯浸着腳,下身熱得發燙,上肢冷得僵硬,心卻很溫暖。

吉祥寺的塔可蛋包飯。

在吉祥寺站北口,鄰近商店街旁的小巷上的店。確實地址已經記不起來,也許現在點去也找不回。

塔可飯本是美軍在沖繩時的食糧TEX﹣MEX的變種,而蛋包飯這個「西式」食品,卻是源自東京的發明。現在這個兩種變種的混合體,就不知是何時的發明了。

東柏林畫廊﹣現存柏林圍牆最完整的一段。

本來兩德統一後,大部分的圍牆都被人看成以住被壓迫的痕跡而被破壞。但不久以後,德國人意識到了這些石屎對他們的價值:不但是自國歷史的遺物,也是對其他壓迫人民行為的提醒。

總有一天,我們的思想不會再成為被迫害的理由。

總有一天。

首爾清溪川。

清溪川本來是一條天然的河,但由於以往人不明白生態保護的重要性,慢慢的水被污染。60年代中期,首爾市政府甚至在上面建行車天橋,令河變成一條暗渠。

直至李明博上任後,因為他的決心和行動,(把公路也拆走),清溪川才回復昔日美好的面貌。

各國都有保育自己文化的方法。

在德國,當橫跨市中心的圍牆倒下後,在市中心有很多本是無人地帶的「靚地」,有的更在地標勃蘭登堡門旁。

德國人用這塊地建了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

換作是香港,那裡早已建了幾座幾十層的高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