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日本四人行記﹣廣島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承上篇,我們坐着新幹線抵達了廣島,這個(不幸地?)以二戰時期遭受原子彈襲擊而聞名的城市。

對這個城市的第一應覺是:闊。相比起其他稍具規模的日本城市,廣島不管是商店街, 還是行車路都非常寬敞。那種電車雙線再加上行車四線的道路,在日本相信只有廣島才有。跟也有電車網絡的松山比較,在廣島亂過馬路比在松山要危險得多。這也和原爆後市政府重新規劃有關。

到達時,在來線(普通火車)的服務還沒有恢復,電子板跟尾道站一樣沒有顯示下一班車的時間,所以車站附近聚着很多等車的人。在此再一次對於我們安全來到感到幸運。由於比原定計劃早了幾小時到達,在旅館check-in後便到了原本被放棄了的縮景園。

縮景園是日本三大名園之一,(金澤兼六園為首)為廣島藩主作為別墅庭院在1620年興建的。縮景一名是因為它為西湖的模仿,將多處在西湖的景觀「縮」在一起,因而得名。

 

園內的佈置確有中式庭園的感覺,但天雨過後,蚊子奇多,大家餵蚊一會後便受不了離去,只留上幾張的庭園橋上的合照。接着趁離晚飯時間還有點距離,便到了廣島的商店區八丁堀一帶逛逛。

 

在某百貨公司的地庫找到了鹽味雪榚。本來在踩單車的行程中的一站使是副該店在島上的總店來一客,現在雖然踩車不成,吃了雪榚便當是安慰獎吧。

不一會逛到晚飯時間,坐電車回廣島火車站的食街,目標自然是廣島燒。根據滔哥的資料,大部份的名店也在那裏有分店。為了省卻在晚上找那些小店,我們決定還是在那裏解決晚餐。至於在食街上的那家店才是最好?我們根據市場定律,選了最多人排隊(特別是本地人)的那一家。全店也有英語菜單,三位阿哥對於不用再靠我翻譯感到很高興,豪言不再需要我...若不是我,你們可能還在尾道等那不來的火車...

 

這不是我第一次來廣島,所以廣島燒是吃過的,不過那時是隨便選了一家店,吃起來硬硬的,算是中伏。這次再試,只能說市場的無形之手果然「有料」,這次連着烏冬一起吃,醬料不會太咸,其中的魷魚也很彈牙,果然是水準之作。也是在這個時候,在電視看到新聞,才知道那天的雨勢是這麼的嚴峻。

折騰了一天,都累了,在電車上睡得昏昏的,略加梳洗倒頭便睡,準備明天到原爆博物館和嚴島神杜,還有回大阪的夜巴。

Trackbacks &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