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從冬季奧運看過去四年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Patrick Chan, Yuzuru Hanyu, Denis Ten (L-R)

近來只要閒來無事,便會打開電視機,收看索契 冬季奧運的直播。

在英國這個不太會下雪的國度,冬季奧運不是能排上號的體育盛事。(更不要說本年度是世界盃年)不過,BBC還是一樣的全程直播。對於我這個體育迷而言,付了的電視牌照費還倒算是用得其所。

正因為冬季奧運不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看冬季奧運」反而是個印象特別深刻的活動。從四年前的加拿大,到今年的俄羅斯冬奧,四年之間的改變 ,確實是挺嚇人的。

四年前的溫哥華冬奧,正值half-term假期。所謂half-term,說穿了不過就是對着電腦大打特打一個星期的代名詞而已。雖然個人對打機是十分熱愛的,但為了改改以往的習俗來點新意,決定到德文郡去。那是我第一個到英國其他地方的假期。

那個假期,就真的悶到爆炸。北德文郡不是個特別適合青少年hang out的地方,而我還要住在一個沒有上網,連電話網絡也沒有的地方….結果能做的,就是白天打機,晚上看冬季奧運了。四年前,最記得看,又或者是唯一能看懂的,就是花樣滑冰了。金研兒是誰,總也知道的。

到了今年的索契 冬季奧運,因為比賽是英國時間的白天,所以幾乎每一天也有追看,每一個項目也好像看過了。但在這麼多個項目次中,我和我的housemate迷上的,卻居然是curling (冰壺),一個四年前我肯定會覺得悶到爆炸的運動。作為少有的,英國有獎牌希望的冬奧項目,學習規則是必然的,而我們甚至還上網調查過,和我家最近的冰壺場地在那裡。(在蘇格蘭…)在沒有香港隊的時候支持英國,已變成一樣很平常的事。

比起四年前,身邊多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對冬季奧運興趣大得很的朋友。例如說,自稱只有冬奧時才有人知道他們存在的挪威人,又或者那些不懂說中文的加拿大人…不論是在facebook上,還是和朋友吹水的時候,話題可是多了很多。還應該會和朋友們一起去看冰上曲棍球的決賽呢。

四年前可才不會知道,原來俄羅斯才是冰上曲棍球的大熱門,原來同樣是坐在一舊野上衝下冰的滑道,可是有bobsleigh, luge 和skeleton的分別(因為英國連贏了兩年的sketleton,所以電視不停的重播)。

四年前看花樣滑冰的時候,特別記得一個來自哈薩克,名叫Denis Ten的選手。他以第十一名完成。之所以會記住他,除了是因為他和我年紀一樣,還因為他看起來完全不像哈薩克人(我腦海中的哈薩克人是Borat,這是多麼的政治不正確),反而像是韓國人。

四年後的今天,我認識到,原來哈薩克有個不小的韓國族群,也知道了來自中亞(以及韓國)的朋友其實是什麼樣子的。短短四年間,我的世界可是擴闊了很多。

世界之大,實在令人驚訝。

p.s. Denis Ten得到了銅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