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宿舍兩大慘案 上 火警鐘

渡過了X年的宿舍生活,我對於宿舍的生活方式都慢慢的習慣了。

不論是跟着時間表作息,捱學校的食物(大學的好了很多。感謝主。),還是用洗衣機之類的,若不是熟能生巧,便是早而麻木。

然而,有一樣東西是我從來也沒有辦法習慣的。即使我知道它總是會發生,但我還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它嚇到。用五秒鐘靜下心神,再用接下來的十五分鐘發牢騷和投訴。

這個東西叫作火警鐘。

唉,相信很多人有同感吧?

試想像一下,在寒冷的一月,雪花紛飛的季節,晚上十二時多。電話打出負度的氣溫。

你設法將房間裡所以有可能接觸到室外的部分全都關上,確保暖氣不會忽然熄掉,再拉來兩張被子,然後把以上程序重新檢查一次,肯定所有東西都沒有問題,才除除的準備進入夢鄉和周公見見面。

就在你剛把燈關上,鑽進溫暖的被窩裡之際,一陣刺耳而且震耳欲聾的聲音忽然大作,就像監獄有犯人越獄的那種聲音。這時,你心裡的潛意識在你的腦海中尖叫着「火」,本着小時候看了王喜和烈火雄心,便立時什麼都不想的衝了出門口。

就在衝出門口後的幾秒鐘,你忽然覺得事情好像不太對勁。若果這是一場真正的火災,那為何你會連一丁點兒燒焦了味道也聞不到。再看清楚,為何這幾位職員們還有空在談笑風生呢?

雖然耳邊的火警鐘聲還是一樣的吵耳,但你的腦海裡的擔心已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演習」兩字。

火警演習要離開大樓。這時候,你看看看己身上那件平平無奇的T-shirt,根本無力阻隔那一陣陣的寒風,立時想起一些四個字的短句。但這時候的你冷得連什麼也說不出,只好躲在朋友的附返採取企鵝的保暖戰術,心裡面繼續默默的詛咒着決定今天演習,或是導致警鐘響起的人。

但後來你才發現,原來你也不是最慘的人。每次演習,總有一位不幸人士正在洗澡,只好穿着浴袍,甚至圍着濕了的毛巾就「逃出」。

原來這次警鐘響起,只因一塊燒焦了的多士,當然也沒有傷亡。不過,若你剛好路過此處,大概會以為這是次嚴重的事故。因為,「僥倖逃出」的倖存者們大多衣衫不整,冷得發抖,就像身家財產(性命還在)都而在洪洪烈焰中付之一炬一般。

對,每次火警演習的慘況,縱然不能和真正的火警相比,但確實是各有各的悲慘。

啊,忘了沒說,以上的慘案還可以有以下兩個「變種」:

一。火警鐘失靈。有些時候,火警鐘會發脾氣。就像小朋友想要取得大人的注意一樣,有事沒事也在大叫。上個學期的某晚,火警鐘在晚上9至11時的兩個小時間,響了大概六次…話說在大學不理會火警演習是會被罰款的。所以,即使我完全肯定方圓X里內也沒有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還是要不情願的死落樓下。

二。一模一樣的情景,把時間調至凌晨2至7時間。不用多解釋了吧。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被火警鐘吵醒,是人生最不幸的事情之一。最麻煩的是6時多的火警鐘,在折騰了好一會以後已是7時,都不知道應不應該再回去睡。有時候,我總覺得這個時間段的火警鐘根本就是個無敵版的鬧鐘,是舍監的特別武器。

當然,經過了多次的試煉後,我已早有準備。睡覺的時候,我總會把一件外套和一對很容易就能穿上的鞋子放在當眼處,以便隨時逃亡之用。

你大概會問:既然演習這麼麻煩,不出去不就可以了嗎?

火警鐘,最忌的便是狼來了的心態。這種性命攸關的東西,我還是情願像白痴的跑出去一萬次,總好過那萬一被火焰生吞的機會。

還有。不出去要罰錢。

延伸閱讀
尋找熱水的故事

3 Responses to “宿舍兩大慘案 上 火警鐘

Trackbacks & Pin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