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威爾斯鐵路夏行 — LLANDUDNO 雨下的三藩市

草草的為夏日的遊記埋個尾。和2016初次到威爾斯一樣,行程再次結束於北部的海濱度假勝地 Llandudno 「蘭迪德諾」。

IMAG2232

前年來是個「為何不」的意外:剛好有數小時的空閒,天公又居然造美,便趁著威爾斯難得無雨的一天,在Llandudno活像赫爾辛基般典雅的海岸過了個隨興而且難忘的下午;到了2017特地計劃前來時,天氣自然「識做」的降起雨來:來了威爾斯一週以來,第一次遇上那種無止境的,讓人發瘋的毛毛細雨。雨,果然是英國旅遊逃避不過的原素。

上一次隨興的到訪,失望的和Great Orme的海角擦身而過,所以和城內的電車系統無緣。本次來,目標自然是「改正」這錯誤。都說了這是趟坐火車的旅程了:從國鐵的風景線,到英國第一條保存鐵路,經英國唯一的登山鐵路,最後以Llandudno這英國唯一的街道纜車路線作結,實在也合乎邏輯吧,只是回想起來,確實也好像有點過分。

相信我,較「正常」的保存鐵路我早以跳過不提。一週的行程,我總共坐了保存鐵路六遍。

在濛濛雨水之下,打消了周圍行的打算,直接到Great Orme山崗下的纜車站便是了。Llandudno的纜車,雖然確實運作的模式並不一樣,但外型看來絕對令人喚起三藩市遠近馳名的電車感覺,更是同年代的產物呢。所以就一來扮扮到美國西岸一遊吧。

IMAG2237

不一會列車啓動。因為纜車沒窗戶,在四周的雨中,座位不是能被雨水打中就是已佈滿雨點,因為乘客的數目也少得很:除我以外就只有一對夫婦,大概也像我一樣預早計劃好行程,縱然在雨下也不能不繼續吧。

纜車慢慢的爬升,雖然設計並不一樣,但不出奇的又讓我回想起日前爬Snowdon的路線,也是幾十度歪斜的風景,只是伴隨著我的不是壯觀的山嶺,而是灰濛濛的海岸線而已。終於有點「正常」威爾斯的感覺,但在細雨之中爬升,又泛起另一種難以解釋的浪漫。大概鐵路旅遊的精隨就是如此。

嚴格來說,爬山的纜車共有兩條線:由山下到山腰,再由山腰到山上,兩個系列相互不連接,是需要在山腰的「中途站」裡下車轉乘的。中途站也是纜車總部,在其中除了可一看鐵路的歷史外(所有纜車都是1908年的經復修的原品),還可以研究一下泊在廠內躲雨的纜車吧。

坐上山頂部分的纜車,雨愈發的明顯,本想在窗口位置拍Instagram留念,但為了保著電話還是作罷,穩穩定定的坐到山頂的車站。Great Orme海角三面環海,本是旅遊賞景的名點,在天氣好時就連百里外的湖區也能看到;只是在本日灰濛的天色下,我就連應在臉前的海岸線也看不見—所以也就沒有周圍看海的需要吧。

Great Orme Tramway

直接回程又好像有點浪費,於是就唯有在海角上的酒吧/博物館/紀念品店花上半個小時喝一杯罷了(躲雨的需要,大概是英國酒吧風氣旺盛的理由)。

IMAG2244

當然臨走以前,總需要回到蘭迪德諾的碼頭去,在這吸引我重來的地方待待。詼諧的,夏日的照片,相比前年三月的好像要悲慘得多⋯⋯在漸大的雨點下,就這樣靜靜的結束了夏日的威爾斯之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