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中學生的執着

Off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上班天的下午,酷熱又潮濕。剛下班的我走在會展往灣仔地鐵站的天橋,手中不敢怠慢的在脫外套脫領帶把恤衫拉至短袖,免得自己在街上中暑。

沿天橋下扶手電梯到電車路,轉了個圈買杯珍珠奶茶降降溫。等拿飲品的時候,忽然聽到由刺耳的人聲聲嘶力竭在說話,心想立會選舉果然臨近。本打算過來一看是哪個政黨哪個候選人哪種型號的錄音機,看到的卻是拿着米高峰的幾個學生,和「學民思潮」的紅色旗幟。

雖然人在英國,這個名字我有聽過,但這個組織確實是做什麼的卻不知道。主要因為我是個「已上岸」的人。我沒在香港讀書,就連中學生這一稱號也在幾個月前隨着考試的結束而不再適用了。

反正都要橫過馬路,我便向攤位的那邊走去。這時候,一個牛高馬大但看起來一臉稚氣的男生,穿着普通的白T牛仔褲向我走來。若不是他手上拿着一個文件板,我還以為他正趕著到街口的電腦城買魔獸世界的點數卡。

第一樣我感覺到的是他身上的汗味。那天街上悶熱,像我一般走了十分鐘便已滿頭大汗。然而,對面的這位朋友就像剛在修頓球場練了兩個小時波一樣。在香港的八月天在街上活動,就是件苦差。

他托了托那副厚厚的粗框眼鏡便說:「先生請支持撤回國民教育簽個名...」說罷兩手遞給我簽名。我看了看「撤回國民教育」的標題,想起了「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沒猶豫太多便簽了。與其說我有超強的立場,但我是不想拒絕他認真的眼光,我便如他所願了。反正我寫下只不個是幾個我寫過無數次,這群人想我寫下,另一群人又會當作垃圾的字而已。

「多識先生你的支持。」我這才猛然發覺,他稱呼我作先生。對,我當天的衣著是不折不扣的中環style,對幾年前的我是無可想像的遙遠。但我比面前的這個少年人,又看了看在枱前年拿着米高峰的男生,他們最多也是大兩三年?幾年前的我那裡有這種能耐,在三十幾度的街頭上做任何事情,更何況是派傳單,叫人簽名和用咪宣傳這裡在我們的投訴之都很容易惹禍上身的事情?對著這樣的一群學生,我卻敷衍了事了。

於是回家以後,我上了網去研究一下,看看學民思潮的Facebook Page和官員的(「以正視聽」或「鬼話連篇」請各自表述)解釋,愈看愈懷疑政府的資料搜集到底是怎樣做的。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先生所說西方各國也有國民教育,又謂此乃健腦教育也。我在英國讀了七年中學,自然上過英國的PSHE課。誠然,我不是每次也十分的專心,但害怕被罰留堂的我每一節也有去上。班上只有我一人不是本地人。也許十一歲時「健腦」已經太遲,我從沒有學過國歌。直到今年英女皇登基六十周年的教會聚會,我才知道英國國歌「天佑女皇」有第二(第三、第四...)段。本以為這樣會很尷尬,卻發現身邊的小朋友/大朋友也是跟着歌紙唱其餘段落的。

相反,我記得中二時看過一部記錄片,講的是保守黨議員鮑威爾的血河演說(一篇反移民的演說,詳情可看維基)。那時我很記得老師跟我們說,英國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所以我們應要尊重不同文化的人。特別要提的是,片上曾提過在六十年代,鮑威爾的言論使他受到很多英國人的愛戴,間接導致七十年代保守黨上台執政。

我決定再去找他們的攤位,這次認認真真的再簽一次名。上網看了看,星期日在旺角會有,便順道一去。

星期日,旺角的西洋菜街行人專區自是熱鬧無比,人山人海,想要走一兩步路都是十分困難。剛在附近的冷氣房以後走過來,一到街上便立刻感受到香港街頭的熾熱。讓我選的話,我才不去在這街上逗留超過十五分鐘。

和在灣仔看到的很不同,這次「學民思潮」的攤位比較難找,只是兩旁的路上林林總總拉客的,宣傳的的其中一個。然而,這裡的幾名學生,分工卻和灣仔一致清脆:有一個拿着米高峰,有旺角街頭的嘈雜聲之間宣傳,說到力竭聲沙;其他的幾個同學們則在向我們這些途人發傳單和拿簽名,井然有序。

這次我直接走到攤位的前方簽名去。前面剛好有幾個正在排隊簽名的,有老有少。這時候,攤位中的一個女生很有禮貌的請我到另一條隊上排隊,還用雙手遞給我一份他們自行印製的單張。單張的內容說真的沒什麼特別,就是幾句口號,和介紹他們如何成立而已。我留意到,手中的這一張單張對摺得不整齊,就像小朋友的美勞作品。再看看那女生努力不停在摺的模樣,我覺得這是我在他們其實還是學生的唯一證據。

終於正正式式真切的把我的名字簽上。「多謝請支持撤回國民教育。」我回頭一看,幾個年輕人這樣對我說。雖然我也是個年輕人,但忽然心裡覺得這樣的人才是榜樣。我不是指要以撤回國民教育這事為榜樣,而是指我們應該盡全力去做自己心中所認為正確的事。

我走回攤位那邊,和眾人講了一句:「各位請加油!」縱然只是一句好聽的,沒什麼確實用途的說話,但那幾個學生回的那句「多謝。」讓我感到,即使只是這些微不足道的事,也可以成為別人的力量。

還是耐不住香港的熱,步回朗豪坊避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