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Justin Cheuk, home to writing on London, Hong Kong, Studying Abroad, Trains and Travels.

一起來吃聖誕大餐

Justin Cheuk: When HK Meets UK

狄更斯的《聖誕頌歌》

差不多又到聖誕。在英國過聖誕節,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假期,約等同過農曆新年,是全世界也要回家過節的日子。過節這回事,大家都有奇奇怪怪的習俗規定,且讓我一一說來。

最著名的一幕聖誕大餐,大概就在狄更斯的《聖誕頌歌》之中。時至今日,書中很多的描述到現在也仍然是相似。聖誕大餐通常叫Christmas Dinner:在香港的想像中,聖誕大餐是晚上的自助餐,但正如日前所述,Dinner不一定是晚餐,更多數是頓午飯:只是和過農曆新年一樣,有時候整天都在忙,要到很遲才能開始吃…

說起聖誕節的時候應要吃什麼,大家總會下意識的想起火雞。確實在聖誕節吃烤火雞,另外再配上西式配菜烤薯仔和蔬菜,是聖誕大餐傳統或不可缺的一部分。先拿火雞來說吧。雖然「聖誕節要吃火雞」是個傳統,但為什麼是火雞卻有好幾個解釋。

在聖誕吃火雞,有傳亨利八世是第一,但這故事的真假實在無從稽考。上網找原因,一說是是因為火雞大概在十二月時最為肥美,又有說因為火雞比鵝更大隻,在桌上看來更宏偉云云。

雖然我認識很多不愛吃火雞的人,但有研究指,英國每年有約四分三的家會在聖誕節吃火雞:這個傳統大概已變成個自証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純粹就是因為吃火雞讓人想起聖誕節,最有聖誕氣氛而已。

圖中黃色像薯條的是Parnsip;綠色的球體就是Brussel sprout

聖誕大餐在很多方面和平常的Sunday Roast十分相似:一種肉類主菜,然後配以薯菜。呃對不起,沒有跟飯或意粉的選項。

至於薯菜,薯仔自然是必出現的食品,蔬菜的選擇則因人喜好而定,不過有兩個熱門:Parsnips (“歐洲蘿蔔”)和Brussels sprout (“抱子甘藍”)。兩種都不是亞洲常見的蔬菜,也難怪中文名這麼冷門。

這兩種是冬天時令的耐寒蔬菜,所以經常在聖誕大餐的餐桌上出現。Parsnip吃下來甜甜的,大家也喜歡;然而Brussels Sprout卻是種讓人又愛又恨的蔬菜:它看起來像是椰菜的縮小版,比一粒燒賣略小。它本身味道就有點苦。若果你吃的是不新鮮的,又或是煮過了的Sprout,那味道簡直可跟吃中藥相提並論。

然而,有些人(例如我)就是很喜歡它那種獨特的苦澀。也許,那又是一個讓人想起聖誕節的味道吧?總而言之,Brussels Sprout就像臭豆腐,是種「一係好鍾意,一係就好憎」,毫無中間地帶的食物。

除了食物,「餘興節目」也是吃聖誕大餐的重要一環,其中最重要的應該就是Christmas Cracker了。Christmas Cracker是個拉環形的禮物紙筒,裡面藏着一些無聊卻又很搞笑的小禮物:例如紙製王冠和出奇蛋式的小玩具等。(那紙製王冠,是「派對中」的訊號,你一整天也會戴着它。)

在吃聖誕大餐前,大家會把這紙筒拉響,而拉開時會發出輕微(有時候不太「輕微」)的爆炸聲,故而稱作「Cracker」。它裡面總有一則語帶相關,問答形式而且爛得不得再爛的笑話。

例如:What athlete is warmest in winter? (“邊個運動員冬天最暖?”)

答案:A long jumper (跳遠選手)

因為long jumper又有「長袖毛衣」的意思…

對,是這個程度的爛笑話。可就連吐糟這些笑話有多爛,也幾乎是聖誕傳統了。

若你今年會在英國過聖誕,記得找親朋戚友一起來頓聖誕大餐吧!

Leave a Reply